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舅母进宫初见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一声‘住手’,像是定咒,使得围作一团的四人定在那里。怔时,只见来人是位女子,着淡粉无领女褂,上绣温瑞牡丹,周边以花绦镶滚,头戴镶玉的钿子,左右插满绒花,配着温婉尔雅的姿,姣好的相貌实难看出真实的年龄。进得院内,面含怒容,待yù说话,从其背后专出个钻出个小脑袋,一个小男孩,大约总角年纪,着绛紫sè的缎袍,外罩青丝小纱,头顶白罗胎竹丝小帽,粉妆玉琢煞是可,看起来不是宗室勋贵也是满臣旧贵的小少爷。

    小男孩看着四周静异的况,皱着小眉毛,轻轻拽着那个女子的手,小声喊了句:“额娘….”

    “灵安…乖…不怕啊!”女子,不!已经做了额娘就应该是少妇了,轻轻拍拍小男孩的手,让他不要害怕。

    “你…你是谁?未经通传就擅自进入延晖阁?奴才呢?外面的奴才呢?…人呢?”林常在说话提高了声音,外面呼啦进来十多个宫女太监,不知所就,慌忙的跪满了一地。

    “常在吉祥,大阿哥、三阿哥吉祥!臣妇是瓜尔佳氏.漪秀,总领侍卫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富察.傅恒是臣妇的老爷,今儿臣妇带着长子福灵安进宫探望七阿哥。”年轻少妇脸上的愠怒悄然转退,换上恬然的淡笑,温婉有礼的蹲了个万福.。

    额?国舅爷傅恒家的?原来她是皇后的弟妹啊。皇后生了嫡子,富察氏一族也跟着水涨船高,听说这个国舅爷现在可是皇上御前的红人啊,不可得罪;再说现在她换个脾气,举止有礼,伸手也不能打笑脸人啊!唉…算了,刚才那么大声就算了吧。林常在暗自腹诽道。

    可三阿哥永璋年少,不知因缘,顿感不快,仗着自己皇子的份大声问:“你一个外臣家眷,不得通报,就敢私闯延晖阁?等皇阿玛回来,我要禀告皇阿玛,治你的罪!哼….”说完两手背起在,脑袋一拧哼出了声响,xìng外露,呵呵…一看就是小孩子脾气。

    “恩…三弟虽然说的…孟浪些,不过说的很对!今儿是哪个当值,怎敢放外臣家眷?你可有旨意或那个娘娘的召见?不然私进内廷,可是一罪;我已成年,但是三阿哥还小,刚才你吼吓皇子,其为二罪;等皇阿玛巡行回銮,我等会如实禀奏给皇阿玛圣断,你说如何?瓜尔佳氏?”大阿哥永璜带着挑衅的语气质问。

    大阿哥永璜已成亲一年有余,其生母也是富察氏,可早已薨殁,乾隆念其是从潜邸时跟随的妃嫔,赐其谥号为哲悯皇贵妃。深宫内院就是那么现实,有的是子凭母贵,有的则是母凭子贵,像永璜这样的皇子,生母已薨,没有的内助,外没有强力的外戚的帮衬,很容易遭受受冷落。

    直至永璜成亲,也没分封府邸,一直与福晋居住在紫城东北角的符望阁。年节的封赏、时令物件,也赏赐的较少,所以使唤奴才也松松散散。这使得永璜原本孤僻的xìng格,更加有些乖张。

    在现有的皇子中,也只有永璋这个小孩,大大咧咧的,能和永璜比较好相处。而永璜大多则是利用永璋。永璋的生母的份,这就不得不提一提永璋的生母了。在潜邸、乾隆还是宝亲王的时候,其生母是乾隆的侧福晋:苏佳氏,也就是后来的纯惠皇贵妃。因其生母是乾隆的宠妃,所以对永璋也是屋及乌;其实乾隆并不喜这个儿子,xìng格血一根筋,颇有当年自己十四叔的那种感觉(就是现在最流行的穿越剧十四大大是也)。

