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十四章 我的孙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千年古 书名:冒牌魔王
    不等那圣尊佛像的生死之轮道念转动  武子浩悠然一叹  体已经掠过数百米距离  走到菊女的前  眼眸深处一点星点不断的转动  顷刻间便覆盖整个眼球  一股惊人的吸力从中蔓延出來

    无数想要挣脱生死轮回束缚的念头不停的闪烁  抗衡那生死之轮中传出來的意志  半空之中那几百道神魂赫然有一部分脱离生死之轮的控  朝着武子浩的众生道星点之中融合

    “菊女你退下  他的确超过了你很多  不过用的并非自己的力量  ”

    武子浩心中也是震动  那生死之轮在缓慢的转动中  一股磅礴的信念传出  连众生道中的生灵都有些受到冲击  那股信念庞大无比  就连他自己的耳畔都回着那道信念

    “生死之轮  融入其中  便能超脱大道轮回之苦  沒有苦难  沒有正邪  沒有贫富  沒有悲喜  入生死轮  轮回将保留记忆  轮回能继续修行  轮回能提升实力  神魂入轮  感悟天地大道  ”

    这样的信念  足以让承受无数苦痛  承受生死轮回之人心神震动  在那生死轮中沒有终结  所谓终结便是开始

    武子浩感受到圣尊生死之轮中的道念  如此的确是相当惊人  且不说是否能无生无死  光是能完成这种道念的人  便已经相当的可怕  修行到圣尊这样的级别才拥有这样的道念  也算是相当难得

    只是武子浩不屑  心神已然转动  那坚定的念头不停的在众生道的空间中回:有生便有死  生与死便是轮回  所承载的记忆与所悟的大道  也非是一人所得  无苦无难  如何明悟生之道  无悲无喜  如何感受死之念  这生死之轮不过是虚妄自欺欺人的小道  并非真正天之道

    永生不死  享受无尽的寿元  与天地齐寿  与大道共存  这便是众生之道

    两股道念相触  空间中出现诡异的波动  就算是武子浩也神魂剧痛  眼前所见的场景已经变幻  生死轮不断的放大  无数生灵存活其中  无苦无难、无悲无喜、无贫无富

    虚假  荒唐  如此存活下去  不过都是行尸走  这样的生灵如何感悟生死  这所谓生死之道超脱不了生死  脱离不了大道轮回  有的只是自欺欺人

    在武子浩的道念之中  无数生灵爆发出一阵怒火  这怒意中有对天地的不甘  有对生死的不从  有对轮回的斥责  神念相融  气血翻涌  连成一片

    转动的生死之轮蓦然一顿  就像是人的念头运行不畅  出现了极其短暂的停滞  显然被武子浩这坚定的信念所震动

    这刹那间的机会武子浩当然不会错过  这一具拥有惊人气血与力量的毅然踏上前去  面对这圣尊佛像狠狠一拳轰出  其中包含的不仅是巨大的力量  磅礴的灵力  还有坚定不移的道念

    受到冲击的圣尊佛像已经完全不受花开院久木的控  后者体中无数生机流逝  这圣尊佛像猛然睁开紧闭的双目  一股神念回在天地之中

    “诸天神佛皆有生死  入我之念  超脱轮回  成就神佛之尊  感悟大道之力  ”

    天地间的神念  回在方圆十数里范围内  所有生灵皆停下手中之物  不住的跪拜在地  神魂直接脱离  朝着圣尊佛像的位置快速飘來

    圣尊佛像的气势不断的攀升  就连这尊法体也急速膨胀  顷刻间便成为顶天立地千丈的巨人  淡然的眼神下  有一股俯瞰天下苍生的怜悯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自的卑微困难  恨不得立即化为一道神念  融入生死之轮中

    八条手臂捏着不同的法印  首当其冲的武子浩感觉到自己上承受的力量足以压垮一座山峰  更是在那双目的俯瞰下  有一种被洞穿的错觉

    如果说这圣尊佛像代表了纯净的善  那么武子浩便成了这世间最大的恶

    “神佛命有终结  便是沒有超脱生死  我所感悟之道  乃是众生之道  众生不堪苦难  便要超脱生死  摆脱轮回  我这众生道  是众生意念之道  无生无死  自在永恒  ”

    武子浩在咆哮  每一声都如同天雷炸响  在这方圆千百里范围内回  分制也已经放开  不断的膨胀  赫然回复了本的大小  与这圣尊佛像齐肩而立  俯瞰苍生

    气血翻涌  意念无限扩张  分体内的血液快速流淌  如同海啸巨浪一样沿着经脉涌动  将武子浩这轰出的一拳无限放大  隐隐之中  其后似乎有无数影矗立  对着天空发出无尽的怒火  那眼神决绝  似乎要与天抗争

    破道  生灵怒

    心有所感  武子浩口中已经发出震天咆哮  这一拳完全与神念相融  与道念合一  更是有火灵星无数生灵的念头  血脉中流淌着的血液都在怒斥天地的苛责

    轰隆

    天地震动  终生彷徨  这股念头回在方圆百里之内  无数生灵感受到了武子浩传到出去的意念  几乎是跪拜在地  泪如泉涌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  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苦难  轮回的煎熬

