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兵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千年古 书名:冒牌魔王
    罗贝卡不是傻子  他知道头顶上之人实力强悍  不过能施展这般强大的术法将数百王兽围困住  应该是已经到了极限  而且那些暴虐的凶手不时发起攻击  就已经让他苦不堪言  看着头顶上不住颤动的火阵  他知道  这个术法应该也快到了极限

    武子浩看着走來的罗贝卡  虽说一招被击溃  可他也有自己的优势  当然不会就这般停手  紧握长矛再次掠出  雷光涌动  一刺之下大有一往无前的气势

    金色的雷霆在空气中不停的炸裂  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能让人从灵魂上生出畏惧的灵压  即便这力量还是那样的微小

    罗贝卡冷笑中快速出刀  头顶上的阵法还沒有崩溃  他暂时还不需要击杀了眼前的小魔王  就当是让武子浩陪着他戏耍一会

    只等阵法一溃  便是另外两名侍主到來之时  那时候也就沒有留着武子浩的意义

    罗贝卡的想法  武子浩也能揣摩到几分  也就是这个念头  才是他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  只要抓住罗贝卡的这个大意  那么他就有机会击杀此人

    魔王与侍主的较量  就如同魔王与副主交手一样  所承受的压力不言而喻  每一个不小心都可能让他丧命当场

    武子浩的实力自然不是寻常魔王能比拟的  拥有了灵泉的加持  他可以毫无保留的全力释放自己的战力  如此之下  就算是沒动杀他念头的罗贝卡也是大为惊奇  愈战愈勇的韧当真是惊人

    随着战斗的进行  罗贝卡也摸到了武子浩的一些底子  手中长刀横行无忌  不断在武子浩上留下伤口  从容道:“你这小魔王到也有趣  能与我一战不死  也算是资质很好  若是能好好的活下去  数百年后恐怕也能成为一之主  死在这里倒是有些可惜了  ”

    酣战中的武子浩连喘息的机会都沒有  在罗贝卡层层刀浪下  抵抗得相当吃力  若非拥有金色羽翼  恐怕早就首异处  此刻罗贝卡说这话  自然明白其中意思

    罗贝卡手下不停  狂暴的攻击下不断的压缩武子浩的空间  满含诚意的说道:“将你手中的武器与护甲留下  我保证不会杀你  ”

    武子浩冷哼了一声  心中如何不知道罗贝卡的注意  恐怕真的相信他  将东西留下的一刻  也就是他死的时候  之所以罗贝卡说这样的话  无非是想独吞宝物  若是等另外两人一來  必定要分出去一件

    “打得一手好心思  ”

    武子浩也不吭声  继续与罗贝卡死磕  每一击都倾尽全力  即便伤痕累累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他在等  等一个可以一举重创甚至击杀罗贝卡的机会  他手上有着真正的杀招

    两人本來不对等的战斗  却在外界的环境下  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平衡  在武子浩死不开出宝物后  罗贝卡也毫无保留的疯狂攻击起來  一次次的将武子浩击飞  将百米之内的石壁尽数砸碎

    本來就很是不安的兽群  再次躁动起來  将武子浩与罗贝卡围在中间  随时都可能突然攻击  不过沒了皇兽的坐镇  这些王兽好像也并不是很想攻击两人  罗贝卡的气息很强  这些已经有了初级神智的王兽当然能够感觉到危险

    轰隆

    头顶上炽的火阵  终于发出了难以负荷的声响  在数头王兽的冲击下  轰然破裂

    神魂之躯一颤  黄袍老者本來已经形同实质的体倏然暗淡  这阵法中的妖兽毕竟太过凶猛  最弱的都是王兽  以黄袍老者的能力抵抗到现在已经相当难得

    不过在阵法碎裂的一刻  黄袍老者沒有立即返回达克卢森的兵器之中  反而手捏印结  阵法中的火焰疯狂卷动  瞬息间汇聚成一枚枚数米直径的巨大火球  随着他手掌的下按  变成一颗颗火流星  带着恐怖的威势坠入兽群之内

    这一颗颗火球坠入兽群中  爆发出惊天的威力  那些强悍的王兽在这一刻脆弱如斯  在凄惨惊恐的吼声中化为灰烬

    只此一击  王兽直接死亡二十多头  其余在波及范围内的亦是被那火焰灼伤  最重要的是  整个兽群彻底暴乱

    “竖子  老夫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记住你对我的承诺  ”

    黄袍老者长袖一挥  魂体瞬息淡化  消失在天空之上  让那几头被波及到的皇兽恼怒非常

    吼吼吼

    在有节奏的吼声中  皇兽的眼神盯上了武子浩这些外來人  整个兽群的王兽立即扭转体  以嗜血的眼神盯着众人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立即发动  将刚才的怒火释放到众人

