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先胜一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千年古 书名:冒牌魔王
    真不知道武子浩要是听到这战风的话  该是笑还是哭  长相还算俊朗的他  在战风眼中已经归属为不入流的程度  估计要是让武子浩听到  肯定要吐血三升

    不过以灵界的况來  的确是俊男靓女  少有丑陋不堪的  好似那个世界的人都是定制出來的一样

    战风的命令让万流很是头疼  这要是让水云君真的杀了武子浩  这可是大功劳一件  毕竟从武子浩现在目前所展示出來的手段看來  也就是高级武王的实力而已

    可这战风是统帅  这命令之下也由不得他万流左右  只能躬退去  腾空朝着另外一艘四级战船掠去  随后落座船楼上的大椅里  端起侍从准备好的酒水  这才叹声开口道:“吩咐下去  让水云君出击  格杀对方阵中的那名男子  让他单独前往  以起到偷袭的作用  ”

    这万流也不是傻子  既然战风让水云君出手  那就让他去好了  单枪匹马  要是能真的杀了武子浩也算是他的本事  不然只能怪他自己命短

    早就守候在一侧的三级战船上水云君得到了命令  也是眉头扬起  阵前斩杀敌将  这可是大功一件  他这巡查营的正将位子还未坐稳  要是能击杀敌将  倒是完全沒有任何问題  他水云君之所以位子不稳  正是因为战功不够  所以才被铁兽所不满

    “看來我的机会來  只要斩杀了敌将  这正将的位子便无可争议  就算是他万流袒护铁兽  也沒有任何话可说了  ”

    水云君感觉到这一次机会  让他彻底坐稳巡查营正将的机会  目光盯着武子浩  后者四周已经无数尸体堆积  血流成河  如此这般勇猛  倒是在武**中也算是第一勇士了

    “取迦楼罗手甲來  ”

    侍从快速从一旁的石盒中取出一对通体血红的拳出來  其上逸散出來的红芒赫然是一片血气  仿若有血液在手甲之中流淌  这手甲拳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却是从厚重本体上延伸出來的一根弯曲尖刺  好似蝎子的尾部

    水云君将手甲上粗壮的手掌  一股嗜血的狂暴气息从其体内散发出來  在侍从还未來得及开口的时候  便已经冲出战船  落于河岸之上

    “神国的小崽子们  你们连乞求生存的机会都已经被取缔  让我再次感受拧断你们脖颈的快乐吧  ”

    高级武王  近战能力还在高级魔主之上的存在  若是以单打独斗來衡量  这水云君一人足以击杀数位高级魔主  就算是米露在巅峰状态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一层朦胧的血气笼罩上水云君的体  从高处看去  仿若一条红色绸带  快速的朝着战阵的中心点移动  这些已经士气跌落的武**士也是精神一震  爆发出震天的嘶吼声  己方总算是有一名高手出动了

    杀红眼的武子浩这才有些僵硬的抬头看去  数百米外水云君已经如利剑一般來  一种似有似无的东西笼罩在他上  这便是气息上的锁定

    “总算是來了个能看的了  不过这种程度  应该也就是武王的层次罢了  不堪一击  不过在这十万人面前将之击杀  倒是能壮我声势  随后全力攻击掩杀  这一战应该是沒有任何问題了  ”

    武子浩心里默默盘算  却是已经判定了水云君的死亡  这一刻他回看整个战圈  血流成河已经不足以形容  他这一方剩下的也已经不到四百人  每一刻都有人倒下  有武国之人  也有灵界之人

    “敌将出來受死  本座巡查营正将水云君  ”

    人还未到  那股凶煞之气已经铺天盖地而來  似乎是受到了气息的引动  战场中的血气源源不断的朝着水云君汇集  半个天空中都被血气所遮蔽  震动人心的煞气几乎让人心神崩溃

    吼

    武**士精神一震  爆发出震天的吼声  就连那些已经沒了多少斗志的军士  双目中也泛起兴奋的光泽  这就是战阵上一个统帅带來的优势

    “第九主  武  今斩杀斩杀巡查营水云君于阵前  ”

    武子浩丝毫不怯  冷静的声音似乎根本沒有受到这战场的侵扰  仿若他是早就在这里等候对方出击一般

    两里之外的迪瑟法等人也是有些呼吸急促  若是武子浩战败  这一战可就彻底败了  他们这些人将会死无葬之地

    目光汇集在这里的  不仅是魔主们  还有那些在战船上观战的十万武**士

    “大言不惭  我会让你尝到死亡痛苦的小家伙  血蟒  吞天式  ”

    水云君先发制人  飞临半空之中  无数的血气已经汇集在他周  随着一拳轰出  地上的血水立即受到牵引  凝聚融合成一头数十丈之长的赤血巨蟒  巨口张开  浓重无比的血腥气弥漫天地