    所以永璜和永璋也基本算是‘臭味相投’。至于这次俩人一起来延晖阁,是永璜挑头,想来拙弄这个刚出生且不会说话的七弟一番。谁让咱们的永琮在宫里这么红呢,那可叫嫡子啊!永璋血上涌,仗着自己额娘能庇护自己,也就听了这个哥哥怂恿,趁着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来到这延晖阁闹了这一出。

    “大阿哥说的在理!但是臣妇也要说两句,请大阿哥听完再想如何禀告不迟。”漪秀不徐不疾,笑着接道:“臣妇是听从皇后娘娘的口谕,诺…这是皇后娘娘出宫之前命人给臣妇的进宫牌子”漪秀边说便从袖口处掏出个巴掌大的牌子,递给永璜手里,让他认辨真伪。

    “嘱咐臣妇可以随时进宫探望七阿哥!说句往自个脸上贴金的话,打七阿哥出世,臣妇还是七阿哥的舅母,还未曾见过及自己的外甥一面。自己外甥满月,又赶上臣妇娘家有事。此次皇上巡行五台山,臣妇也赶了回来,哪怕就是没有皇后娘娘的口谕,也要进宫看看我那外甥,这岂不是人之常?若大阿哥不信,大可在皇后回銮的时候,我们可以当面对质。”

    “至于吼吓皇亲嘛…臣妇进来只看见两位阿哥和那个小太监争抢着七阿哥”漪秀挥了挥手,让小太监靠近前点,刘金一看自己人来了,立马长了主心骨,紧紧的抱着七阿哥走上前。

    咦?怎么个况?永琮瞪着黑亮的眼睛瞅着四周的况。怎么不武行了?难道现在要文斗?那个漂亮的美女姐姐是谁啊?看到美女,谁都会多看两眼,何况这个美女听起来和自己还有些关系。

    刘金麻溜的走到漪秀面前,抱着永琮,刚要打千,漪秀拦住了:“莫要请安,别颠着七阿哥!来,让我抱着吧。”说着,漪秀轻轻的接过永琮,刘金利索的退到旁边候着,永琮晃着白嫩的小揉胳膊扑到自己的怀里,看样子和自己很亲,那不是姑舅亲辈辈亲嘛!(其实是我们的永琮大大喜欢美人的,更喜欢美人的怀抱.(⊙o⊙)这么小就好sè啊?!)

    漪秀一蹩,看见永琮小胳膊上面还带有稍许红淤拽痕,悄无声息的弄了弄永琮蓝sè小褂子,因刚才因争夺而稍许凌乱,不顾那两位皇子的气压在上升,继而温柔的哄着:

    “哦…哦…七阿哥乖哦,不怕啊!我是你的舅母,舅母抱着你,不怕哦…”声音很软,带有一丝宠溺的味道。永琮闪着亮亮的眼睛,看着这个初次见面的舅母。居然是在这个场合。真是好剧啊!不过舅母很年轻啊,漂亮字眼有点俗,但是安在舅母的上再好不过了。舅母上好像有额娘的那种味道啊,很舒心。自家人来了,我就休息一会吧…婴儿的小板,真的不适合…武…斗啊…你俩等着…等我再…永琮不自觉的打个哈欠,眼皮很沉…想睡又怕错过舅母怎么帮自己报仇的好戏,处于半睁半睡的状态。

    “你叫什么?”怕惊醒要入眠的永琮,漪秀压着声音,看向刘金问道。

    “奴才刘金,是新调来贴伺候七阿哥的奴才,奴才是皇后娘娘亲派到延晖阁伺候的。”刘金呵这腰恭敬的答对。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只见两位阿哥和你在争抢七阿哥,事原由你再原本说一遍,不得添加!”

