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半岁喊母半岁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乾隆甩开御行,带着侍卫亲随官员骑着马,rì夜兼程往京里赶。而永琮在紫城里,过着悠然的婴孩生活,这小rì子滋润得很呐!永琮感觉自己的小体一天天在成长,就在某天,正在和福灵安坐在内堂的大上玩耍,福灵安拿着小玩意儿逗着,永琮刚能自己坐卧,坐着够不到福灵安手里的小玩意儿,气的永琮哼呀呀的,突然自己使了一个激灵劲,小腿居然晃晃悠悠的支撑住,站在上了。

    福灵安也惊讶永琮的行为,不由得伸着小胳膊,展开双臂,护着永琮,莫让他失掉重心摔在哪里磕碰着。永琮可不顾自己是否危险,内心狂喜:自己重生之后终于又可以站起来,不再由别人抱来抱去了!试着小心翼翼地朝前迈了一小步,脚落下,嘿!站稳了。再迈一步,又站稳了。几步随然晃晃悠悠,瞅着危险。可是真的会走了,不内牛满面的激动啊!天地之大,不!现在只能是紫城,但是也可以用自己的小脚走着,可以去发现探索了。

    福灵安看见永琮晃晃悠悠的走了几步,也跟着高兴,嘴里直喊着:“额娘...额娘...来看看七阿哥啊!..额娘....”

    漪秀和林常在正在延晖阁的中堂研究刺绣的花样,就被福灵安的呼喊声,吓了一跳,以为永琮出了什么事。急忙扔下手中的针线,慌得两人跑进内堂。

    进的内堂看见永琮冲着两人‘傻笑’,旁边的福灵安也一脸笑意:“额娘,你看七阿哥,七阿哥会走了!”

    “什么?”漪秀和林常在一脸惊奇的走到边,漪秀俯对着七阿哥说:“七阿哥,给舅母走走看,好吗?”永琮看着漪秀,又看看林常在,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们看好了啊,于是迈着小腿开始咋巴咋巴走起来。

    “呀?真是诶!七阿哥可以自己走路了,咱们的七阿哥就是天生聪慧,走路都比别的阿哥早!”林常在见着也很兴奋,这些rì子,永琮寄养在自己阁中,还真真的处出了感,像是炫耀自己孩子似的。

    “嗯,七阿哥真了不起!等皇上和皇后娘娘回銮,看到七阿哥这样,肯定会惊喜万分。”漪秀边温柔的说,边把永琮抱过来,做到自己腿上:“七阿哥刚会走路,莫要累着,每天舅母都会带七阿哥走一段时间,可好?”永琮瞪着扑扇的大眼睛,看着漪秀,笑着点着小脑袋。

    打永琮会走路那天起,延晖阁的小院每天都会出现这一幕:两个年轻的美妇,一个总角年纪的少年,还有一个忠心的奴才,四个半大不小的人儿围在一起,看着护着在她们中间蹒跚走路的小小孩。不时的会有笑声、嬉闹声传出,欢乐无比。

    以至于若干年以后,年老的顒琮每当回忆起和舅母、林常在、小表哥福灵安在一起的那段快乐rì子,常对自己的皇孙感叹道:“吾襁褓时虽得祖与双亲至宠,岂心有所不愿,幼失恃,无奉养母后于前,愧一生久矣。然幼曾暂居延晖阁,识得林(林常在)与舅父一家,处之自然,虽有利益相交,但关系密和,犹为一家和乐;如今无利,人难久和矣!时逢吾寡势,仍照拂有嘉,虽老矣亦忆心重耳。”

    终于在三天之后,乾隆等随扈一行,快马加鞭抵达京城。一路的风尘,使得乾隆心俱疲。回到养心,召了留守京畿的张廷玉和讷亲觐见,傅恒和汪由敦随驾已经在侯着。乾隆将奏折递给他们看,想听听内议大金川土司莎罗奔造反之事。

