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独处深宫遇兄弟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婴儿的rì子过得很快,转眼熬过炎的七八月份,天气开始清爽微凉,永琮也长成四个月的小孩。虽然头发不多,没有上辈子那么帅,可是很短很毛茸的,逗人喜。乾隆很是喜欢小永琮的这个样子,散了朝经常来钟粹宫逗弄永琮,有对自己孩子的疼惜,也许借此放松排遣为皇帝内心的苦闷和烦恼吧。

    终于到了九月初,乾隆决定初十去巡行五台山,谕令汉重臣张廷玉,满大臣讷亲留守京城,富察氏的弟弟傅恒、汪由敦等大臣随行,当然还有一大帮的妃嫔们。

    说道妃嫔一起出行,乾隆也有点说的后悔。当时心好没想别的,随口说:“贵人以上全部随驾,也图个众乐”可是后想想,一大帮妃嫔跟着巡行,因为永琮太小,一路颠簸,怕体受折腾,所以就不能随扈了,只好变成留守儿童。那么问题来了,刚出生几个月的宝贝儿子就没人照顾了。可是皇帝金口玉言,又不能朝令夕改,没办法!只能想法找妥实的人照顾才好。

    贵人以上都要随扈,再以下就是常在了。和皇后富察氏商量了很久,才决定把永琮交给延晖阁的林常在照顾。

    林常在是拜唐阿佛音之女,自入宫以来,为人恭俭和让,虽不得宠幸,但是位和顺女子。

    在乾隆的千叮万嘱,富察氏依依不舍的况下,将永琮托付给林常在照顾。当永琮被富察氏亲手抱到林常在的延晖阁托付时,登时手脚并摇,哇哇大哭起来。

    永琮知道额娘富察氏是真的疼自个,离开她边,别人肯定没自己的亲娘那般仔细照料,更何况深宫之中,谁好谁坏又怎么分辨啊?!真希望自己的哭声把额娘留住,起码把自己带在边也行啊。

    富察氏看到儿子哭的那个可怜,心里顿时软了。正当富察氏纠结内心慢慢的走出延晖阁,一步两回首的望着,好像能看见自己的儿子似的,走的甚为缓慢;可是在东华门那里,已经漫天的龙旗招展,似乎要准备列队开拔了。

    一圈宫女太监跟随在富察氏的后,缓慢移动着,只见远处一个年约14、5的白净小太监挪着小步急速走来,轻声走到富察氏的边,悄声提醒:“皇后娘娘,銮仪已经备好,皇上那边等着娘娘起驾呢。”

    “知道了,本宫这就走。”可是步子的速度并没有加快。

    一脸实诚相的小太监一咬牙,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皇后娘娘放心,奴才会在延晖阁寸步不离的守着小主子的。”

    “嗯?你叫什么?在哪个手下做事?”富察氏转头看了眼一直在恭敬低头回话的小太监。

    “奴才叫刘金,在御前传旨太监胡世杰手下做事,胡世杰是我师傅,奴才的师傅们总叫奴才小金子。”恭顺不失条理的回答。

    “胡世杰是个老实人,徒弟也不能太差吧。那好,本宫陪皇上出巡这段时间,你就暂时别去和你师父那里随驾了,好好伺候小阿哥,若是得力,本宫回来自会给你好处!”

    “奴才…奴才叩谢皇后娘娘,粉碎骨伺候好小主子!”砰砰的磕头声,不足以代表刘金现在的激动。看出皇后娘娘对小主子的不舍,孤注一掷的主动请缨,怕是不,没想到却换回来一步登天啊!宫里谁人不知,现在裹在襁褓里的嫡子小主子,多红啊。各管事太监都想往钟粹宫塞人,皇后娘娘管的严,得逞的很少。

    而自己只是师父偷懒,临时抓来传皇上口谕给皇后娘娘,没想到馅饼真的砸到自己上了。

    富察氏无奈,只得径直走远。刘金一直跪送富察氏走远,直到皇后一群人的影只剩一个点,才直起,走进了延晖阁。

    “奴才给常在请安,常在吉祥!”刘金迈得门槛就看见林常在抱着永琮再哄,一甩马蹄袖,双腿砰一声的跪在大理石砖面上,磕头请安。

    而我们的猪脚根本不给林常在面子,哭声不止。也许是哭久了,声音断断续续的。

    “你是哪儿的?怎么进延晖阁来了?”林常在很焦躁,nǎi娘、伺候嬷嬷轮流上,哄了半天也没哄好永琮,自己亲自哄,也没见永琮给面子。可能自己还没有孩子,所以带孩子也没有经验,早知道就不是一个好活啊。

    “奴才奉皇后娘娘的懿旨,来延晖阁伺候小主子。”

    “皇后娘娘派你来?怕我带不好小阿哥吧?”林常在有点不耐烦。

    “回常在的话,奴才会哄小孩,皇后娘娘才派奴才过来的。”偶尔撒谎,应该没事吧,何况我真的会哄孩子。

    “真的?”林常在有点轻松,也带着疑问。

    “奴才没进宫前,在家带过弟弟妹妹。奴才有罪….小主子龙子皇孙,但奴才也可以照顾小小主子的。”

    “那….好吧…你试试…轻点…磕着碰着,你十条命也赔不起!”

