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303囚犯

    ()    第一章303号囚犯

    清晨,阳光洒在这片寂静的乡村小路上,露珠在小草上打着滚滴落泥土里,几只小小的昆虫在半空中时飞时落的,使这片环境充满了和谐。嘀……嘀……一声车笛声打破了这寂静的气氛,一辆挂着军队牌照的军用吉普在这条道路上飞驰而过,拉着长长的尾烟渐行渐远。不一会,这条小路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好像从来没被打破过。

    S市重犯监狱,坐落在S市南边的饿狼山下,里面关押了几乎是S市所有的死囚犯和终犯,里面囚犯几乎每个人都背着几十条人命,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刹……一辆军用吉普停在了这所监狱门口,看守的狱jǐng来到车前。“请出示下证件”狱jǐng说道,车窗被落下,从里面递出一本深绿sè的军官证。“我要见你们监狱长”里面一个声音传出,听声音因该年龄不大。狱jǐng看了下军官证,递回军官证,敬个礼说道“首长,监狱长就在里面我给你通知一下。”“好,麻烦快点”车里的人说道。狱jǐng敬个礼后便向后的岗亭跑去,只见他拿着电话对着里面说了些什么,不一会便又来到吉普车旁边说道“监狱长让首长进去。”说完后又想后面的岗亭的狱jǐng喊道“放行”“谢谢你了,走吧”里面的人说道。吉普车缓缓的开进了监狱。

    吉普车来到监狱里的办公楼前,办公楼前早有一个穿jǐng服的中年人等在哪了。啪一声吉普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青年,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穿黑sè的风衣,头上的长发随风飘动,脸上五官很普通,好像转眼就能忘记这个人长相,不过这年轻人的眼里就透漏出一丝坚决。这个年轻人刚一下车,刚才还在办公楼东张西望的中年人马上跑了过了敬了个礼说道“S市重犯监狱监狱长魏文龙向首长报道”“魏狱长,监狱治理的不错啊”年轻人笑着说道,“哪里哪里,这是应该做的。不知首长今天来所为何事啊”魏文龙小心翼翼的打探到。“哦,魏狱长,我今天可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另外一个人的”年轻人依旧笑着说道,“什么人,能让您亲自来呢?”魏文龙疑惑的说道,“哦,这个人吗,已经在你们监狱两年了,他应该是303号囚室的犯人,魏狱长带我去看一下吧?”年轻人说道,“您是来找那个疯子的!”魏文龙惊讶的说道,“疯子?怎么回事”年轻人也有些惊讶的问道,魏文龙好像很满意男轻人的表,咳了一下说道“那我们边走边说吧。”“好”年轻人说完,魏文龙便在前面带路像监狱深处走去,“303号囚室的犯人两年前刚来这时,其实并不是在303号囚室,当时他在的那个囚室算上他是有六个人的,你也知道监狱这地方,犯人门都欺生的,所以他不例外,但奇怪的是那晚值班的狱jǐng并没听到什么大骂的声音,狱jǐng以为现在犯人都转xìng了,所以也没没注意那间囚室,但第二天打开那囚室叫犯人出来时,这才发现除了他以外,剩下的五个人全都倒在地上”魏文涛歇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本以为那五个人已经死了,我们冲进去以后这才发现这五个人并没死,只是被打得再也站不起来了,也就是说打残了。”“有点意思,那你们没给他换个囚室。”年轻人说道,“换了,但所有和他一个囚室的犯人都被打了,虽说没有打残的,但也在没人敢和他一个囚室了,于是我们才给他换到了303号,让他自己一个囚室。”魏文龙解释道,“哦,这小子,有点意思”年轻人依旧笑着说道。就这样,又走了几分钟路,前面到了一个唯一一个两边没有囚室的门口,“这就是303了”魏文龙说道,“哦,那你们把门打开吧,我进去给他谈谈。”年轻人说道,“把门打开”魏文龙对边的狱jǐng说道。咔,吱……的一声,303号囚室门被打开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年轻人说道“这恐怕不好吧,他可是个疯子。”魏文龙不安的说道,“我不会有事的,难道魏狱长怀疑我会放他走”年轻人不悦的说道。“怎么会,文龙只是担心您的安全”魏文龙惊恐的说道,他可不敢得罪这个人,虽然他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他知道这个人完全可以在这里带走任何一个想带走的人,“我没事,你们回去吧。”年轻人挥手说道,“那我们先走了,您可小心了。”魏文龙说完便带着手下走开了。“不知道,这个让我感兴趣究竟什么样。”年轻人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抬头看了下魏文龙他们走远后,抬腿便走进这个关着疯子的303室…………

