第八章 惩罚阿哥引下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乾隆散了朝驾临了钟粹宫,刚进门口,就听见内内堂欢声一片,好像很多人在聚集在内。迈过内的门槛,就看见永琮窝坐富察氏的怀里,而一旁坐着自己的皇额娘,当今的皇太后。和颜可亲的老太后正逗着永琮开口说话。

    “乖孙孙,来,叫哀家什么啊?”边说边拽着永琮嫩嫩的小手。

    “太..太..王(皇)...太太...”(满族管nǎinǎi叫太太)永琮的小牙才冒出不多,嗤着含糊语言,小嘴说着说着还淌着口水,嫩嫩的笑容瞅着皇太后。

    “哎...我的孙子真是聪慧啊!来...皇太太抱抱啊。”说着,从富察氏怀里抱过永琮,用自己的黄sè绣绢,给永琮轻拭着说话时留下的口水。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乾隆一进屋内,就面朝皇太后打个千。

    “起吧,都是自家人在屋内,别拘着这些礼儿了。”皇太后心很好,朝乾隆努努嘴,示意在自己旁坐下。乾隆很乖觉的坐在皇太后边,看着分坐在两边客椅上的几个人,分别是那拉氏、惇妃、苏佳氏、愉妃,还有最近走动钟粹宫频繁的林常在。而自己的两个儿子,大阿哥永璜和三阿哥永璋也恭敬的站在那里。

    永璜和永璋见到乾隆问安落座后,立即跪下请安:“儿子永璜(永璋)给皇阿玛请安,祝皇阿玛康健!”

    “起吧”乾隆拿出做父亲威严的口吻:“今儿师傅讲学到哪里了?可曾背下...”还没等乾隆继续严肃的发问,皇太后发话了:“皇帝,今儿大家伙都是听着信儿,知道永琮会说话了,都赶来瞧瞧,也顺便聚聚闲话下;况且永璜和永璋这俩孩子现在也散学了,也够累了,就饶他们歇会儿,莫要严肃喽。”

    “是,皇额娘!”乾隆很是孝顺,遂而转上笑容。永琮看见乾隆,小股就要移动到乾隆那里,要乾隆抱。父子关系还是要从一点一滴抓起嘛!乾隆一见永琮嫩嫩的小包子,打心里喜欢的紧,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来,永琮,皇阿玛抱抱。”乾隆抱过对自己笑呵呵的永琮,看在眼里满是喜。“永琮,会不会叫皇阿玛啊?来,叫一声皇阿玛听听..”富察氏也起,柔顺站到乾隆边,对永琮笑着引导:“永琮,乖..让皇阿玛高兴一下,慢慢喊啊,皇...阿....玛...,来,和额娘一起说。”

    “王(皇)...阿....么(玛),王(皇)...阿....么(玛),”永琮知道自己不能说的太快,因为一着急说话,反而会急的说不出来。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往外蹦。虽然不清晰,但是作为半岁婴孩还讲还是属于讲话早、吐字比较清的那类了。

    “哈哈...哈哈..朕的儿子真是聪明!得子如此,夫复何求啊!哈哈....“乾隆龙心大悦,这不愧是朕与皇后的嫡子啊!聪慧不是一般!乾隆一高兴,内堂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七阿哥真不是一般人,有太后,您这样万福多寿的老佛爷,才有皇上和皇后这样的龙凤配,使得我大清皇室诞此麟儿阿哥啊。”刚才紧挨着富察氏坐着的林常在笑嘻嘻的说,忙不迭的拍起了马

    “就是,皇后娘娘秀外慧中、一国之母,皇上是天下之主,只有皇上和皇后这样神仙似的眷侣,才可以拥有七阿哥呢。而且宫里宫外都说七阿哥是佛爷转世呢。”愉妃也笑着附和。

    “呵呵呵...好了,好了,别再说了,在说我老人家就要笑的肚子痛了。你俩啊,现下就属你俩嘴甜,跟抹了蜜似的,哄的哀家开心。”

