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烟雨烟如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火无语 书名:神行传说
    ()    杨白这半年来都是在家里练武,对外界的信息都没有接收。要想了解这半年来发生的事,还得去找消息灵通的胖子。胖子一般况下都不会在家,早上会在自家的店里帮忙干活,下午到处去溜达。所以要找胖子,只有早上去他家的店里才能找得到。

    杨白走到胖子家的店前,就看到那个胖球在向顾客吹嘘他店里的东西,那唾沫星四处飞溅。他一边吹嘘时还不忘拿零食丢进嘴里嚼。胖子的口才很好,店里的东西也不错,没多久顾客就被他说动掏钱把东西买走。又成一单生意,看胖子那得瑟的样子,杨白忍不住想揙他。胖子得瑟有他得瑟的资本,他做生意很有一,是个天生的生意人。

    招呼完客人的胖子看到了倚在门边看着他得瑟的杨白,连忙走过来。“哟!小白,什么风把您吹来的,东风、南风、西风、北风?现在没风啊!”

    “去你的,死胖子。”看到胖子那夸张的表,杨白忍不住一脚踹到胖子的胖股上。

    “小白,你都有半年没出你那院子了吧!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看破红尘闭关修炼了。”杨白那一脚对他的行动没什么影响,胖子走到杨白的边,一只胖手搂住杨白的肩膀带着杨白往店里走。

    “你才看破红尘了呢!我那是顿悟,在顿悟中找到合适自己的法子修炼。你没看到我的元力比以前要雄厚多了。”

    “还顿悟呢,一顿悟了半年?这一顿也太长了吧!不过说真的,你的元力确实比以前雄厚了许多。快突破一阶高等了吧,这也忒快了。你不是刚突破一阶中等才大半年吗?”

    “距离一阶高等还早着呢,估计还要练大半年吧。对了胖子,这半年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杨白与胖子扯了半天,说到了今天来找他的目的。

    “大事?好多大事发生呢。我想想啊,隔壁小黑家丢了一只鸡,城东守寡三年的王寡妇怀孕了。还有……”胖子看到杨白向他翻了白眼,停住了胡扯。“不逗你了。这半年黑岩城最大的事就是号称黑岩城最大的酒楼——烟雨楼,开张了。那是黑岩城最大的酒楼,也是最大的jì院。开张那会儿,很多大人物都去捧场了,连城主大人和族长都去。听说烟雨楼的后台很硬,现在都没人敢在那里闹事。还有,以前你看上的那娘们我知道是谁了。”

    胖子说到烟雨楼开业的时候,杨白还不是很在意。杨白对酒楼业的事向来都不感兴趣。但说到杨白喜欢的那个女子时,杨白就来jīng神了。说起来杨白喜欢的那个女子与杨白相识的过程很狗血。在大半年前的一天,杨白和胖子从听雨楼出来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看到几个混混堵住一个带着面纱的十七八岁的漂亮女子yù行非礼。那时杨白非常正义地站了出来打跑了混混。女子得救后对了杨白表达了感激之就匆匆走了。而杨白自从看了那女子一面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用胖子的话说就是窦初开的少年对比他大几岁的漂亮女人一见钟,便开始了单相思的rì子。杨白救了那女子之后没有问女子的姓名和住址,以至于从那以后就没有再见过她。曾经有一段rì子杨白整天拖着胖子在城里游,试图找到那个rì思夜想的女孩,结果都没有找到。所以现在杨白听说胖子知道那女孩是谁时,心里顿时激动了。

    “那女孩是谁?快告诉我。”杨白紧张地问。

    胖子眼睛里带着一丝怪异,看了看杨白说:“她叫烟如雨,是烟雨楼的头牌歌jì。开业当天她的出场曾引起轰动,据说她跟很多大人物都有关系。小白,忘了她吧!我们和她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烟雨楼?歌jì?头牌?”杨白在那里喃喃自语,眼睛里有挣扎,有痛苦。“胖子,真的是她吗?你会不会看错?”

    “我没看错,确定是她。我别的本事没有,但看人只要看过一遍就不会认错。烟雨楼现在开在城东,我带你去看看吧!”看着好哥们失魂落魄的样子,胖子也于心不忍。

    “好吧,我们去烟雨楼看看。以前你只是匆匆看过她一眼,也许你认错了,可能不是她。”杨白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他也知道胖子的本事不会认错,但还是心存侥幸。

    烟雨楼坐落在黑岩城东的繁华地段。那里人来车往很多,商旅云集,可以说是黑岩城最繁华的黄金地段。烟雨楼能开在这种地方,就已经说明了它背后能量之大。杨白和胖子走到城东之后,看见很多人往烟雨楼方向赶去。哥俩随着人流走到了烟雨楼,到那里发现烟雨楼前面的广场上都站满了人,似乎在等待什么。