    “喳!”刘金小心翼翼的接过永琮抱起,永琮等着黑豆亮的大眼睛,看着刘金:这么大的小孩是太监吗?真糟蹋人啊。初中生吧?那么瘦小,能照顾好我吗?两条淡淡的小眉毛拧在一起。

    刚想继续刚才嚎哭的行为表示抗议,突然感觉一,不好!(%>_<%)不怪永琮,婴儿嘛,随拉随尿是正常的,永琮都不好意思了。

    “小主子发水了,奴才给小主子换换。”说着抱起永琮进到内室,放永琮到摇里。很习惯的拿起杏黄的棉布垫在永琮的小下面,永琮顿时羞愧啊!依依呀呀的想说别弄,可是谁听得懂呢。心理年龄近三十岁,可是现在的体还这样…羞愤中。

    他人看永琮却是面sè红扑扑的,依依呀呀的说话,像是被伺候的很舒服。林常在的心顿时安了一点。

    “你这奴才,还真有一手,这些个rì子,你就随伺阿哥边吧!”

    “喳!”

    自此,每天换衣洗澡吃饭,刘金伺候的尽心尽力,而永琮也习惯了他的服侍。很贴心,自己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好像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玩,刘金能想出很多好玩的,甚至会做点小东西;吃,也是jīng挑细选。

    这个人还真是贴心啊!以后在这宫里,培养个贴心的心腹是很必要的。永琮吃饱躺在摇篮里,一边掰着小脚丫,一边想着未来。

    “来,小主子,奴才抱你晒晒太阳去!”轻轻抱起永琮走到延晖阁的院内。

    古树参天在院中,四周红瓦彩瓷的围墙,在秋rì湛蓝的天空中,相交成辉。刘金抱着永琮坐在一个小马扎上,躲在树荫里,透过星拌的阳光,静静的晒着,永琮很是享受这种温暖阳光的rì子。

    时间静逸不久,院外传来两个声音,人未到声先进来,一个年轻一个年幼。

    “我们的弟弟在哪里?我来看七弟了。”

    “对!我们来看弟弟了!”

    刘金立刻抱着永琮站起来,机jǐng的看着进来的两个人。为首的十仈jiǔ,着枣红sè与暗花纹相间的外褂,内着月白sè的缎子,腰系杏黄的丝带,头顶红绒结顶的白罗胎小帽,手里拿着碧犀的鼻烟,偶尔的闻着,看起来有些纨绔不羁;另一个十一二岁,正值青葱年少,意气风发,着蓝sè与暗花纹相间的外褂,与同来的其他穿着亦是。

    最能显示他们份的是:他们穿的袍子下端都是四开气的,那只有皇室、宗族、和觉罗才能穿的服饰;而能在宫里行走自如的,不是皇子还是谁。

    刘金耳聪目明,皇宫内苑,哪个不晓得。要是不清醒点,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奴才刘金,给大阿哥、三阿哥请安,阿哥吉祥!”

    “起吧…打从七弟(永琮排行老七)降生,我和三弟一直忙于学业,没得空看看七弟。今儿个皇阿玛与众额娘一起巡行五台山了。规矩也不那么大了,我俩来看看七弟。”大阿哥永璜说着,就上前一步,想要抱过永琮。

    刘金本能的护住永琮:“大阿哥,七阿哥子骨弱,还是有奴才抱着吧。”

    “怎的?我要联络我的兄弟感,还要你这奴才当着不成?松开!”将近二十岁的小伙子,手劲不是一般的大,刘金也尽量护住永琮,可是在争夺中,还是捏通了永琮。

    他nǎinǎi的!把我当球争了吧?什么兄弟友啊!明显就是趁着老爸老妈不在家,他们就上房揭瓦了。还欺负我不会说话!可恶啊!永琮也小手小脚的来回晃,挣扎的往刘金怀里挤去。

    “你这个奴才大胆子!敢和阿哥动手!”三阿哥永璋说完,‘啪‘的几声,几个嘴巴子打在刘金脸上,顿时嘴角红肿,血丝浸出。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居然打我的奴才!不!不管为名为利,只要和我站一条线上的,就是我朋友。永琮不干了,虽然小手没劲,可是拽着永璋的一个手指,吭哧一口,就听永璋‘诶呦‘一声。

    哼…爷的牙还没长全,咬你当练手了!永琮咬完,做出个婴儿无耻的笑容。

    刘金看到永琮做的动作之后,先是惊讶然后很感动!自己保护的这个阿哥是否知道自己的行为,但是作为奴才、下人,自己的主子,还是个婴孩的主子就替自己出气,这样的主子值得!

    于是更加呵护永琮的小体来争夺,双方三人争夺抱抢一小婴孩。

    诶?死小子!掐我脸…别拽我胳膊。永琮被拽的难受,可还是忍着。但是几人争抢,还是闹出动静。林常在慌忙出门口一看,惊了!怎么皇子和奴才打上了。

    “诶呦,刘金你放手!敢和阿哥动手,不想活了….大阿哥、三阿哥,我的祖宗,快把七阿哥放下,七阿哥脸都憋红了,快住手!”林常在也急的加入阻止战。

    可是那两个阿哥岂能听一个小小常在的话,不不住手,还越演越烈。于是三人变成四人的争夺。

    永琮受不了了,要被这四个人分尸了似的,难受极了。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住手!”,四个人看见来人,顿时停住了。

    yù知后事,请看下章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