    “哪里啊。”苏佳氏接过话茬:“自从咱们皇上得了七阿哥,走路那腿抬的那样高呦,腰得那样直呦”边说边夸张的学着乾隆走路,滑稽的样子,乾隆并无不悦,反而和皇太后一起被逗得哈哈大笑,引得一屋子人笑声不断。当然守职在外门两门的宫女和太监,虽然听见但只能憋得内伤,只见每个低头,却肩膀微微耸动(憋着笑伤啊!)。

    那拉氏拿着手绢捂着嘴,小笑了两下,就停住了。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永璜,递了个眼sè,永璜轻点了点头,迈前一步,撩起褂袍一角,跪了下来。他这一举动把正在欢笑的一屋子人弄怔了,笑声缓而止住。

    “儿臣给皇阿玛请罪!”说完结结实实的磕了个响头,低头等候问话。

    “怎么了?请什么罪?”乾隆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盯了一眼,把永琮送回到皇太后怀里,顺手拿起小高脚桌上的马nǎi子,端起来抿了一口。

    “儿臣在皇阿玛出巡期间,曾和三弟一起到延晖阁想看望七弟。哪知有个胆大妄为的太监,抱着七弟,阻挡我们与七弟增进兄弟之谊。儿子一时失手,与之争执时,曾误抓伤七弟,今儿特向皇阿玛请罪。”

    说着又磕了一个头。永璜故意说出永璋,也是想拉个垫背的,毕竟永璋的生母苏佳氏是个有份的,起码在护着永璋的同时,自己的罪过也能减轻点。可是在另一边坐着的苏佳氏不乐意的,心里的那个恨呐,永璜现在挑起这个话头,不是打皇上的兴头嘛,还拉着自家的三阿哥。自己的孩子也傻,被别人拉着做枪炮使也不知,回去非好好教训不可。眼下这关得过去不是?七阿哥可是皇上、皇后和老佛爷的心尖尖,别说抓伤了,就是掉根头发,还得叹息半天呢。

    想到这儿,苏佳氏心一横,把站在自己边的儿子永璋推了出去,永璋被自己额娘推楞了。苏佳氏怒气的站起来,顺手在永璋上使劲打了几下。看来是真使劲了,永璋边惊愕的看着自己的额娘边龇牙咧嘴的躲。

    “谁给你的胆子啊?好心看弟弟,不让你抱,你也不能拽弟弟的体啊!你不知道七阿哥还小吗?拽坏了几个你能赔得起啊?你怎么那么大的胆子?啊!谁给你的胆子啊?”苏佳氏一边打着永璋一边训骂着。

    永璋虽小却也不是傻子,在皇家又有什么不知道的。看着额娘一边打着自己一边为自己推罪,永璋扑通跪在乾隆面前,什么也没说,紧咬着嘴唇,眼睛含着小眼泪不让掉下来,心里去从此恨上了永琮。永璋也是粉妆玉琢总角年纪,挨了打的摸样倒是让人可怜,不忍再下手。

    打了几下狠的,苏佳氏也不舍得继续下手打自个的孩子,楚楚可怜的看着乾隆。乾隆像大神一样,没发话,继续呷着马nǎi子,场面一时尴尬下来。

    富察氏看着继续下去也不好收场,只得站起,走上前拉住苏佳氏的手:“好了,妹妹!永璋还小,莫要打坏了子!”富察氏拽起永璋,轻轻的揉了揉被苏佳氏打了的地方,像是对屋里的所有人,又像是对苏佳氏说:“永琮也没什么大碍,妹妹不必如此;再说三阿哥也是皇上的龙种,什么拿几条命去还?不能那么说!皇上岂能厚此薄彼?三阿哥以后随时可以看七阿哥,天家的兄弟如此和睦,也是我们的福气不是?”富察氏一番绵里带针的话,给了苏佳氏的面子里子,也jǐng告苏佳氏别明里暗里的挑刺。

    “既然皇后这么说了,朕就不再追究了,好在七阿哥也无甚大碍。”乾隆放下杯子,正sè说道。“但是你们都是入上书房学习的阿哥了,深重还不知?永璜?”乾隆一记眼刀飞向永璜,登时永璜心里打颤。不会皇阿玛要拿自己开刀吧?

