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雨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新生活]

    第1节  1、雨中

    1、雨中

    一个多月了,总公司没有来电话,也没有派人来查对账务?杨媚心想,是不是(春chūn)莹看在我们是姐妹的份上,保护我呢?虽然他俩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看在父亲的份上,她不会做的那么绝(情qíng)吧。但是那么多钱呢?是不是她想亲自过来?这样就好了。

    杨媚也这样想,是不是我每个星期去礼拜,去忏悔也起了作用呢?反正不管怎样,现在的她是安全的。过度的紧张之后就是彻底的放松,她现在常常和维克上街,买高档衣服,而出入高档酒店,她想趁那些钱还能自己支配,享受一番,将来真有一天没钱了,再想办法,反正有孩子呢,她查了有关法律,汇到悉尼她账户上的那些钱,政府好像是不能直接干预的,只有总公司才有权收回。

    有一天,她和维克走进一家酒吧——他们总是找个僻静的地方一直谈着话。维克纯粹是带着他男(性xìng)的喜悦在编制着他的每一句话,他为杨媚,讲他小时候的故事,讲他的恋(爱ài)经历,讲他朋友的故事,借此机会,他看着她,琢磨她,欣赏她,并且想弄清她的(情qíng)况,希望尽可能地从她的只言片语中获得某种信息。

    借着酒力,他看到杨媚明确的动人之处——她特别弯曲的眉毛使他获得一种美感的享受,她明亮的像一潭浅水的眼睛,每眨一下都让会他心头((荡dàng)dàng)漾。虽然这他完全熟悉了,可是今天好像有所不同,他都是在注视着她那张红红的嘴唇,他已想过很多次——什么时候能亲她一下呢?这次他始终注视着她,一方面估量她的(情qíng)绪,一方面回想着有时在适当时候抚摸她那柔软(身shēn)体的欢乐。至于今天有没有这个机会,他说不准。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杨媚说。

    出来后,才发现外面正下着雨。

    “要不再待一会,等雨小了再走吧?”他说

    “这点雨我不在乎,你在乎吗?”

    “不,我也不在乎。”只是咱们的车离得有点远,走过去会弄湿的。

    “没事,我不怕。”杨媚说着走入雨中。

    这是个机会,维克立即脱下衬衫,紧挨着杨媚并且把衬衫罩在他俩的头上。

    这种时刻,维克好像全(身shēn)的感官和纤维都积极地活动起来,可杨媚仍然很泰然,很稳重,似乎她并且多少感觉。她并不急着走,不像行人在雨中那么急匆匆,对她来说,她自己就是一个世界,和任何人的意识都毫无关系,虽然维克紧挨着她,她好像一点也不在乎,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而维克的想法希望她不要反抗,让她完全听自己的摆布,然后让他尽(情qíng)地充分地享受一番。

    他用衬衫遮住她的头,用另一只胳膊搂着她。她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仍然朝前走着。可是慢慢地,他越走把她搂得越紧,让她和他的腰他的(屁pì)股全贴在一块儿。她也就真的和他贴得很紧。他搂住她就这样走着,仿佛他们对这种姿态早已惯熟了。这使他十分高兴地意识到自己的男(性xìng)的(诱yòu)惑。他搂在她(身shēn)边的那只手触摸到她(身shēn)上的一个半圆部分,他感到这仿佛是他的一种新的创造,一个特殊的现实,一种绝对的东西,一种存在于绝对之中的可以感知的美。他的手,他的整个生命在她(身shēn)上所接触到的这个小小的坚硬的圆弧部分给他带来的感官上的快乐,使他把人世上的一切全忘怀了。

    他们上了车,维克坐在驾驶的位置上,并不急于发动车子。

    “咱们再等一会吧,雨太大看不路的。”他说。

    杨媚没说话。真让人难以捉摸,维克心想。她正在整理衣服,那是件很贵的丝织绣花衫,因为被雨淋湿了短袖,可能是沾在(身shēn)上有些难受吧。揪起来,又沾上,反复几次,他看不下去了,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要不把你的半袖脱掉,穿上我的吧。”他说。实际上,他的衬衫已经湿得差不多了。

    她一声不响,好像真的要脱下衬衫,转过(身shēn)看着他,是不是要让他回避呢?维克立刻想到,可是她并没有说,而是好像有意让他欣赏——透过她湿透的衣服,他能看到一种绝对的美。

    他忍不住伸出手来,把她搂住,似乎杨媚也是这个意思来让他搂着。是的,他喜欢她,他喜欢抚摸她,许多天了他希望和她更接近一些。他用手指轻轻在她的面颊和脖子上摸着,在躲在车里,在外面滂沱的大雨点,做这种事是一种多么惊人的美和欢乐啊!现在他意识到,这个女人已经把自己完全交付给他了,他怎能她的美做一次深(情qíng)的探索呢。

    维克正在耐心地,非常耐心地,享受着对她渴望已久的亲吻。他的整个生命好像变成了因为获得的满足而发出的微笑,她的张开着的嘴完全失去了自助和自卫的能力。他了解这一点,因为他上中学时就谈过恋(爱ài),所以他第一次吻杨媚的时候非常轻巧,非常柔和,也非常稳重,无比地稳重。所以她的柔和的不加防范的嘴已变得很放心,甚至大胆起来,还希望找到他的嘴。他慢慢地,慢慢地迎合着她;他的柔软的亲吻,柔软地,非常柔软地落在她的嘴上,可是一次比一次重一些,又更重一些,直到她软瘫下来,她完全软瘫了,越来越软瘫下去。他的即将获得满足的微笑变得更加强烈了,他已经成功了。

    在他们这种非常亲密,非常神妙,无比欢欢的探索之中,他的手是那么有力,那么轻柔,那么急切地压在她的(身shēn)上,怀着无比强烈的**,希望把她全(身shēn)探索无遗,她被这种强烈的,急促的拥抱和亲吻包围着。在一种无比强烈的欢乐之中,她反而放松下来,把头靠在靠背上,任凭他不停地亲吻着。她的放松这对维克来说更增加了她的美。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