    “喳...今儿晌午天气好,奴才抱着七阿哥想出来晒晒太阳,正坐在院内,哪成想大阿哥和三阿哥未得通传,闯了进来。说是要和七阿哥联络兄弟感,要抱七阿哥。小主子子弱,奴才怕两位阿哥手没准头,再闪失小主子,所以没让抱;两位阿哥抢,奴才不让,于是就这么纠缠起来;常在听见了,怕闪失到七阿哥,就连忙过来劝阻,至于后来,您也看见了."刘金说完恭敬地退后,其实刘金话里话外捎上了林常在,瞬间把林常在拉到己方阵营.

    漪秀听完,不由得一喜一忧:这个小太监好厉害,言语滴水不漏,就把林常在拉过来,不错!皇后娘娘派来的人很厉害.有这样伶俐聪明的奴才陪在七阿哥边,相信对七阿哥也是一个小助力;万一要是...背后捅刀的也未必不是他.

    “两位阿哥,这奴才也看着实诚,不像敢讲假话的.晌午一般都是各位宫嫔娘小歇的时间;今儿您二位也是未经通传闯进来的吧?不知二位阿哥打扰常在午歇了没,常在也是您二位的长辈!"漪秀特意把‘闯‘这个字加重语气,同时看向了林常在.

    林常在这个暗恼啊!我这可怎么说呢.得罪哪一位都是够自己吃一顿了!不过七阿哥可是嫡子,将来无差的话,上位那可是板上钉丁的,此时不交好更待何时啊!

    “二位阿哥,嫔妾最近子不怎爽利,请过太医,嘱咐要每天安心静养,切勿喧闹.虽然份不济,好歹我也是您二位的长辈,这样无力地闯入,闹到皇上那里,给您二位抹黑,额娘那里也不增面儿啊?"林常在为了彻底站在七阿哥这边,拿出长辈的辈的气势来,彻底得罪永璜和永璋了.

    “你..."永璋被气得无法回驳,谁让人家占着理啊.不就是个小小的常在吗?得意什么啊?回去非和额娘说说,让额娘替我报仇!永璋很孩子气的寻思.永璜这个无势的皇子,何时进退的道理.

    “惹常在您体不适了,永璜和永璋给您赔不是."拽着一脸不服气的永璋,一起打个千.“那我们就先告退了,改rì再来看七弟!"说着转就要离开.

    “两位阿哥,要看七阿哥还是等皇上巡行回銮之后到钟粹宫去看吧.如果皇上看见您二位的兄友弟恭,想必会更高兴的,这些rì子,我就留在延晖阁,陪常在解闷散心.希望两位阿哥还是用心学业的好!"漪秀眉眼一挑,笑着说道.

    两位阿哥顿时气焰灭了,灰锵锵的走出了院门.

    永琮看见自己的危机这么轻易的被自己的舅母化解,于是和周公下棋去了.漪秀看着永琮睡着,裹了裹紧:“灵安,跟着额娘!"

    “恩,额娘!"回完便拽紧漪秀的衣角.那个叫灵安的男孩,一直躲在漪秀后的小尾巴,,看见额娘把那两个‘坏人‘撵跑,很是高兴,

    看看永琮,看紧自己的儿子,冲着刘金说道:“刘金"

    “奴才在!"

    “你今儿也歇着吧,刚才的事我会如实禀告皇娘娘的,忠心办差,少不了你的!"漪秀看着依然恭敬的刘金笑着说.

    “喳!"

    漪秀随然的拉着林常在的手:“今儿的事,我明白!等皇后娘回来,会了解的.这些rì子还要不时的叨扰常在了!"

    “哪里的话,平时我这儿也没人来,今儿还真托七阿哥的福呢!"林常在笑着拿着绣绢捂嘴乐道.

    “那我托大,喊您一声姐姐,我们一起进屋照顾七阿哥吧!"

    “嗯,我们进屋!"

    于是,以七阿哥为统一战线的两个女人,欢喜聊着的进入延晖阁.刘金没有去休息,依然像桩子一样站在院内屋子的门口守着.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