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残酷的真实世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千年古 书名:冒牌魔王
    四肢大开,武子浩放松的躺在上,仰头看着雪白的房顶,心中立即浮现出昨晚的一切,绮萝,那个倔强的女子,竟然背负着那样沉重的包袱。

    “复兴么?”

    轻声喃呢,武子浩心中泛起一丝的无力,无论狐族的绮萝如何艰辛,起码她有自己追逐的东西,可他自己呢,莫名其妙的继承了魔王的份,却根本不知道魔王存在的价值,只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杀戮着,让他忍不住感到一丝疲倦。

    “我选择的道路,是否是真确的呢?这个战场难道只有一个魔王么?”

    武子浩虽然心中渴求遇到同类,可却又惧怕这一点,毕竟他不是基努,他只是基努死后偶然得到魔王继承的人类,他是异族,若是让其他的魔王知道,他不可能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是接受,还是抹杀?

    魔王,是一个强大的代名词,从绮萝那一夜说过的话便已经能猜测到一两分,此刻的武子浩不仅**难以达到真正天魔界魔王的水准,就算是对灵力的运用也是极其匮乏,他根本算不上真正的魔王。

    “或许,她能帮我!”脑中立即浮现出绮萝的面容。

    “咔哒——”

    门锁轻响,却不房间的门。

    武子浩诧异的起看向阳台的玻璃门,不由呆立住,一瞬间脑袋进入了停止的状态。

    洁白的睡裙下妖娆的礀难以被掩饰,如羊脂白玉般细腻光洁的皮肤,在阳光的照下带着些许潮红,健康而美丽的感觉,光着的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就像是白玉雕琢的工艺品,让人忍不住想要触摸把玩。

    稍有些卷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少了以往的青涩稚嫩,一种名叫成熟妩媚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双本来灵动非常的眼眸此刻也被淡淡的忧虑覆盖,似看不到前方的路般的迷茫。

    武子浩心头一,几乎有将眼前的女子搂入怀中疼惜的冲动,让她找到能够依靠的地方,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全部,也希望她能够展颜一笑。

    似乎看到武子浩后,绮萝到是没有一点诧异,只是无奈的叹声道:“那天晚上我就该猜到是你的,我们代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你为何要救我呢?难道也是觊觎我的这副体么?”

    武子浩眉头一皱,心中的怒意莫名的被挑逗起来,怒喝道:“我若是觊觎你的体,在你昏迷的时候就已经夺走,还有你的魂体,也早就被我炼化,还会让你安睡到天亮?不是每个人都迷恋你的体!”

    话一说出口,武子浩便有点后悔,他虽然救了绮萝不错,可也不该用这样的言语呵斥她,毕竟她此刻的状态相当的不好。

    “是么?”绮萝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的悲凉,猛的右手抬起,食指点在自己的眉心之中,左手对准武子浩,凄凉的说道:“我会信守自己的承诺,在我有生之便是你的奴仆,狐族,不会背叛自己的誓言!”

    在绮萝抬手的一刻武子浩亦是一惊,全的肌都紧绷起来,只有对方有一点点的动作,他便转逃命,直到此刻,他还是没有生出杀死绮萝的决心,即便是死敌,他也没有一点杀念,哪怕她的魂体再精纯。

    不过绮萝随后的话立即让武子浩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明白她意指何为,这样一息的停顿,立即让他陷入被动之中,待他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心中最后翻滚着念头,武子浩暗叹:我不会就这么挂了吧?怎么说我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呀,她不道谢就算了,还要杀我,这算是什么况。

    从绮萝指尖出的一枚粉红印符落入武子浩的眉心之中,前者脸色猛的一片苍白,双无力支撑着体,软到在玻璃门边。

    两行清泪沿着眼角流下,绮萝似没了依靠一般,带着哽咽之音说:“我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我主人,我卢妃绮萝将永生侍奉于你!”

    武子浩呆立中发现自己没有一点事,并没有想象中被击中的惨状,反而脑中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看向软到的绮萝,心中涌出奇怪的感觉,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让她做一切事

    片刻后才回过神的武子浩,立即想起绮萝这番话的意思,更是联想到昨晚她口中喃呢的话语,不一拍脑门,惨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呀,你怎么这么傻呀!”

    武子浩慌乱的摆着手,可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解释,只得叹声道:“你快起来吧,我压根就没想过要让你做仆人,昨晚的事也是那个老道仗势欺人,所以我才出手帮忙的!”

    绮萝茫然的抬起泪眼,并不理解武子浩的意思,猛的说道:“你是凡人?你怎么会成为域外天魔?”

