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安晨凌 书名:暗界神域
    ()    黄烟四起,尸体横扫,米尔珈什穿黑sè盔甲,手持玄魂双刀,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米尔珈什的脸上不曾有过任何表,纯黑的刀刃上早已沾满了敌人的鲜血。

    轻手抚去古老腾杖上的灰尘。杖柄上刻着繁琐的纹样,像足留的咒语,又仿如宝藏的密码,腾杖在饮冷的空气中发出利刃似得青光,好似在jǐng告使用者,而他暗自发笑,坚定的持起手杖,念起家族的魔咒。

    仰望着长空,苍穹在他深邃的眼神里埋没,抽出佩剑,跪放在地,叹出一口冷气,他深深的知道这次没落,是万劫难逃!

    马路上,一位女子穿着婚纱,拥着一位年轻的男子,白sè的婚纱被鲜血染成鲜红sè,男子棕sè的短发贴在脑门上,双眸紧闭,jīng致的五官让他如同一个睡着的洋娃娃,手中白sè的玫瑰早已染成了暗红sè。

    女子疯狂的喊着“叶枫!!你醒醒!!!你不能丢下我,你忘了今天是我和你。。。。。”女子哽咽了似乎后面几个字难以说出口。

    救护车声,女人叫喊声,周围人的议论声,就如同演绎着命运交响曲。

    “通知病人家属签病危通知,马上麻醉进行手术。”

    “病人三个肋骨折断,必须马上清理。”

    哔————————

    “医生病人心跳停了。。。。”

    这是叶枫第二次陷入昏迷,也是唯一的记忆。。。

    沉重的双眼无法睁开,诅咒的灵魂万劫不复,在尘世的摇篮中熟睡,生命竟是如此脆弱。。。。

    “少爷,醒醒,少爷。”

    一声呼唤传进叶枫的耳内,慵懒的睁开紧闭的双眸,映入眼帘的于昏迷前的景象完全不同,银白sè的宫,充满着欧式风格,水晶吊灯,纯sè的衣柜,简单却不失庄重的装修让整个屋子显得不那么压抑,也不那么轻浮。

    “这是哪?”因为太久不曾进水,所以那充满磁xìng的声音显得沙哑许多。

    “少爷。。。你没事吧。”

    眼前是一位面相普通的男子,深邃的眼神,高的鼻梁,英国绅士专有的小长辩,整齐的西装有些压抑。

    男子将桌子上的水杯递给叶枫。

    “谢谢,这里是哪?”叶枫坐起,冰凉的液体流过他的喉咙,瞬时整个人清爽了不少。

    男人一惊“少爷这里是家宅。”

    叶枫的脑海很乱,明明在医院为何会在这里,手轻抚上额头,双眉紧皱,心中的烦躁压抑在心头,很不痛快、

    “我叫low,少爷不记得了吗?”

    “我好像失忆了。”

    “也难怪,少爷受了很重的伤,失忆也是难免的。几天前的一场战争。。。火帝:卡加?康迪王爵带领人马攻入冰洛赛寒洲,冰帝:蓝罗?斯雅王爵命少爷作战,因为太突然所以很多人都。。。。。少爷迫不得已越过忌使用黑魔法。。被王爵贬为庶民,魔法全废。。。少爷你也是不得已,但是这是上一代王族留下的令,斯雅王爵必须将你处置。。”low的声音从激动道暗淡。

    叶枫将有些僵硬的子向后挪了挪“那你的意思是?”

    “王爵因为看在你立功,所以只是将你魔法全废,贬为庶民,但是让你在多尔里斯学院重新历练,少爷我帮你更衣,我们马上就要搬走了。”

    “不用我自己来,我想出去走走,你顺便继续给我介绍一下,还有怎么称呼?”

    “少爷你可以称我为low。”

    “你先出去吧。”

    慢慢的将衬衫退下,露出成熟男人强健的体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sè叶枫抬起手臂在阳光下握了握双手,。从玻璃外透出的阳光照在上那么的不真实。

    从大衣橱里挑了一件暗sè的西装,穿好衬衫,外,裤子。在打好领结,叶枫本就闲静少言,xìng冷漠,权力和利益是他最好的伙伴。

    房子很大很豪华,就是少了点什么“low着房子里的人呢?”