    哪知自己一手提拔的讷亲竟然主和,不主张发兵惩戒莎罗奔;汉臣张廷玉却主张剿灭。不似朝堂却胜似朝堂,张廷玉和讷亲打起了口角,汪由敦是张廷玉的学生。见老师与讷亲争执,自己不好发表意见。内心虽赞同老师,却不能站在一线,怕乾隆以为朋党之嫌;站在讷亲,又怕老师这边会误想其他;只得三缄其口,静默一旁。

    看着两人口出经典争得面红耳赤,乾隆看不下去了,本已烦躁劳累,更是怒气横生,喝道:“朕连rì赶路回京,召尔等前来,是讨论军国大事;看看尔等,哪有朝廷重臣模样,俨然是菜市的妇人。

    张廷玉与讷亲见乾隆龙颜大怒,顿时偃旗息鼓,双双跪倒在地,不住的磕首,边磕边请罪:奴才(臣)有罪,奴才(臣)任xìng体态,请皇上示罚!”

    “朕累了,尔等跪安吧,明儿早朝,众臣工再商议吧!”乾隆不耐烦的挥挥手。

    “喳!”几位内臣依次退出外。

    这帮奴才...真是....“唉...”乾隆不忍叹口气,吩咐李玉(时任乾隆朝的总管太监)去准备沐浴。泡在滚的水里,伴着中草药的药草香,乾隆浑舒坦,像每个毛孔都叫嚣着舒服,竟然有些昏昏yù睡的感觉。洗毕,穿上贴的新龙袍常服,疲乏解除了一半。

    现在侍寝还早,出巡半月有余,也不知我的七阿哥怎样了?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乾隆脸上不自觉的带着笑意。那就去看看永琮吧。是在....在那个.....乾隆在寻思自己的儿子在那个妃**里。不能怪乾隆,架不住皇帝的嫔妃多啊!俗话说得好:三宫六院百嫔妃嘛!

    想起来了,是在延晖阁!

    “李玉,李玉!”乾隆喊着门外侍候的总管太监。

    “万岁爷吉祥!”李玉进就跪下请安,莫声候着。

    “摆驾延晖阁吧,朕要看看七阿哥。”

    “喳!”

    初秋的夜温与白昼相差较大,秋霜在月下布满紫城,轻微的草木混合气息弥漫在天空中。还有金菊的芬芳,雾气翻腾,月sè茭白,没有一丝夜云遮挡,透亮至及。

    四周静寂,乾隆坐在龙辇上,很平稳前行。到了延晖阁,刘金正在当值,见得乾隆先是一惊,后心喜不已,刚要打千请安,乾隆摆摆手做个噤声,悄悄的进了屋。李玉瞅了瞅刘金,压低了嗓音:“猴崽子,小心伺候着,做好了,有前途!”

    刘金一听,立马打个小千,小声恭敬道:“谢老祖(太监拜师傅,首领太监一般称老祖宗)提携之恩!”

    乾隆进屋直奔内堂,刚打开黄绸门帘,就看见林场在护着永琮在大上练习走路。永琮刚沐浴好,小脸透着粉红的水嫩,赤着的小脚,一步步的迈着rì趋稳健的小步子。

    真的惊喜住了!自己的这个小儿子真是聪颖殊常,这才离开几天,竟然会走路了。难道真是神佛转世?乾隆也听见过那些太监宫女的风传,虽然很承认自己儿子聪慧,但也没把神佛之论放在心上。但是此次巡行遇见的那位大师,还有现在七阿哥的种种迹象,难不成真是….上天赐下此等麟儿,莫不是朕治理的江山得上天垂怜?乾隆暗想,不由得喜上眉梢,一股可得好好照顾教养这个嫡子,好继承大统的信念变得更加坚定.

