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隐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8章  第十八章 赴美]

    第10节  10、隐患

    10、隐患

    陈锦肯定有心事,我还是不放心地一遍遍问他,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你不是说来美国散心来了吗?为什么总是愁眉不展的样子?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他突然对我说:“这次回国他还咨询过一位大夫,说你以前得过抑郁症,恐怕产后旧病复发,概率应该在50%左右。”他说完从提包中拿出一些资料让我看。

    资料上说:“孕育、分娩,产妇经历了一个由女人到母亲的转变,生理、心理及角色等的转变,易使产妇(情qíng)绪波动而产生心理疾病。产后抑郁就是产后常见的心理疾病。有研究表明,国外产后抑郁的发病率为8%50%,其中重症抑郁的比例为8%15%,而国内发生率大概在5.5%到17%左右。产后抑郁不仅影响产妇的(身shēn)心健康,而且导致婴儿的认知能力、(情qíng)感、(性xìng)格、行为障碍及家庭关系的不和睦。其多在产后2周内发病。产后46周症状明显,多表现为疲乏、易怒、焦虑、恐怖和抑郁,流露出对生活的厌倦,有的产妇有思维障碍,迫害妄想、甚至出现伤婴或者自杀行为”。

    “不可能,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多了,根本没有一点厌倦的(情qíng)绪,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对生活充满信心,我还没当过官,你给我封了官,有那么多钱,我一点也没花,怎舍得抑郁呢?”我说。

    “我样最好,但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不过我会陪你到孩子满月,到时你必须先去一趟澳大利亚,我呢,也得到回国,因为有很多事(情qíng)得处理。我最担心的就是怕你旧病复发,你去澳洲没人照顾出了事怎办?还有那么多钱在你的账户扒着没人管,这是我的第二个担心。”

    “你放心吧,我肯定没事,只要你对我好,我就不会出事,我很了解自己。”

    “也许吧,我不知道你第一次得病的原因,但大夫告诉我对你态度好不好,关系到孕妇会不会发病。”

    “你问谁啊,你让哪个大夫知道了我们的事?”

    “这个你放心,是我的同学,现在是银川一家医院的院长,我是电话询问的。他让我开导你不能有任何压力以及恐惧心理,比如对分娩的恐惧、担心婴儿健康等等,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我能办到的都会给你办好,咱们找的是这里最好的医院,所以生孩子时你的安全问题尽管放心。”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现在我已经想开了,我要让孩子顺顺利利,健健康康的生下来,这是我的责任,我再担心也没用,顺其自然最好,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你自从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好像有什么心事,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说,我也为你分担一点啊。”

    “就是这件事啊。”他说。

    “不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

    “是有点事,是公司的事,这样的(情qíng)况我以前有过,以后还会有,你不用为我((操cāo)cāo)心,我就这样,心里藏不住事,总是写在脸上,公司的人都知道。不过,这么多年大风大浪见多了,任何事都会过去的。本来不希望影响到你,看来还是被你觉察到了,媚,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做个快乐的人,反正是在国外,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我们,咱们都不考虑别的事(情qíng),一门心思过好好生活,怎么样?”他显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

    “好啊,那以后不许你,独自在院里发呆!没事就陪我说话,给我讲你过去的故事”

    “好的,遵命。”

    我们俩都笑起来。

    对我来说,我觉得自己离抑郁(情qíng)绪越来越远了。我不知道当年怎就那么小心眼,反正我现在是踌躇满志,一是我为陈锦怀着的是儿子,而且眼看就要出生了,这是我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成功;二是陈锦给我封官进爵,又在我名下存了那么多钱,到时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三是我可以实现许多愿望,比如找到我的生父,救助孤儿,孤寡老人。找到父亲是我一直的愿望,以前我想过等我有钱,一定开个孤儿院和养老院,把那些没人养的孩子还有那些年迈无力的老人照顾起来,看来这个愿望离实现不远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我离我家不远就有民政部门开的一家孤儿院,可是我总是听妈妈说起那里总是死小孩,我想一定是工作人员不负责任,周围的邻居也这样说。开养老院想法是我常常想到我的亲爷爷,十岁前对我最好的人不是妈妈是我爷爷,我在爷爷家长大,上学后爷爷接送我,小学四年级后因为妈妈与爸爸离婚,妈妈不让爷爷管我的事,当然那时我已经不用接送了,我看见爷爷总是在学校院墙看我,有好几次,我想跟爷爷说会儿话,可是又怕妈妈知道了骂我。等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因为拆迁爷爷一家搬到城南了,从此以后,我很少见爷爷,爷爷在家里地位很低,因为(奶nǎi)(奶nǎi)常常欺负他。我问爷爷为什么怕(奶nǎi)(奶nǎi),他说,妈妈是大家闺秀,长得十分漂亮,他本来是配不上的(奶nǎi)(奶nǎi),可是文革那个年代,没有敢娶地主家的女儿,(奶nǎi)(奶nǎi)最后是不得已才嫁给了他这个准备打光棍的人。那时候我就知道,爷爷(身shēn)体不好,有腰腿痛的病,可是(奶nǎi)(奶nǎi)对他总是漠不关心的样子,当时他们住在一个四十多平米的楼房里,还一人一间房分开住,(奶nǎi)(奶nǎi)不让爷爷到她屋里,而且从来不给爷爷打扫房间,自己的房间干干净净的,做饭从来是爷爷的事,有时因为接送我做饭晚了,(奶nǎi)(奶nǎi)还会骂他。那时我就有个想法,将来开个养老院,把爷爷接过来,什么事也不用做,专门享福。

    我把这些想法跟陈锦说了,他说这完全可以,你开个养老院,想让谁去谁就去,你还可以让你爷爷管理养老院。我说,这可是用你的钱开的。陈锦说,他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分(身shēn)乏术,再过些年他肯定会做慈善事业,开个养老院应该是件小事(情qíng),到时把你爷爷接过来,当贵宾招待。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