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第一章荣宠新生皇子身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张小po 书名:宗室之王
    ()    宗室之王

    楔子

    “额…头疼…”王宗边走边摇着因一宿宿醉而头疼的脑袋,挤在早上上班的人cháo中。王宗是个普通80后,马上要奔三张的主。二流大学毕业后,由于学的是文科,托关系找门子,花了很多毛伯伯,才进了老家F市一所普通中学,当了一名历史老师。

    学文科毕竟没理科吃香,当然月底挣得毛伯伯也就不多了。但是王宗还是很自信:一米八几很阳刚,可自信归自信,至今还是小草没主。生活嘛,马马虎虎,简单得很,上班、家和酒吧。不时的和几个狐朋狗党小聚一下,胡侃一番,抒发一下,也利于心健康嘛。

    毕竟宿醉过后又是新的一天,班还得上;无奈只好顶着头疼,思维恍惚的背上挎包,边走边后悔头晚和朋友海拼了。

    夏天的地铁,人挤人的挨着,站在摇晃的地铁里,宿醉的王宗就感到地铁车厢的拥挤和憋闷,这时候嗅觉好像敏感几千倍,什么汗味、香水味…哪一个都混合起来,钻进王宗的鼻子里。这让他感到反胃,几乎胃酸要脱口而出。终于到了一站,王宗也不管是否到站,地铁门刚一开,第一个冲下去。

    “呼…..呼……”王宗不由自主的在地铁月台深吸两口气,流动的空气比起刚才在地铁里舒服了一点。

    早上的地铁挤得多数是上班的赶路人,形sè匆匆。正在调解胃部不适的王宗瞥见在出口电梯下面的角落,看起来60来岁的老头穿着不算干净的深蓝老旧工作服,黑白胡子拉碴,蹲靠旮旯。

    是不是病了?王宗基本自认为还是个好人,万一老头有事,那么大岁数了,只有要不讹我,还是帮一下吧。心里想着就走了过去。走到面前,看见在老头面前地上铺着一张褶皱小白布,上面写的:铁口直断,凭赏混饭。

    嗬,算命摊啊。奇怪!地铁保卫哪里去了呢?按理说他们早就会赶人啊。

    王宗顺势蹲下:“大爷,你是算命?多钱啊?”

    “看着赏吧,想求什么?”老人头也不抬,低哑的回答

    “那行,大爷,您老给我看看手相吧,我啥时候能走运?”王宗笑着,伸出自己的左手到老头眼下。

    老头微抬头,拖着王宗的左手,看着...半天没吱声,王宗拿出手机看看时间,顿时蹲不住了:“大爷,我要迟到了,您大概说说就行,要不..我暂时不看了,晚上下班再来算算,成吗?”

    看老头还是没动静,王宗急了,要抽手起,老头还是紧拽着。那么大岁数了,也不能使劲,再挣倒了。正想怎么办呢,老头开口了:“运转今rì,富贵无人及。”

    “真的?”王宗惊了,随后转喜:“大爷,我能中奖还是能捡钱?还是升职?加薪?”

    “言尽于此,切记:无论今后怎样,切记莫失根本,改则小变,去则失自!小伙子,切记!”老头说完头更低了,至始至终没有抬头看王宗。

    “莫失根本....根本........”什么意思?是让我做个好人,别做坏事;还是什么....王宗正在琢磨,老头低头无声的把手伸到他面前,噢...还没给钱....正当递给老头壹张红sè的毛伯伯的时候,突然看到地铁尾节车厢停点,人不多,一个稚嫩的小毛头,穿过人群,正蹒跚着追赶不听话的皮球,远处地铁进站的灯光刺眼的闪着,眼看着皮球做着翻滚运动,滚进了地铁车道,而小毛头无畏的追了过去,越过黄sèjǐng戒线。

    危险!王宗一个反应冲起来跑向小毛头,这举动引起周围等地铁人们的注意,嘶!越来越近的地铁犹如猛兽一般嘶叫而来,小毛头怔怔的看着滚下高台的皮球,看看远处的地铁,呆愣在那里。孩子危险!家长呢?瞬间周围一片屏息,王宗冲过来一把把孩子拽到后推回jǐng戒线后,惯xìng使然,也是自己昨晚宿醉的结果,体反应很不给力,明明想要后退却向相反的方向奔去,顿时体奔向地铁疾驰的方向,与地铁的灯光交映成画。

    唉…好狗血的节啊!见义勇为搭了命,好在救了那个小毛头;没女朋友呢.....还没想完,体已奔出月台,形成抛物线与地铁亲密才接触在一起,嗡....哐!巨大的声响,王宗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地铁紧急制动刹车,顿时喊声、尖叫声一片:“救人哪!”“jǐng察呢?”啊.....