    “都走了,王爵要收回这块地分给新的将军。”

    “嗯?那你为什么不走?”

    “我是被少爷捡回来的,话说人不能忘恩吧。”

    “不需要,如果你想走,我不会拦你的。”没有任何的语气和感**彩就像说再见和你好一般。

    “low,我叫什么名字,为我介绍一下这里。”叶枫不能暴露自己的份,就先用这个躯体的代号就好。

    “少爷的叫做米尔珈什,立功无数,很受王爵的宠腻。这里一共有四个洲也是四元素,火:火特加斯洲;冰:冰洛塞寒洲;风:风索拉亚洲;夜:夜格拉斯洲。风别有四位王爵是地位最高尚的,冰帝火帝你已经知道,风帝:艾斯?迪维多;夜帝:亚丽?埃科尔。这里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战兽,和武器,人和人的区别就在于魔法的等级。等级高那么荣华富贵,等级低过街老鼠。”

    “low我们去转转吧。”

    克里莱斯小镇上火朝天,冰洛塞寒洲可谓是最豪华的商业区、

    天空,大街出现着许多巨大的动物,人们有的牵着他们,有的骑着他们,有的骑得是狮子,有些骑着凤凰,更夸张的是还有人骑着龙飞过叶枫的头顶。

    集市上有卖很多药丸的,有法杖,也有魔法书,稀奇古怪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我不是特别的关注,街上人的服饰大多都被长袍遮掩起来。

    “哟看这是谁啊米尔珈什啊!不是贬职了吗怎么当初不是威风的吗???”

    说话的是一位金发的女人。人的脸颊却说出如此恶言,米尔珈什很是无奈。。无心与她争执便绕道走开。

    “我在对你说话!你没听见吗奴!睰瓿魄沃利呀冰魂之术。”薄唇轻动,最后的几个字轻盈婉转。

    空中渐渐浮现一条水柱不断的扭动自己的姿,如同妩媚的少女,又如像战争前的挑衅。就在那么一瞬间,‘毒蛇’向米尔珈什亮出自己尖利的獠牙,米尔珈什后退一步躲了过去,但还是将前的西装划出一道口子。

    “你以为那么简单就结束了吗?没那么简单!”女子右手在空中缓缓升起又迅速落下,瞬间米尔珈什背后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席卷而来,液体蔓延全,就如同一个水球,他清楚的感觉氧气的流逝和那女子微笑的面孔!

    米尔珈什在感觉体里再也没有任何空气时,水球破了,他狼狈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咳出腔中的积水。微长的头发狼狈的贴在额前,双手艰难的撑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你那狼狈的样子,你求我啊求我啊!”

    女人尖锐的声音真的很刺耳,low扶米尔珈什起来然后狼狈的转走掉。

    “米尔珈什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走了一段路,米尔珈什走到街头的小巷子里。将子靠在墙壁上,慢慢的把重心放低,直至完全坐在地上。

    头发上的水珠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他低着头看不清那双明亮的双眼里倒底是什么sè彩。。

    “你滚!”米尔珈什艰难的发出两个字,好像是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还给自一定的尊严。

    “少爷,我不会滚的,我扶你起来。”low的双手撑着我的腋下,双手无力的搭在他上,就在米尔珈什站起来的瞬间。

    low感觉脸上一阵灼,因为力道太大头不由得偏过去,low慢慢的将头转过来,看着米尔珈什。米尔珈什看着low脸上的掌印想说些什么,却还是被他的冷漠打压了下去。

    “我叫你滚。”米尔珈什的头低垂的偏向右边,还是没有任何语气。。。

    “少爷走吧我们回去休息。”low努力的勾起嘴角,笑容在他的脸上绽开。

    纯洁的心灵,单纯的思想,天使的脸庞,不应该被这肮脏的世道玷污。至少让那一份脆弱的单纯滋生在心底。。。

重要声明:小说《暗界神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