    永琮正走着,感觉好像有人进得内堂,抬起小脑袋一看,原来是自己的皇阿玛回来了。奋力的摇着小胳膊,笑着嚷着伊呀呀呀的话。林场在看见永琮这兴奋的表,一回头就看见了乾隆。立马要起答礼,被乾隆制止了.

    “今儿朕乏了,就不讲究这些虚礼子了。来….永琮…皇阿玛抱抱!”满人讲究抱孙不抱子,乾隆认为这个儿子不一般,所以这些也就不那么重要了。乾隆把永琮抱在怀里,用胡须扎了扎永琮,又亲以一口小脸巴。

    “来…告诉皇阿玛,想皇阿玛和皇额娘没?想没想啊?”逗弄着永琮,一边呵着永琮的痒痒,都的永琮哈哈大笑,眼泪不住的乐下来。

    别胳肢我了,皇阿玛,哈哈哈….可惜永琮还不会说话,只能用小手去别乾隆的大手。

    “皇上,七阿哥受不住痒了。”林常在笑着阻止。

    “好喽,阿玛不折磨我的小乖乖了,来,阿玛陪小乖乖玩一会。”乾隆也是被金川之乱闹得,也想解解烦。与永琮玩耍了一会,心爽快多了。毕竟小孩子的体不似大人,永琮开始打哈欠了,大大的眼睛也慢慢眯成一条缝。

    “妾去哄七阿哥睡觉!”林场在抱过永琮,转要放永琮进摇篮。

    “这些rì子你辛苦了,朕今晚就在这儿睡了。”乾隆许是觉得要答谢林常在,又或者突然对她看顺了眼,难得对这个不受宠的常在温柔,并决定留宿一宿。

    果然,照顾好七阿哥,自己也会受益,漪秀妹妹说的真对,七阿哥简直就是我的福星啊!林常在心里乐开了花,但是也得面子上绷住,照常哄了七阿哥睡觉。之后,自然是龙威雨露,屋内一室chūn绮盎然。

    永琮又在延晖阁住了两天,迎回了皇太后等巡行的大部队。富察氏刚一回宫不顾劳累,就亲自去往延晖阁抱回了永琮。永琮看见额娘,登时走得刚稳的小步子,一下扑入了富察氏的怀里,富察氏把永琮抱起,紧紧搂在怀里,对儿子的思念满溢出来。永琮的小手也圈起富察氏的脖子,闭着眼睛蹭着亲昵着:

    我这是肿么了?离开额娘的怀抱才半个月,怎么感觉像是很久了呢?还是额娘的怀抱温暖啊。真想你啊!额娘!永琮心里正想着,嘴上突然和心里同步了。居然发出吃吃的小声:“凉….哦…凉(额娘)”

    “什么?我的阿哥,我的好儿子,你说什么?”富察氏惊奇的看着永琮。

    不会吧?我会说话了吗?!永琮使劲的在重复刚才的动作,可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来..永琮…慢一点…来..跟额娘一起说‘额娘’”富察氏慢慢的重复着。

    “哦….凉”永琮终于发出这个词了。这是永琮上辈子最怀念的一个词,额娘,娘,这是一个多么遥远的词啊!上辈子母亲对自己的,那是几辈子也忘不掉的。娘就是天凉了给增衣,饿了给做饭,心里烦了,还有人关心和安慰。想到这里,永琮的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更抱紧了富察氏,哭着模糊的喊声:“哦….凉!”

    “诶….!”富察氏在三十多岁有的这个阿哥,终于又再一次听到阿哥叫自己额娘了。母子俩虽然心想不同,可是却真真的进宝在一起。

    是夜,乾隆散了朝,听得自己的宝贝儿子又会喊人了,惊奇不已,这个宝贝还真是一天一个奇迹呀!不到半岁,又是会走又会喊人,天才啊!坐上龙辇便急忙赶去钟粹宫。

    可是到了钟粹宫,我们的永琮大大又帮了乾隆一个大忙呢。详,请看下章!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