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转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新生活]

    第3节  3、转机

    3、转机

    “如果有一天,我要回到中国去,你会想我吗?”她把他放在她(胸xiōng)脯上的手拉了拉低声说。

    “你不是准备移民吗?”他问,又照刚才来时的样子把她紧紧搂住。“你干吗一定要回去呢?”

    那股**的陶醉又慢慢向他袭来,(欲yù)火又燃烧起来。不论怎么说,她为什么要走呢?

    可是她好像始终不肯想完全属于他。

    “有了孩子,在中国人看来,我就是已经结过婚的人了。”杨媚说。

    “结过婚又怎么样?何况你那是偷(情qíng),这在我们这儿是很平常的事。”他说。

    她没有回答。

    “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他说。

    “你知道我没有结过婚,可是他离了婚,有一天会来娶我的。”她说。

    “我也想娶你,现在我们俩是公平竞争。”维克轻轻地按了按她的(胸xiōng)部很自豪地说。

    “你不怕别人说,跟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在一起。”她说。

    “那有什么呢?我们这里女人,结婚前都有过男朋友,有极少数的人也是带着孩子嫁人的,这不是奇怪的事”他说道。

    她不愿意再对他进行过多的解释,她搞清楚这个年轻小伙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喜欢她,但她的直觉告诉她,他是没有任何恶意的。

    “如果有一天,我(身shēn)无分文还带着个孩子,留在这里,你会这样对待我吧吗?”

    “当然!”维克坚定地说。

    “我说的是真话,你知道吗?咱们公司的钱都是总公司给的,如果那么一天,总公司派人来把我的一切权利都收回去了,我就失业了,那时的你还(爱ài)我吗?”

    “为什么要让你失业呢?”维克好像没叫懂话的意思。

    “因为经营不善啊。”

    “咱们公司大部分款都放出去了,也就是都在赢利,为什么不让你继续工作呢?”

    “我是说假如。”

    “假如?不可能,哪有这么随便就让你失业的,你可以告总公司。”

    “跟你说也不懂,在我们国家是可以让人随便失业的。”

    “那也不行。”维克坚持说。

    “也可能这样,他们把我调回国了,你还这样对我吗?”

    “我跟你去中国,或者咱们不干了,你留下来,我养活你。”维克说完亲了一下杨媚。

    对杨媚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一个女人是多么需要一个(爱ài)她的男人在(身shēn)边呢,其实不管在什么时候,这种事对女人来说都很重要,特别是在她恐惧不安中有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是多么大的安慰呢?现在事(情qíng)可能出现了新的转变。不管怎样,维克对自己具有一定的(诱yòu)惑力。过去她只知道他是一个直爽,自信,什么都不怕的男人,相比起来,她还更喜欢他现在的表现。看来他是有(情qíng)有意之人,真正表现出了男人的(爱ài),这使她很激动。太好了,他不是说要与他(陈锦)竞争吗?她喜欢这个新的转折。

    回来她家里来,简直重新变了一个人。看看她那种神态,她好像一下子摆脱了什么,原来的状态哪里去了呢?原来有人(爱ài),他完全可以没有痛苦的,虽然她的心里不可能完全抛弃与陈锦过彼此十分亲密的关系。可是陈锦带给她的除了那么多的钱,还是痛苦,过去她只知道没有更多钱的痛苦,现在好明白了有了很多钱更痛苦。

    如果维克真(爱ài)我。为什么要为陈锦守着一堆不属于自己的钱呢?当然了她之所以现在随便花,无非是因为付出了许多,她是要替儿子花钱,她花的是陈锦应该付的钱。自己真的应该(爱ài)陈锦吗?就因为他有权有钱?不可能,从始至终,她似乎觉得自己生活在一场虚荣之中,是赵艳红描绘的那种虚荣之种——找个有钱人,随便吃穿,趾高气扬地走在人群中。可是她一直在躲躲闪闪地生活啊,可能是自己思想保守不愿意在人群中张扬,也可能是赵艳红的那种理想生活,根本不适合自己,但是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怎么办?为什么我不能寻求自己真正的快乐呢?是的,她应该寻求她自己的欢乐,属于自己的生活,不能被别人左右,陈锦虽然不在(身shēn)边,可是他那些钱财,却始终左右着她,神父说,应该放下邪念,是的放下。

    现在她的声音,她的神态忽然全改变了,她做好准备,也决心重新做一次姑娘,当然也要好好试探一下维克的意图。她心中似乎豁然开朗了,是的,她喜欢他,喜欢这个外国男人。她用一种鲜明的挑战来回答他的亲吻。她本来希望她坚守着道德的堡垒。现在想来,根本没有必要,不能这样下去了,那个角色太累,太压抑,总有一天会把自己压垮的。她用一种和以前相反的、非常鲜明和自由的方式来生活。

    他看着她,眼睛闪闪发光,她似乎已经进入了某种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