    现场乱成一团,唯有那个算命的老头慢慢的起,看这景摇了摇头:唉....希望好人好报吧...”扶着扶手,缓步走出了地铁出口。

    第一卷

    第一章荣宠新生皇子

    呼....呼....呼呼......王宗再一次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心里不暗喜:看来还是好人有好报,撞了地铁都能活,呵呵....想张开眼睛,使劲睁也睁不开,只能隐约的挣开一条眼缝,周围一片昏暗,没有天、没有云、没有阳光,安静极了,王宗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安全而又柔软的水泡中。

    这是哪里?安静过后即是恐慌,但却本能的感觉到这里虽然黑暗,却感觉到被呵护的快乐。安静下来,很长时间里,王宗不断变换角度来体验自己的变化。水泡中的光线很温度是恒定的,柔和、温暖。无论是用手还是脚,每一次触碰水泡壁的时候,那种软软的弹xìng让王宗久久陶醉;空间不大,但也能自得其乐。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王宗在水泡中享受那种柔软,水泡壁突然紧缩,伴随一股异常的空气袭来,王宗感觉体一阵收缩,随镇心也跟着紧绷了起来,难受极了。呆久了,就不想离开这里,王宗拼命的往回弓子。气流越来越强,想有个什么东西在吸自己的体,越来越不受控制,终于,王宗伴着一股暖暖的水流,一阵耀眼的光晕,冲破了那个带给他温暖而又黑暗的水泡,发出一声压抑已久的喊声。

    “哇啊....哇啊....!!!”咦?这是什么声音?不会吧!难道是我发出的?王宗顿时蒙了,虽然还看不见东西,但是体还在,于是拼命的晃动自己的体,继续大声呼喊。

    “哇啊....哇啊....哇啊....”还是这种声音,王宗不是傻子,知道了是自己的声音,感慨啊!自己居然重生了,而且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真TM的狗血啊!

    这时有个女声在门口唱贺:“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生出一个小皇子来。”王宗是刚出生的婴儿,眼睛很模糊看不清,但感觉到一个材伟岸的人激动飞冲进屋里,快步走到接生嬷嬷(接生嬷嬷一直抱着王宗)边,动作缓柔的从接生嬷嬷手中接过王宗,高兴的将王宗举过头顶,笑着说:“朕的小乖乖,你总算是平安出世了,皇阿玛可真是担心你啊!哈!哈哈…”

    纳尼?什么况?王宗虽然刚出生,但还是听清楚了这句。皇阿玛?难道是清朝吗?我爹是皇上吗?我岂不是官二代?不!是皇二代了?

    王宗正在YY,耳边却响起一群宫女嬷嬷此起彼伏的恭贺声。烦躁啊!王宗刚想大喊几声制止在这些噪音,准确度说是用大哭,婴儿的大哭来制止。还没开嚎,一声由远及近和蔼的声音:“皇帝”,让这些聒噪顿时降了N分贝。

    敢这么喊皇上的,估计该是皇上的老妈吧。

    “皇帝,快把哀家的小孙孙抱来,让哀家看看”

    王宗感觉自己是个皮球,让人抱来抱去的。可惜眼睛还是不能全睁开,看看眼前的人。

    “…像…和皇帝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哦(哄小孩的声音)…哦…乖哦!”

    她应该是我这辈子的nǎinǎi吧?不,是皇太后,王宗想着:听声音应该是个很和蔼慈祥的老人家。

    “皇帝,你这个做阿玛的,可得起个好名字呦?”

    “是,老佛爷。”这辈子是王宗阿玛的那个男人,也就是皇帝,想了一会,似乎是想出来了,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老佛爷,你看这个名字好不好?”

    “快说出来,莫吊我老人家的胃口了。”

    “永、琮!”皇帝兴奋的说。

    皇太后听了点了点头,很高兴,啊!皇帝想让自己这个小孙子将来当皇帝。问为什么?查字典看看呗,琮,古代祭地的一种玉器,拆开看,琮者,宗室之王也。不是皇帝是什么?

    “恩,就这个名字吧!”皇太后赞赏的说。

    我们的主角王宗大大,好歹在前世是历史老师,基本的历史还是知道的。既然是重生在清朝,还是永字辈的,不用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这辈子的皇阿玛,就是历史上那位十全老人,康乾盛世的乾隆大帝。而皇额娘就是历史上的孝贤皇后:富察氏,乾隆帝的元配嫡皇后。满族镶黄旗,察哈尔总管李荣保的女儿。这辈子居然重生为永琮,那可是响当当皇帝与皇后的嫡长子啊。

    一般说,皇后在皇帝眼中都是互相厌烦的,因为皇帝大婚一般都是政治婚姻没有感。而乾隆与富察氏不同,相敬如宾,有相当的感呢。要不是富察氏因为自己的两子一女都故去,打击太大,导致体不好,最后香消玉殒,也不至于让乌拉那拉氏上位啊!

    真不错!虽然挂了回不去!我孤家寡人的(王宗大大父母早逝了)也没什么大碍。看来上辈子救了小毛头,还是好人有好报的,这辈子真开始转运了。出生就份显赫,不用为生计发愁了,呵呵…别说,那个算命的老头还真准,真是转运了…..呵呵...诶?不对啊!我叫永琮,难道我是那个不到两岁就夭折是皇子吧….想到这里,刚刚还好心的王宗不由得内牛满面啊,想到自己刚要过好rì子却要再一次面临死亡,不甘啊!婴儿的王宗不嚎啕大哭,可是在外人看来,这个婴儿确是很健康,哭声响亮嘛!

    “乖,到你皇额娘那里去吧。”乾隆皇帝把王宗送到一个柔软的臂弯里,应该是女人怀抱。安心的气息,是独属于母亲的,那种久违了的感觉,很安全、很温柔的呵护。

    轻轻的晃着王宗,轻轻的哼着,淡淡的….本来是婴儿体的王宗,刚出生,就费力的思考、大哭,很是力气活…一个字‘累’….很想睡,这种感觉向回到了前世小时候妈妈哄自己睡觉的样子。舒心,安逸。于是,王宗在这个重生的世界,在这世美女妈妈的怀里,开始了自己第一个美觉。

重要声明:小说《宗室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