    “皇阿玛,儿臣知道错了,请皇阿玛从严治罪!”诚心认错应该能减少处罚吧。

    “皇上,大阿哥也是一时急,看在大阿哥生母的份上,请皇上体恤。”那拉氏起蹲福着,开口帮着大阿哥求

    嗯?永琮在皇太后的怀里听得真真的,从一开始那拉氏就和永璋使眼sè,啥米时候那拉氏和永璋混排站了?现在我那十二弟还没出生呢,现在拉大阿哥站队,会不会早了点啊?再看看况再说。

    乾隆在巡行期间,漪秀就曾给皇后写过信,说了这件事。富察氏把事告诉了乾隆,乾隆顿时火大了,自己前脚刚走,自己的儿子们后脚就闯宫欺负弟弟,以后还怎么得了。多亏富察氏劝说,才把火压下来。回宫也好几rì了,也不见这俩孩子来请罪说明,原本压下去的小火苗噌噌的上涨。今儿再不给这俩孩子一点教训,以后指不定怎样了呢。

    可是刚冒起来的火却被那拉氏一句话给压住了。乾隆是个念旧的人,大阿哥永璜的生母哲悯皇贵妃,是佐领翁果图之女。在乾隆还是宝亲王的时候就入侍藩邸,雍正六年为乾隆生下大阿哥永璜。可是她没看到乾隆登基做皇帝就撒手西归了。乾隆念起曾经的怀念,也不忍从重处罚。思绪许久,不由的叹了口气,

    “大阿哥为兄长,却未尽兄长职责,与三阿哥一起胡闹,罚大阿哥一年宫俸,在抄罚礼经百遍。”

    “儿臣谢皇阿玛!”永璜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已经是皇阿玛给的最轻的处罚了,总算过了这一关。一会还得去谢谢贵妃娘娘啊。

    “至于..永璋嘛...”一说到永璋,苏佳氏立刻紧张了起来,那是自己的儿子,不疼是假的。

    “念其年纪还小,罚抄五十遍弟子规吧。”

    “谢皇阿玛”永璋憋着小嘴,倔倔的站起来。

    “朕希望朕的阿哥们能兄友弟恭,互相扶助,作为天家的子弟,也给万民做个榜样。好了,此事以后不得再议了。”

    “儿臣、臣妾(妾)遵旨。”乾隆说完,呼啦啦的一屋子人,除了皇太后和小永琮之外,全部都跪了下来。

    呼..一场戏终于结束了,永琮从跪着永璋的表中,虽然头很低,可是双拳紧握,看出以后和这个三哥回复感是很难了,至于大哥,历史上他是英年早逝吧?好像除了他二儿子有点受宠,也没有什么大作为,暂时不足为虑吧。

    顿时,皇太后也深感无趣,把永琮抱给皇后,便起要回宫:“好了,哀家也乏了,今儿就散了吧。”临走到门口,停住了,说句:“皇后,明儿把七阿哥抱来寿康宫,哀家很是喜欢永琮”话里明面的说出来,让有些人少打些主意。

    “臣妾谨遵懿旨。”富察氏抱着永琮蹲福应着。

    “太后回宫了,你们散了吧”众妃嫔都桃花眼汪汪的看着乾隆,都等乾隆能发话留宿在哪个宫侍寝,不肯离去。乾隆也看出了意思,

    “李玉..李玉”太监总管李玉听见乾隆喊他,一溜小跑的进,忙不迭的跪下,“奴才给万岁爷请安!”

    “朕今儿在钟粹宫歇着了,不翻牌子了。”

    “喳”回完话,李玉去准备了。而一众妃嫔听后,全部失望的道安离开了,看来皇后的圣眷很盛啊。

    夜了,乾隆在富察氏的伺候下,洗漱好,坐在上逗着永琮玩。富察氏洗漱好,坐在上陪着,看着一家的天伦之乐。

    富察氏想起乾隆散朝之后刚进时满腹忧伤的模样,便对乾隆说:“皇上,今儿可有什么事让你如此愁眉苦脸?”

    “朕哪有?”乾隆想隐瞒,但是毕竟是多年的夫妻,还是逃不开富察氏的敏锐的眼睛。看来是瞒不过富察氏,不像让她为自己担忧,但是现在看来是隐瞒不成了,于是乾隆便娓娓道来。而小永琮听后,终于在乾隆和富察氏的面前露了一脸,请看下文!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