    第二章劝说

    囚室里散发着一股股发霉的味道,顺着墙上的换气窗照进进来的阳光打量了一下这个只有不到十平方的小囚室,在囚室左边的上,一团黑影窝在上面。

    “你就是薛辰,看这样子你在这过的不错嘛”年轻人率先说道。

    “……”上的人并没回答他,好像还在睡觉。

    “哈哈,你不想理我没关系,但你不想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吗?”年轻人继续说道

    “……”上依旧是没什么反应。

    “薛辰,男,今年21岁,曾是辰光集团的继承人,父亲薛城是天光集团董事长,母亲叶小蝶,是天光集团第二大股东。你曾经的未婚妻徐然,是通宇集团董事长徐方的千金。我说的对不对。”年轻人说完,看了眼薛辰,继续说道“但就在两年前,你却杀了你的未来岳父,拿走了通宇集团徐方亲自签字的股份转让书,不出一周,案件告破。你就是杀死徐方的凶手,是不是。”

    “不……不是我,我没有杀他,我不是凶手”上的薛辰有些疯狂的站起来喊道。

    “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其实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年轻人说道。

    “你知道又怎样,没有证据,我还是那个凶手。”薛辰绝望的说道。

    “其实你还有希望为自己证明清白,只是你不想那么做罢了,我说的是不是。”年轻人自信满满的看着薛辰说道。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薛辰瞥了他一眼说道。

    “那个U盘,徐方死前给了你一个U盘,那是一个组织所有的秘密,徐方也是那个组织的人。而且是那个组织的财神,所以他才有机会知道那么多秘密,但,就在两年前,他想脱离这个组织,但这个组织却不能让他走,因为他是这个组织的摇钱树,所以他们拿徐方的家人威胁他。就在谈判时,徐方也拿出了那个U盘,那是这个组织所有人的名单。于是,这个U盘为他带来杀之祸,但就在他们制服徐方威胁他交出U盘时,你却出现了,从小练武的你很容易赶走了杀手,但徐方自知伤势过重活不下去了,所以他就把放U盘的地方说给了你,对不对?”年轻人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用疑问的目光看着薛辰。

    “你的猜测没错,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薛辰说道

    “什么地方不一样。”年轻人说道

    “他没有告诉我,U盘的地点”薛辰说道

    “他也没有给你暗示什么的”“没有,除了一份股份转让合同”

    “其实我来这里的目的你也知道了”年轻人说道

    “我想你也是为了U盘”薛辰说道

    “不,我是请你来帮忙的。”年轻人继续说道

    “我,你看我这个样子可以吗。”薛辰说道

    “只要你答应,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年轻人说道

    “算了吧,我还是在监狱里安心度过下半生吧”薛辰说完便又向上躺去。

    “你真想在在这过完下半生,你才21岁,你难道不想再回到你父母边”年轻人说道

    “我想回去,但我没脸回去。”薛辰伤感的说道

    “其实,那个组织我也调查三四年多了,也有许多眉目了,但就缺乏一些证据,本来徐方说要给我一些证据的,结果他被杀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来帮我搜集证据。”年轻人说道

    “我,你的同事那么多,随便找一个都比我强吧。”薛辰说道

    “边的人,呵呵,不怕你笑话,我边信的过的人还真没有。”年轻人说道。

    “那你凭什么相信我。”薛辰说道

    “我说是直觉你信吗?”年轻人说道

    “信,因为我也有这种直觉”薛辰说道

    “那么说,你同意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年轻人说道

    “因为徐伯伯向我说过你”薛辰笑着说道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会来找你。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徐方说的就是我呢”年轻人说道

    “徐伯伯给了我一张你的照片,虽说两年了,但这张照片一只在我这,我一直等着你来找我。”薛辰解释道

    “哦,那是我仅有的一张照片,你好好保存吧。”年轻人说道

    “那带我出去吧”薛辰说道

    “你想出去就出去啊,这可是监狱啊我哪有这权利啊。”年轻人说道

    “那我怎么出去帮你啊。”薛辰说道

    “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越狱……”年轻人说道

    “越狱!”薛辰惊讶的说道

    “对,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你就按这上面的计划行事。”年轻人递给薛辰一张纸条。然后,转向门外走去。

    突然,年轻人转说道“我叫秦浩,出去后在前面小镇上找一个‘发语’的理发店说找我,老板会带你来找我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然然,我一定会查出杀害徐伯伯的凶手的,替他报仇的”薛辰低声说完,便回头为明天的计划做准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黑名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