    圣尊佛像崩溃  在这刹那间  武子浩还是看到了虚空中出现的一片朦胧  在那里似乎有一人端坐高山之巅  四周林立着无数的寺院佛塔  便是从那画面中都能感受到磅礴的仙佛气息  似乎那里一切都是以佛为本

    朦胧中的影像  看不清真正的景象  可对武子浩的冲击却是相当震惊  那里就是异域  一个可能与灵界一样的地方

    虚空尽头的圣尊全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中  缓缓睁开闭上的眼睛  平淡如水的眼神直接破开虚空  入武子浩的眼眸中

    半空中的那道生死轮缓缓消散  眼看就要沒入虚空通道中  武子浩体一震  当即双手立即结印  雷霆锁链  封锁乾坤

    无数道雷霆锁链从虚空中凝聚  交错纵横百米范围  生生将那虚空通道给封锁了起來  虽然不断的开始有雷霆锁链断裂  可却真的将那生死轮封锁在了其中  沒有消散

    元婴化龙  给我吞

    雷霆元婴一声咆哮  化为一头巨大的百丈电龙  一口将那枚含有圣尊道念的生死轮吞入口中  旋即沒入中  以无数制封印  最后连白雷印记都浮现而出  落到封印之上  彻底将这股道念镇压

    虚空通道尽头的金衣圣尊双目怒睁  一副难以想象的模样  脸上的更是涌起一片萧杀之气  一股天地崩溃的气息呼啸而來  冲破空间的束缚  眼看就要涌入此界  却在最后一刻虚空通道溃散而失败

    武子浩衣衫浸湿  最后的那股气息太过恐怖  简直就是末世一般  对方以圣尊的修为达到这样的实力  简直可怕到惊人的程度

    缩小  武子浩已经恢复了本來的大小  直接落上巨蝎妖兽的背上  闭目调息  开始寻找感悟生死轮的机会

    花开院久木面色苍白  其上的印痕已经消散  而且是永久的消散  悲痛的叹息道:“你们赢了  生死随意  ”

    从惶恐中清醒了过來的众人皆是一阵沉默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神话故事一般  就连一直对武子浩不大信服的七枷社与克里斯也是一片震惊  对于以往的观念彻底消失

    菊女也有些不知所措  转头看向武子浩  后者本尊开口  轻声道:“花开院与此事无关  你走吧  与你们花开院的仇怨也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希望以后好之为之  ”

    花开院久木微微鞠躬  神色黯然的离去  想來以他的式神威力  足以让沉寂千年的花开院家族成为式神家族之首  可眼下却是一败涂地  恐怕有生之年都不可能看到花开院复兴的一

    柳生家的一众弟子虽被刚才的景象所震慑  可毕竟是修行武道之人  心智的坚定也算不错  从震惊中清醒过來  立即围了过來  纷纷抽出手中刀剑  神色决然的盯着武子浩等人

    在他们眼中  生死已经注定  可却并不能影响他们的行为  这就是武者的荣耀  也是修行之人的荣耀

    “柳生家的人  是否都要杀尽  ”

    菊女轻声询问  无论如何  她与柳生家都有很深的仇恨  而对于这些人的死活也更是沒有一点心软  仿佛只有这些人死了  才能让她心结化解

    不过还未等武子浩开口  早就被重创的柳生半月藏却缓步走了出來  在菊女冰冷的眼神下轻声开口道:“你  终于长大了  你可知道你名字中的舞乃是怎么來的么  ”

    菊女一言不发  看向这个已经连说话都沒多少力气的柳生半月藏生不出一丝的同

    柳生半月藏微微一笑  根本沒有一丝的杀意与仇恨  自顾自的说道:“你母亲  柳生葵木子的名字是取的  她的母亲就叫舞乃  因为舞乃的早死  所以她几乎从十三岁开始就要开始承受沒有母亲的痛苦生活  而舞乃菊女  就算是她对我的折磨  ”

    “菊女  你母亲沒有告诉你你的爷爷是谁吧  ”

    菊女心里有些不安  却又不敢承认

    柳生半月藏继续说道:“柳生葵木子是我的女儿  唯一的女儿  嫁给了安倍氏族最优秀的子嗣安倍三男  他们想要的是用两代最优秀的血统  生育出更加完美的后代  來统御九尾妖狐  可惜你母亲对我的恨  却希望你将來用九尾妖狐來摧毁柳生家  只能算是我的自作自受了  ”

    在菊女炸开的脑海中  思维已经彻底混乱  因为她知道柳生半月藏是不可能骗她的  一切都与她所知道的彻底背道而驰  这一切似乎來得太突然

    柳生半月藏沉声道:“我们的设想是成功的  两家最优秀的子女培育出了最完美的后代  你也成功的控制了九尾妖狐  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现在  就请你接任家主的位置吧  将家族的荣耀传承下去  我的孙女  ”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魔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