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五台遇僧金川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话分两头,在京城的永琮正暗下决心,而乾隆一行大队伍,终于到了五台山。

    五台山位于山西省(清朝也称作山西省,未曾更改)的东北部,忻州五台县与繁峙县之间。与浙江普陀山、安徽九华山、四川峨眉山,称为“佛教四大名山”;更与其尼泊尔的蓝毗尼花园、印度鹿野苑、菩提伽耶、拘尸那迦并称为世界五大佛教圣地。

    五台山顾名思义,由五座高峰组成。山势雄伟、连绵环抱,层峦叠嶂。且常年雨水丰润,清脆木柏拔壮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刻无数的风景秀画。

    皇家巡行自然威风,在山西大大小小官员早已候驾多时,马得拍,何况是一眼定生死荣辱的皇上呢!得知乾隆的御行终于抵达,各级官员更是排队拜谒,那场面不亚于在京城上朝。乾隆和皇太后一路下来,早已疲惫,把官员遣散,就由着先期到达的太监宫女,引导乾隆和皇家内眷进入寝宫。

    这个寝宫还是康熙年间,圣祖康熙爷时修建的。为了迎接圣驾,内务府又拨款翻新,为了能使远道巡行的乾隆一行能舒心适畅。

    在行宫休息一整夜,第二天清早,乾隆顿感山外的林清气爽,使自己xìng百健。与皇后富察氏一起请的皇太后问安,便安排着几位宠妃与近亲贵去五台山的寺庙祈福。其实五台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只是这里的文殊师利台很是灵验,一般求神拜佛均到这里来,所求的就是心安,神灵的庇佑。想当年圣祖康熙爷也曾到这里求过,为求孝庄文皇太后延寿。而作为皇帝,亲前往寺庙,聆听佛法,关心一下净宗、藏宗的上层人物,拉拢一下,也不失为一种政治手段。

    乾隆和富察氏一行穿着普通的常服,奉着皇太后,一起登山到了东台的望海寺拜谒文殊文殊师利像。皇太后虽然年纪很大,依然很虔诚的跪在佛祖前,上香祈愿,不假他人之手。然后寺庙僧人陪同众位皇亲参巡寺庙,乾隆和富察氏请示皇太后,两人不带太监宫女随从,自顾去参观寺庙了。

    没有呼压压的人跟随,两人感到很轻松。乾隆拉着富察氏的手,慢悠悠的走在寺庙的林荫小道上,伴着秋rì不知名的野花香,清脆鸟啼,一股沁人脾肺的惬意,使得两个人心舒坦。

    “皇后,你知道朕刚才菩萨面前许了什么愿望吗?”乾隆冲着富察氏像个孩子调皮笑着问。

    “皇上一定是许让我们大清长固久安,风调雨顺,百姓丰衣足食,祈愿太后长寿康泰,皇子们都平安聪慧。”富察氏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知朕者,乃皇后也!”乾隆颌首“不过,朕还有点私心的。朕想皇后永久陪朕边,还为我们的七阿哥,我们的永琮祈个愿,希望他健健康康的长大,长大后聪慧果敢,朕想让朕的嫡子将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继承和巩固我大清的万里江山!”乾隆很自信,彷佛像看到了永琮长大,教他习文shè武,一脸充满了遐想。

    富察氏也被乾隆的设想感动,看着乾隆深的望着:“皇上,臣妾能侍奉皇上,是莫大的福气;本以为臣妾几年前失了二阿哥永琏,再也不会有阿哥了。哪里想得,今生还能得七阿哥在边,皇上,臣妾真是无言以谢菩萨。”

    “是啊,朕的皇子,尤为喜欢永琮。这小儿真是聪慧,打出生就不哭不闹,长得可伶俐,不仅额娘喜欢备至,朕也是喜欢的无以复加,何况这是我与皇后的嫡子。怎较朕不加倍喜?”乾隆说着,喜于言表。

    “皇后,朕打算此次巡行回京,就建储立永琮为太子,好吗?”乾隆放下富察氏的手,拥入她入怀。

    “皇...上...”富察氏哽咽了,她真的没想到乾隆对她的好竟是如此的执着,从潜邸出嫁为王妃,直至现在为皇后,哪怕**三千佳丽,还是深宠如旧。作为女人,还是皇帝的女人,拥有这样的一个丈夫,现在又有如此的儿子,此生真是无憾了。

    两人站在林间的岩石旁,拥着,林间霎时间被感动,寂静无语。

    “阿弥陀佛!”一声佛语,在林间的回音瞬间被扩大,打散了宁静的时间。

    乾隆和富察氏诧异的转向后,循着声源看去。从林间岔道走入一老僧,年纪约70有余,只见寿眉长飘,面sè和蔼慈悲,穿茶褐补丁僧衣常服,脚踏灰sè罗汉鞋,颈挂108颗佛珠,左手拄着木棍,右手拿有龙眼大的一串佛珠,缓慢的走到两人边。

    寺庙周围应该由八旗士兵和侍卫都把守严实了,暗哨暗探也都在皇驾来之前安排了下去,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乾隆想到这里,刚才随即紧搂皇后富察氏的手不由得松开了些,冲着富察氏使个眼sè,告诉富察氏放心,富察氏点了点头,安静的站在乾隆的边。

    乾隆走上前两步,双手合十,冲着老僧一礼:“阿弥陀佛,借问**师法号?是在此地修行的禅师吗?”