    武子浩耸肩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这也就是前些子的事,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魔王了,也就是你口中的域外天魔,反正是谁见了都喊杀喊打的角色,我这魔王很窝囊呐!”

    抬头瞥了眼坐在地上的绮萝,武子浩顿感血冲脑,本来就很短的睡裙,此刻已经算是半挂在她的上,露出大半个肩头,就连坚的玉峰都有少许难以被包裹,而下半更是完全暴露在外,不仅一双修长的美腿无所遁形,就连最隐秘之处的保护都被完全窥视到。

    察觉到武子浩的异常,绮萝顺势地头看下,立即‘哎呀’一声叫唤起来,慌忙以手遮掩重要部位,同时呵斥道:“你还看什么看?还不敢进转过去!”

    武子浩脸颊涨红一片,忙快速扭转过去,可脑中却还不断的闪着刚才的片段,这样让人血激昂的一面可是很罕见的,还好他平很少和黄雄豪一起研究岛国巨制,否则这一刻真的可能要忍受不住,来个霸王硬上弓什么的。

    一蹦跳上的绮萝立即将全包裹了起来,这才轻松了一点说道:“你还是武子浩?没有被夺舍吗?”

    武子浩不明白夺舍是什么意思,只是点头道:“我当然是武子浩,夺舍是什么东西?”

    绮萝暗暗松了口气,叹声道:“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竟然会成为域外天魔,之前我还猜测你是被夺舍了呢?不过现在看来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武子浩诧异的转过来,摇头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绮萝眨巴了下眼,随即道:“难道你没得到那个域外天魔的记忆吗?怎么会连整个都不知道?”

    武子浩苦笑道:“我这个魔王可是走了狗屎运的,那天的事很复杂,虽然继承了魔王的份,可却没多少记忆,只是一小部分关于我职责的事,别的一概不知,刚一出现就被人喊杀喊打,很冤枉呀!”

    “扑哧——”

    绮萝失声笑道:“亏你还是域外天魔呢,怎么会弱到这种程度!”

    顿了顿后才沉声道:“域外天魔是来之另外一个世界的种族,他们强大,残暴,好战,不知道在多少年前就发现了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随后便大规模入侵这里,大肆屠杀修行之人,我妖族自然也没能幸免于难!”

    “在我狐族的记载中,最早的便起始于十万年的大灭绝,那一次是整个修炼界的恐怖之,一切修炼之人尽数被卷入其中,无一幸免!”

    “也正是当年的疯狂之战,才让我强盛无比的妖族彻底的没落,后来才被人类修士趁势扩大,经过数万年的时间成功的凌驾于我妖族之上,更是在发现我妖族灵体对他们修行大有裨益后开始屠杀,数万年的时间,已经让我妖族虚弱到了块要灭绝的程度!”

    “当然,域外天魔的入侵并没有停止,每五百年便是一次大战,无数域外天魔打开异界的通道,侵入我们的世界,奇怪的是他们始终只追杀我们这些修炼界的人,却从来没有伤及任何一个凡人!”

    武子浩这才明白为何无论是人是妖见了自己都喊打喊杀,原来这一切的原因甚至能逆推到十万年前这么遥远的年代中,更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十万年前的人间,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好奇的世界。

    沉浸在古怪画面中的武子浩轻声道:“那么现在距离下一次侵入还有多久呢?”

    绮萝似陷入了悲痛中,神色黯淡的说道:“上一次的战争是四百多年前的事了,下一次也不会太远了,还有几十年的时间罢了,我狐族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不会就这样亡族了吧!”

    几十年的时间,要是换成普通人而言,那几乎可能是一辈子的事,可武子浩却是明白,要是以他现在的状态等着慢慢老死,可能是几百年后的事了。

    似乎看透了武子浩的心思,绮萝摇头道:“你是肯定会被卷入这一场战争中的,只是到时候你所站的立场是在天魔界一边还是在人类这一边,不得不说一点,要是天魔界知道你的份,一定不会让你活着的!”

    武子浩无奈的一耸肩,他的份本就很是尴尬,天魔界要是知道他的底细,肯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他的,极可能直接抹杀,而人间这一边,无论是妖族,还是修仙的人也不会容纳他,毕竟他继承的是天魔界的能力。

    一瞬间陷入两难的境地,倒是让武子浩很是郁闷,反正里外都要他死,只是时间问题罢了,看了眼拇指上的魔王武装,眼神旋即坚定无比,轻声道:“这是我的力量,谁也别想夺走,唯一的办法就是踏着我的尸体!”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冒牌魔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