    天空之中的血色巨蟒所带來的震骇  让那些残存下來的中高级魔王一片骇然  这巨蟒要是吞噬的  不仅是武子浩  还有他们  这巨蟒融合了水云君的战意  以他们的神魂强度  根本不足以抗衡  这种威压很难受

    不避  不躲

    武子浩的躯稳稳的站立在这块异界的土地上  脚下的血水已经已经沒过他的脚踝  就在刹那间  一蓬火焰燃烧起來  像是掉入油海中的火星  顷刻间燃烧起熊熊火焰

    十米  百米

    炽的火海不断的收缩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赤地千里  那些尸体活着血水的被蒸发出來的恶臭  刺入所有人的鼻腔  令人作呕的难受

    真火如衣

    这火再非当的红色火焰  而是深紫色  百米之内的一切都已经化为灰烬消散  就连百米外的武**士也遭受到极其严重的灼烧  几乎连血液都被蒸发干

    紫色的火焰覆盖到躯上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  那头数十丈之长的血雾巨蟒已经撕咬下來  将武子浩整个人都吞沒入口中

    轰隆

    在众人的惊悚的目光中  这血液巨蟒轰然爆裂开來  喷洒出來的血液更是被火焰所吞噬  化为漫天的火雨  覆盖千米  让那些远远避退开的武**士立即陷入火海之中  沾染到铠甲上同样剧烈燃烧  似乎要烧尽天地间一切物体一般

    啊

    无数的哀嚎  翻滚在地面上的武**士痛苦的嘶吼着  一些躲避开的人急忙出手救助同伴  只是那已经被烧穿的铠甲下  已经血模糊

    火流崩天

    双拳轰击  两道火龙裹着浪击穿长空  朝着百米外的水云君轰杀而去  行进之中  竟隐隐有龙吟之声  威势之猛烈  足以击杀一名高级武王

    如此威势的一击  顿时让水云君心头颤动  那种气息被牢牢锁定难以摆脱的无力感  让他明白  这一招避不开  若是不能强行抗住  他这条命可能真的要葬送在这里

    而此刻震动的不仅是水云君  就连千米之外的那些武国之人也都生出莫名的心悸感  就连那为中级武皇的天守云宫也生出一股极其不妙的感觉

    可惜就算是这些武国高手想要救助  也已经为时已晚  远水救不了近火

    血蟒  九龙护

    水云君终究是高级武王  在这生死攸关之时  还是强压下逃亡的想法  以最强的手段应对武子浩的反击  即便体内的血液似乎要蒸发破体而出  还是坚韧的忍耐着

    可惜了  地上的血海已经几乎消散  在火焰的蒸腾下  地面已经干裂开來  这水云君却是借不到一丝的力量  从其体内冒出來的九头血液长龙根本连之前的血蟒威势都达不到  而且手甲上的血色也暗淡了几分

    嘶吼声中九头血龙缠绕水云君  形成一片百米范围的防护圈  即便沒有之前的血蟒威势  依旧相当惊人  就算是高级魔主也不敢侵入百米范围

    紧随而來的震爆只能以惊天动地來形容  九头血龙在疯狂的嘶吼声中扑上火龙  两股强横的力量绞到一处  血雨飘洒  火焰漫天  千米之内的石刺直接在气浪的席卷下夷为平地  死伤不计其数

    武子浩深深呼出腹中的一口气  在这血雨与火焰的天幕下  缓步走上前去  废墟之中的水云君已经受到重创  孱弱的气息仿若随时熄灭一样

    长矛入手  在水云君不甘的眼神中切开了他的头颅  似乎是体内的鲜血都被榨干  竟沒有一丝的血流出來  只在断口处有一层浓浓的暗红

    “斩杀巡查营正将水云君  头颅在此  ”

    惊雷般的吼声  响彻整个战场  战场之上的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杀戮  愕然的看着那颗被高高举起的头颅  脸上的不甘与屈辱是如此的清晰

    嗷嗷

    蜷缩成一圈的灵界之人  数量不足三百  就这三百人还多受到重创  断肢断臂也是常见  却正是这剩余的三百号人  堪堪抵挡住了武国先锋队将近四千之众的军士

    虽死犹荣  这才是高傲的魔王  这才是为了荣耀与自的荣誉而不惜命的魔王  这震天吼声  是发自他们内心的  这一刻  武子浩的姿永恒的印入了他们的心灵深处

    城墙上的迪瑟法终露出一丝苦笑  随后猛然一挥手  早就蓄势待发的三千精锐顿时如洪水猛兽一般冲入战场  兴奋的刀锋肆意的切割着武**士的头颅  这一刻  战场是属于他们的

    溃败  武国这剩下的几千军士沒有得到撤退的命令  他们不敢退  即便士气已经完全丧失  也只能拼命的挥舞兵器  做茫然的抵抗  即便是徒劳无功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魔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