    “胖子,这里怎么那么多人?他们都在干什么?”满脸疑问的杨白问号称“无事不通”的胖子。

    “诶哟!你瞧我这记xìng,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胖子懊恼地拍了拍他那圆嘟嘟的脑袋。“今天是烟雨楼的开放rì,每个月的这一天,烟雨楼都会有一个开放活动。这个时候烟雨楼里排得上号的歌jì都会出场表演。你看这些人,我估计都是奔着烟雨楼头牌歌jì,也就是你rì思夜想的女人烟如雨而来。平时她们是不会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只有烟雨楼的贵客才能在贵宾包厢里欣赏她们的才艺。平时出现在大众眼里的都是一些中低层次的歌jì。每个月只有一天,高端的歌jì都会出来亮相表演,保持她们在大众眼里的印象。这商业手段高明啊!不同层次的人消费不同层次的东西,物以稀为贵。每个月还有一次促销推广的机会,以保持新鲜感。这样人家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掉足了胃口还提升了价。高,实在是高。”

    “胖子,你说等一下烟如雨会出来?”

    “会出来的,不过应该是到最后才出来。毕竟她是烟雨楼的头牌,必需要有范。压轴演出的就是她了。”天生具有商业头脑的胖子对这些商业的东西还是很了解的。“你别着急,等一下开场后首先出场的都是比较次一些的货sè,越往后越高级,到最后是最顶尖的头牌做压轴。要等到烟如雨的出场估计要到下午了。咱们先去占个座位吃些东西,等一下再看,到时候你就知道烟如雨是不是你朝思暮想的那个她了。”

    烟雨楼前广场上搭建的舞台很高,可以从很远都可以看见。舞台前面是几排贵宾座位,这些座位占居着最好的观看位置。贵宾座位之后是给大众观看而设置的桌子,观看角度仅次于贵宾座位。这些桌子座位间都有烟雨楼的伙计来回穿梭,给客人们端茶、倒水、添食物。要知道这烟雨楼的活动可是要开大半天的,要是没有一些吃的、喝的东西和坐的地方,谁受得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消费,这就是烟雨楼的促销活动。搞这么大的活动,要是烟雨楼不趁机赚一笔,怎么也说不过去。至于那些没有桌子位子的地方,是观看角度不好的地方,你可以站着看,但没有伙计的服务,也不用掏钱。毕竟烟雨楼也需要大众的宣传。

    杨白和胖子找了个桌子坐下,正对着舞台,观看角度不错。在杨白他们坐下之后,烟雨楼的表演开始了。一个个盛装出场的歌jì挥舞着五颜六sè的轻纱,像一只只蝴蝶在飞舞。引得一阵阵的喝彩声。正如胖子所说的那样,刚开始出场的都是比较低层次的歌jì,样貌虽然清丽,却也说不上有多漂亮。喝彩的都是那些站着的老百姓,平时他们有得看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不会要求有多漂亮。只要能满足他们的观赏yù就可以喝彩了。

    杨白对这些歌舞没什么兴趣,他来这里主要是想验证朝思暮想的那个她是不是烟雨楼的头牌烟如雨,至于其它的,新鲜感一下子就过去了。出大家族的他,这些层次的表演还是看过的。没有兴趣看舞台上的表演,杨白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大众的桌子上基本已经坐满人了,有些的杨白还认识,是杨家的旁系少年,杨家的大人没来几个。不是他们不喜欢看烟雨楼歌jì的表演,而是自顾份,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要是想看,以后去贵宾厢里看就是了,这点权力杨家人还是有的。

    前面的贵宾座上还没几个人来,这次位子是预定好了的。烟雨楼的开场表演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他们要看的是后面jīng彩的表演,特别是烟如雨的表演,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感兴趣的。

    随着活动的开展,jīng彩片断也越来越多,贵宾座上的人也陆续来了。杨家的两个小天才杨子翔和杨子天也在贵宾之列,同来的还有杨家的几个嫡系子弟。平时刻苦修炼的他们,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也不想错过。再说十四五岁的年龄对男女之事也有了解了,对那传说中倾国倾城的头牌歌jì自然也有些想法。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活动逐渐进入高cháo观众的绪也被调得高涨起来。压轴表演终于出场了。

    整个舞台空无一物,突然一条粉红sè的丝布从烟雨楼的窗边直shè到舞台上,舞台的四周飞起幔纱,在舞台的中构起一间粉红sè的纱亭。一个曼妙的影从烟雨楼划向舞台zhōng yāng的纱亭,周围花瓣起舞,清香怡人,仿佛仙女下凡一般。那个影裹着粉红sè的丝裙,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面纱,乌黑靓丽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至腰间。她盘坐在纱亭里,手里抚着琴,轻轻地拨了一个音符。“噌……”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未成曲调先有

    “是她,真的是她!”

重要声明:小说《神行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