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黑岩城杨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火无语 书名:神行传说
    ()    一个时代的结束,便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黑岩城,位于唐帝国东南州的南部,因背靠着黑岩山脉而出名。黑岩山脉是东南州唯一的山脉,蕴含大量的铁矿,是帝国民间铁具的主要产地之一。唐帝国以地域分为九州:中州、东州、南州、西州、北州、东南州、西南州、西北州、东北州,东南州属平原地带,黑岩山脉是个例外。黑岩城靠山临海,是东南州有名的富庶城市。

    黑岩城以东海域,碧蓝的海上,昨夜经历的一场狂风暴雨,把海上的尘埃冲洗得一干二净。现在的海面平平静静像一个温婉的小姑娘,仿佛昨夜的狂怒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海面上还偶尔漂浮着一些残碎的木板,谁也不会想到发怒的大海是多么的可怕。

    一支满载货物的船队正缓缓地向黑岩城驶去。船甲板上的水渍还没干,船上的货物东一堆西一处地凌乱堆放,有些还在滴着水。这一切都是昨夜暴风雨的杰作。可见是船队是经历了昨夜风雨洗礼的。各船顶上都有一面剑锤相交的旗帜迎着咸腥的海风飘扬,残旧的旗面上附带着远程的疲惫与沧桑。

    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从船舱里走了出来,看着前方远处依稀出现轮廓的城池,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

    “终于要到家了!可以好好放松放松,不用再整天提心掉胆的。这种生活都不是人过的。妈的,昨晚的鬼风暴真是要命,临到家门口了还来这一遭,晦气!”

    “可不是!队长,咱们走了都一年多了,是不是老想家?”几个水手打扮的人也从船舱里有出来,带着一脸的疲惫,满眼都是血丝。看来昨晚的风暴把他们折腾得够呛了,那怕他们是最优秀的水手也很难经受远航所带来的艰难困苦。

    “是啊,有点想家了。也不知道家里头现在怎么样了。去年走的时候闺女才那么点大,抱着我哭得稀里哗啦的。”说到闺女的时候被称为队长的中年汉子满脸的柔,之后瞄了两眼放在船舱角落的一个箱子。“小子一直都很乖巧,不用让人担,只是不知练武和进展怎么样了?”

    “队长,你说你每到一处都搜集一大堆的书有啥用啊?不能吃不能用的。”一个水手顺着队长的目光指了指角落里箱子。

    “没办法,我家那小子别的不喜欢,就喜欢看那些看那些稀奇古怪的书。族里的书都快被他看完了,只好到处收集些带回去给他。”那被称为队长的汉子无奈地看着放在船仓的一个大箱子。“他体瘦弱,练武的天赋一般,好歹有看书这一个好,只有给他多看点书才能让他好过点,只希望他能平平淡淡过一生,这样我对死去的大哥也有交待了。”

    说话间,待在船舱里的水手也都从船舱里走了出来,站在甲板上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黑岩城。

    黑岩城的码头上站着一些早已接到消息准备卸货的工人,以及两排穿劲装、绣剑锤交叉图案的武士。那两排武士背着大剑站在码头的两旁,把码头隔离出一诺大的空间。码头上来往的人们都自觉地远远绕开武士圈定的区域,他们看向大剑武士的眼神里都带着深深的畏惧。这两排武士是来保护即将到达的船队的人员和货物的安全。这样的作法在别人眼里完全没必要,在黑岩城没有人会傻到敢去动杨家的东西,而那剑锤交叉的图案代表的就是黑岩城杨家。对于黑岩城的人来说,有两大势力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一个是城主府,代表着皇家控制黑岩城的军政大权,是黑岩城的第一大势力;另一个就是杨家,杨家坐拥黑岩山脉的大部分矿产资源,传承千年,主导黑岩城以及附近区域的商业活动,是黑岩城的地头蛇。

    码头上两排武士的前面站着一位执事模样的中年人,他就是杨家十八执事之一的杨中阳。杨家十八执事掌管杨家对外大大小小的商业运作,与九大商队队长地位相等,在家族中仅次于族长、长老和总管,是实权人物。杨中阳瞭望着远处渐渐驶来的船队,海风吹起码头上的泥尘即将飞到他边的时候被一层无形的劲气震开,轻易近不了。他上释放出来的气势隐隐约约压过了后的那两排武士,要知道能成为杨家武士的至少都有一阶高等的实力,而要成为武士的小队长则必须要达到二阶初等才行。这两排武士就是杨家的两个小队武士,站在杨中阳两边偏后点的两个武士就是杨家武士队的两个小队的小队长。杨中阳能在气势上压过他们,那至少要有二阶高等或者圆满的实力才行。杨中阳实际上就是一个二阶圆满的高手。能做到杨家执事这个职位,武力和商业能力都是必不可少的。杨家的十八执事个个都是商业能手,也个个都是二阶圆满的高手。在杨家,要是执事能突破到三阶初等就能升为杨家的副总管,若是能达到三阶中等的实力则能跻长老会,成为一名备受人尊敬的长老。

