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光环下的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9章  第十九章  生子]

    第7节  7、光环下的痛

    7、光环下的痛

    坏事不会毫无兆头地突然而至。不用多费心,就能感觉到某种(阴yīn)影的临近,我不是疑神疑鬼的人,然后种种迹象让我感到恐惧时刻围绕着陈锦。

    此刻,他面对儿子突然抱着我的腿哭。我想,这次他实在忍不住了。我轻轻拉拉他,他明白是怕吵醒儿子,然后我们回到了卧室。

    “你怎么啦?”我边给他擦泪边问。

    “没啥,我只是激动。”

    “因为有了儿子?”

    “不是这,主要是因为你。”

    “因为我?”

    “是的,因为你。我创业十多年了,大大小小的失败和成功经历过很多,但至今算起来,真正能靠得住的人没有一个,现在看来也只有你了。”

    “就因为我给你生了孩子?你不能这样不信任别人吧。”

    “媚,你不知道,想当年,我创办企业是多么困难,资金短缺、原材料价格暴涨、成本提高、四面牵制、八方摊派、内困外窘,那时候我常常处于各种矛盾的漩涡之中,虽然苦不堪言,但我不怕,真的一点也不怕,付(春chūn)莹和我四处债贷,有一段时间连她的姥姥姥爷都在忙我们还货,那时真的没有别人帮我,所谓的帮也都是觉得有利可图,我终于(挺tǐng)过来了,现在我的企业有钱了,我却过得惶惶不可终(日rì)。”

    “为什么呢?”

    “因为总有人想跟你要钱,明着的暗着的,威胁我的,恐吓我的,明目张胆要的都有,一想到当年没人帮助,有人看笑话时的(情qíng)景,我真的不想给他们,谁也不想给,但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只有一条——(爱ài)迫害。”

    “难道没有王法了?你辛辛苦苦挣的钱,他们说要就要吗?这不成了黑社会了?对了,是不是有黑社会的人。”

    陈锦苦笑了一下说:“黑社会的人就好了,他们还讲理,就怕不讲理的。从前我有个朋友,他就是给政府当地做形象工程,欠了许多债,最后自杀的。”

    “他怎不找政府呢?至少政府帮助货些款吧。”

    “换了领导,谁贷给你呢?上届领导不是调走就是下台,新上任的又不管你,任你自生自灭,把责任全推在你(身shēn)上,你不完蛋谁完?”

    “哪,不给他们干不就行了,反正钱是你的。”

    “话是这么说的,但没有尽善尽美的企业,想找你毛病找你漏洞,任你有孙悟空的本事也无济于事,整垮一个私人企业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我若不听话就是在等死。”

    “难道就没说理的地方?你不是跟市长关系很好吗?”

    “什么关系好,都是权钱交易。”

    “难怪你这么着急,是不是如果他出事了,会牵涉到你?”

    “可以这么说,但目前他应该没事。”

    “那你愁什么呢?”

    “一是怕他出事,因为我预感到他的(情qíng)况也不太好。”

    “不用怕,大不了以后咱们过平常百姓的(日rì)子,要钱给他们,要企业也给他们,都给他们。”我接过话茬说。

    “也不至于这样,我惆怅第二件事就是企业发展的事,企业越办越大,管理越来越难,我在用人上出现了问题,跟了我七年的一个人挪用了我很多钱,上次我回国,用钱的时候才知道出了问题,一查是他,要知道我一直以为他很可靠,不会害我,偏偏就是他,你说我是处理他,还是不处理他呢?”

    “让他把钱拿回来不就行了,处理他不好吧。”

    “你说的容易,怎么拿回来?都花得差不多了,是他背着我做的项目,而且亏损,要知道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对企业来说是伤筋动骨的事。”

    “你说怎么办?我也不懂管理,莫非他做的项目就没起死回生的时候?”

    “根本没有,他是先骗我,再被人骗,这么大的事也没跟我商量,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个别人发财,公司倒大霉,当然他也会从中渔利。”

    “那就处理他。”我愤愤不平地说。

    “唉,也没那么容易,怎么处理呢?跟我这么多年,给公司损失了那么多钱……”他若有所思地起(身shēn)走到窗前。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