    “呵呵...阿弥陀佛!老和尚暂居此庙挂单(行脚僧到寺院投宿叫挂单)”

    “哦...那大师是从哪里来呢?”乾隆疑惑着。

    “哈...哈...阿弥陀佛,老和尚自是从来处来,往去处去,路过此处不忍,便停下了。”老僧和煦的笑着。

    看来这个老和尚不俗,也许是一段奇缘也未必。乾隆放下心来:“大师,我今rì入寺祈愿,不知佛祖能否开恩,许我愿望得以实现?”

    “富贵已极,勿做他望;生死轮回,皆有前因。”老和尚依旧笑着,犹如看透乾隆的心思。

    听到生死,乾隆的心不由得一紧,刚刚还祈愿完,这回子就说生死。内心感觉不好,但是也觉得这个老和尚必不是凡人。说话不由得更为虔诚:

    “敢问大师,我的前程如何(试他一试)?”老和尚微微一笑并未答话,只是伸出一个手指指了指天,遂而合掌念弥陀。

    啊!他知道了朕的份?不可能!今儿特意只穿常服,未着龙袍,尽管对外宣称皇室御行,或许只把朕当成了皇室觉罗罢....但是他指天,意yù何为?猜测出真是天子吗?

    乾隆带着疑问与虔诚和老和尚聊了起来,

    “大师,你指天是什么意思?”继续追问。

    “你只、我知,意会不可言传!”

    “大师法力可否知我的亲眷最近可有灾祸?因大师提及生死...”没等乾隆问完,老和尚一句法号念出口:“阿弥陀佛!施主,缘起缘灭,事由天定;莫以先人未行之事而昭于白,秘而方存。”

    什么意思?莫以先人未行之事而昭于白,秘而方存。乾隆若有所思的想着,是什么呢.....难道有关我要回京立储吗?

    富察氏也听出这个老和尚必知因缘,上前求问:“大师,您说的是什么意思?请大师详解!”

    老和尚仔细端详着富察氏,彷佛了然般,宛如熟人般问着:“这位夫人,你打算何时回家?”

    (⊙_⊙)?何时走?一句话问蒙了富察氏,也惊起正在一旁沉思的乾隆。

    “也就十来天左右,我就随夫还家。”富察氏很莫名的回答。

    “呵呵...此家非彼家,他rì自会明晓。”老和尚笑了,冲着乾隆和富察氏施了一礼,

    “阿弥陀佛!劝餐非旧侣,举案是因新缘!施主,因缘既定,早知非福!老和尚要走了,阿弥陀佛!”不等乾隆和富察氏再留,老和尚穿过二人中间,走上下山的小道,迈着悠然的步子,拄着木棍,捻着佛珠,木棍一走一击敲打着山路小砖上,很是有节奏。边走边念唱着:

    “夫妇儿孙满堂跑,因缘轮回分手了(读第三声);前世不知后世事,恩相混不明了;富贵权财不傍,轮回一世谁知晓!唯有弥陀心慈了,盼挂世人忘苦恼,声声弥陀求极乐,光明净土心里找!”老和尚念唱的声音越来越远,人消失成一个点,声音也直尽消失...留下乾隆和富察氏两个凝眉苦索的人站立在林间。

    起风了,富察氏打个冷战。乾隆看见妃如此,立即紧拥着富察氏:“皇后,看来今天我们碰到‘高人’了!”

    “嗯。皇上心诚,我们真的遇见高人了。”

    “皇后,刚才那个老和尚说的,我好像明白又不明白!莫以先人未行之事而昭于白,朕想了想,刚才是在朕和皇后谈论立永琮为太子之时,出现这个大和尚;而朕的先祖人未行之事,就是从未立嫡长子为后继之君。皇后,永琮明而立储的事儿,我们先放放...永琮使我们的嫡子,而且我们还年轻,我们在,谁也撼动不了永琮的地位!”

    “嗯...臣妾知道!一切都听皇上的。”富察氏相信乾隆,就如同相信乾隆对自己的意。

    远在京城的永琮正在和表哥福灵安玩耍,那里经得住自己的阿玛额娘念叨,不经意的打了三个个喷嚏。永琮暗想:谁在念叨我呢?没得多想,就和福灵安继续玩闹起来。

    不过,密而方存是什么意思呢?乾隆想了半天也没弄懂,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朕为一国之君,怕什么。

    “皇后,怕天气转凉,我们回去和老佛爷汇合吧。”

    “嗯。”乾隆紧了紧衣领,拉起富察氏网寺庙里走。

    这天发生的事,乾隆和富察氏都知道这是两个人的秘密,不与外人道来。几天处下来,乾隆和富察氏一干众人,陪着皇太后拜了佛、献了祭礼,到处走了走。这rì正要再去他出游览,便有陕川总督庆复来奏紧急军,上奏大金川土司莎罗奔yù吞并小金川,有造反之意。

    乾隆看后勃然大怒,愤恨直拍御案,毫无继续游览之,请示了皇太后,然后立即启程回京。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