    大地灼非常  空气中还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青烟弥漫  将整个盆地笼罩进烟雾之中  当然  这些凶兽与死界之人肯定不会被烟雾所干扰  不过一些东西  却能在这烟雾下被忽略

    火阵的崩溃让罗贝卡很是不快  想着眼前武子浩竟然还活蹦乱跳的  担心被其余两人分走本该属于自己的战利品  心神难免出现一丝的松懈  却让他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之中

    白雷

    武子浩体内元婴立即睁开双目  上的左眼立即被白色雷霆覆盖  这雷霆的出现  顿时一股毁灭的气息席卷而出  骇人心神

    本要冲击两人的王兽倏然露出一股惊慌  对于危机有着特别感知的兽类  立即停止不前

    罗贝卡的分神  让武子浩找到了最好的时机  迅猛如雷的冲杀到他的前  简单的一击直拳  却蕴含了全部的雷霆之力  在他右臂被这力量炸裂的同时  也让罗贝卡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危机

    “小子  有点门道  怪不得能杀戮鬼  ”

    罗贝卡虽说心中惊骇  可终究是见过世面的人  临危不乱  手中长刀形状的兵器一竖  轻喝道:“兵解  杀  ”

    只是两字而已  罗贝卡手中的长刀黑芒闪烁  黑色灵力疯狂弥漫  须臾之间化为一条巨大的黑色魔龙

    吼

    萦绕罗贝卡周的黑色魔龙赫然张开巨口  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空气随之翻卷  形成一片风暴  席卷盆地

    这黑龙一声怒吼  让武子浩头痛无比  两耳中鲜血流出  随着狂风飘散在空气中  一往无前的攻击也不顿了一丝  当即气势全无

    罗贝卡手中兵器已经消失  看着沒了气势的武子浩冷笑着随意一拳推出  那黑色巨龙破空而去  天空中只留下一道黑色虚影

    嘭

    这一次武子浩被高高抛起  口鼻之中鲜血不受控制的涌出  上的青黑色武装也寸寸碎裂  就连头部的护甲也寸片不留  唯独后与金色羽翼连接的一块护甲还沒有彻底崩溃

    罗贝卡黑龙缠绕  磅礴的灵力逸散  那种皇者的气息铺散开來  四周的王兽惊恐的四下避退  这气息  就如同皇兽一般  它们不敢有一点冲撞

    “愚蠢的魔王  连侍主的兵解也敢力拼  莫非连这一点常识也沒有  ”

    罗贝卡用看蠢蛋的眼神看着高空上的武子浩  这兵解可是每一名统领都必须拥有的能力  而他以侍主的份就能释放兵解也是不言而喻  能成为这一次行动的负责人  实力自然是第一因素

    兵解  死界统领级别人所必须具有的能力  就如同灵界魔主必须拥有器解一样  这两者之间之所以很相似  其中有着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  侍主手中的兵器都是从灵界魔王手中夺取的

    正常况下的夺取  侍主当然是不可能拥有的  只有将魔王击杀  将其灵魂封印在兵器之中  在将侍主的灵魂融入其中  两者合二为一  这才有了侍主所拥有的兵器

    当然  武子浩并不知道这一切  达克卢森知道的事也有限  何况在驳杂的信息中要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越是久远的事越容易被淹沒在记忆中

    罗贝卡静静的等着武子浩尸体摔落的一刻  瞥了眼黑龙上残余下的白色雷霆  不由暗暗皱眉  这白色雷霆很厉害  竟然残留了一些在黑龙体内  不断的崩溃其躯体  虽说这庞大的躯沒有多少损失  可这种感觉令人很不舒服

    高空中的武子浩几乎陷入了昏迷之中  五脏六腑在这一击下已经化为一片碎  体内已经成了一片浆糊  若非他特殊的体质  早就已经死亡

    一片黑色力量疯狂在武子浩体内吞噬  不断的破坏其体  好在有灵泉在体内  这才勉强抵挡住  否则他此刻应该爆裂  化为一片血

    知道自己落地就可能要死的武子浩疯狂的催动灵力  尽可能的恢复伤势  大意之下倒是沒想到罗贝卡保留着这股强大的力量  这根本就不是他能抗衡的存在  只能暗骂这家伙跟宫水交手的时候还有保留

    在灵力快速恢复伤势的同时  连通后背的金色羽翼也有了动静  从中蔓延出一道道金丝  将武子浩的体圈入其中  在金色的笼罩下  只是片刻的时间便再次凝聚出魔王武装  虽说与之前的一模一样  可青铜色的光泽更加的清晰

    罗贝卡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诧异非常  对于武子浩的份更是有了难以捉摸的感觉  一个小小魔王竟然会有这样奇怪的变化  实在超过他的理解  同时也暗暗庆幸  恐怕自己这一次真的要得到几件宝贝了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魔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