    能让杨中阳这样一个执事在码头上等的人当然不会太简单。今天是杨家第九商队归来的rì子。第九商队负责南方远洋的海上贸易活动,将杨家出产的铁器销往南洋,然后将南洋的特产买回黑岩城销售。这之中的利润很高,当然其中的风险也很大。在大海中远离大陆,狂风、暴雨、海啸以及海洋生物的袭击时有发生,谁也不知道在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这就是把命挂在腰间的买卖。每一次远洋商队的归来都损失部分商队的jīng英,有时甚至会整个商队都埋葬在大海里。这样一种大伤亡的商队,杨家的嫡系当然不会去参加。一般进入远洋商队的中底层成员基本上都是一些被生活所迫或者想出人头地的旁系弟子,也有一部分是杨家对外招收的外姓人。而商队高层则是由家族比较看重的、相信的旁系弟子担当,从高层牢牢地抓住这支高利润产出的商队。

    第九商队的货船缓缓地靠在码头上。在码头上等待的工人迅速行动起来,接船、卸货。

    “中阳执事,劳您大驾在这里等我们,中海愧不敢当啊,哈哈哈!”带着爽朗的笑声,自称“中海”的中年汉子第一个从船梯上走了下来。

    杨中阳迎上去,笑着说:“中海队长哪里话,第九商队远渡重洋、劳苦功高,在这里等你们是应该的,别说中阳只是一个小小执事,就是总管大人如果不是遇上家族武考这种大rì子,恐怕也会亲自到场迎接你们的归来。”作为执事的杨中阳八面玲珑,处事甚是圆滑,对随后走下的商队队员说,“大家一路辛苦了!各位先回家休息,晚上家族里备好了酒席给大家洗尘。”

    “哈哈哈!终于又有酒喝了,老子嘴里都淡出鸟来了。”队员们一个个乐呵呵的。这也难怪,在海上要把神经绷得紧紧的,稍不神就有可能把命丢了,那酒是不能沾的,这可苦了这帮大佬爷们。

    杨中海向杨中阳交接了货物,便带着属下各回各家。出去一趟一年多都没回家,想得紧。

    ……

    黑岩城南,杨府。

    练武场上,一群十几岁的孩子整整齐齐排在练武场前,前面的舞台上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正在用最强的力量向一块大石碑打去。这个用来测试元力大石碑第一层第四个刻度亮了起来。

    “杨子翔,一阶圆满。”

    “哗,厉害啊!这么快就有冲击二阶的实力了!”

    “看来以后有望突破三阶,成为四阶大高手。”

    “三阶壁垒太难突破了,不见这么多年族长依然在三阶圆满,无法突破。不过杨子翔还是有希望的。”

    听着下面的议论,台上的杨子翔青涩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显然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下一个,杨子若。”

    “杨子若,一阶圆满。”

    “下一个,杨子澜。”

    “杨子澜,一阶圆满。”

    “下一个,”

    “杨子天,一阶圆满。”

    ……

    “这一次我们杨家真是天才辈出啊,四个一阶圆满,往年一阶高等的都少,看来我们杨家要迎来一个巅峰盛世了。”

    “是啊,看看这一批的小子们,我们杨家何愁不兴。”

    “杨子翔和杨子若今年十四岁,去年巩固在一阶高等,以他们的天才的天赋今年能达到一阶圆满很正常。杨子澜和杨子天今年才十三岁,去年也只是一阶中等,今年就冲到一阶圆满了,真是妖孽啊!”

    ……

    元力达到一阶圆满的四人,光芒遮住了其余的少年,他们将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直到一年后又一次的武考。天才往往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但是这样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却是平平凡凡。他们没有傲人的天资,但他们渴望关注,渴望赞扬。他们不泄地努力、不停地奋斗,只为有一天自己能站在高台上,享受别人钦佩目光。

    滚滚的红尘有几多平凡的人们为梦想奋斗,但真正出头的又有几何?

重要声明:小说《神行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