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资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8章  第十八章 赴美]

    第8节  8、资产

    8、资产

    在刘娜的帮助下,还请了一位助产士,是个美国人,四十多岁,主要是教我生产时的一些动作和注意事项。

    我的产科医生两个月来我只见过一次,就是上次头晕时,而助产士经常来我家,虽然她有好几个病人,但至少三天来一次,听说她有十多年的经验,而且是个直爽的人。一头短发很是利索,说话也很直白,她教给了我很多知识。

    她是七月十二号开始来我家的,那时陈锦还没回来,按他说的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了,我打电话问,他说事(情qíng)还没处理完,之后他会立刻回来。

    这位助产士对我说,怀孕期间(性xìng)生活的问题时,她想让孩子的爸爸也听听,我说陈锦不在,有事回国了。她表示遗憾,我以为她会告诫我们怀孕时尽管少进行(性xìng)生活,然而她却说孕晚期(性xìng)生活的确可以帮助分娩,她是有调查统计的,并且举了些例子说明孕晚期的(性xìng)生活是有助于分娩的。后来她说不提倡孕早期有(性xìng)生活,但怀孕初期陈锦这家伙根本没有停止过。若是陈锦回来后,我告诉他这事,他又高兴了,自从怀孕后他一直是很小心,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助产士还告诉我,她已经接生了七十多个孩子,有的是在自己家里生产,还有的是在旅馆里生产,现在的美国的助产士行业很吃香,若是没有特殊(情qíng)况,我也可以在家里生产。

    她还教我在浴缸每天泡一次温水澡,她说水的浮力有助于减轻压力,阵痛也可以泡在温水中,让水来减缓阵痛。水中分娩就是采用这个方法来减缓疼痛,从而达到顺产。孕晚期行动没有那么方便,无论坐着还是躺着都会感到很难受,躺在浴缸里闭着眼睛休息一下是一种不错的放轻松的方法。

    她还告诉我,有一种孕妇瑜伽,有专门为了孕晚期的孕妇所准备的,动作都比较轻缓,还有一些呼吸法。孕妇瑜伽还可以增加孕妇的体力,让孕妇在分娩的时候有更持久的力气。因为附近没有孕妇瑜伽班,我的(身shēn)体不便远行,我只好对助产士说,恐怕这项运行是做不了的,她说如果有兴趣,她可以让她的助手来专门教我,不过费用是按小时来计算,价格很贵。我想,这可能是刘娜介绍我们的背景后,助产士临时的主意,我也没别的事,闲着不如练习瑜伽,于是就决定请了,具体时间由我和她助手商量。

    后来,我们我们家里就有点(热rè)闹了,因为助产士的助手不仅教我一个人,附近不远处的孕妇也加入了。每天下午四点多,家里至少有四个人一起练习,不过别人都没有我怀孕的时间长。当然最主要的是我也乐意多交些朋友。

    有一天下午,我们正在练习,陈锦回来了。他看到家里这么多人的时候很惊讶,我向他解释,介绍了刘娜和我们的教练,他好像有点不高兴,但并当时并没有发作。晚上的时候,他才对我说,咱们的(情qíng)况跟一般人不同,时刻得注意点。我说,这是在美国,在中国你担心被人算计,寂被人谋害,在这里应该比较安全的。他说,在哪里都不安全,你知道,我这次回国的主要原因吗?他问我。我哪里知道呢?

    他说:“就是因为我给你在澳门账户上汇款的事。”

    “汇款出什么事了?”

    “你知道汇款早就完成了,但有人调查这事。”

    “为啥?”

    “我先是让王焕在悉尼为你申请并注册了合法正规的公司,然后以境外投资名义,将人民币汇过去,汇的时候得通过外管局、银行审查后兑换成外汇,才能汇入你的离岸帐户上。”

    “不是已经汇过去了吗?”

    “是汇过了,这个钱是我以公司的名义但却是以个人的存款汇过去的,数额太大所以现在追查下来了。原则上必须由公司的名义才行,好在我与市长关系较好,我回国又补办了一些手续,这些都得市长签字,我是以公司没钱的的理由用我的钱替公司先付,既然必须以公司的名义,干脆我又追加了一些钱,估计现在已经到账了,你以后就是悉尼yangmei投资担保公司执行董事,等孩子满月后,你必须的去一趟悉尼,再建一个自己的账户,把钱转进去,到了国外就没人管你了,听说王焕那边有所起色,不过你记住他已经贷了咱们的款,去了以后就跟他结算利息,合同上是安季度结算,等孩子出生至少缺咱们两个季度的钱。”

    “可是,我不会当什么董事啊。”虽然我这样说,但还是心里还是很高兴。

    “没关系,你的主要任务就是管好账,适当的时候也可以直接给王焕的公司投资。”

    “多会儿是适当的时候呢?”

    “比如说,再过几个月你去了,看王焕公司的业绩好坏,好了可以给他追加贷款。”

    “我真不懂的这些,把你的钱赔进去怎么办?”

    “谁说是我的钱,去了悉尼就是你的钱,你花自己的钱,难道不心痛吗?所以看准了,觉得有利可赚就放贷行了,不过到时我要用你的钱,你不会拒绝吧。”

    “说什么啊,本来就是你的钱。”

    “你不懂,这是为我们以后着想,钱出了国就可以变成咱们的,留给咱们孩子用,所以你要先下手,以投资的名交,你可以转入自己的私人账户,我已经给你准备好总公司的委托书,需要了你自己填写,总账上留后来我汇过去的钱就行,其实都是我辛辛苦苦挣的钱。这一次好不容易汇出去了,你得给咱们保管好。”

    “我不会看出错人的,你可以为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也可以在你(身shēn)上赌一把。”说完陈锦笑起来。

    我突然想起,报纸上常说国内的官员商人把资产转移海外,他是不是也在转移呢?

    “这是不是叫资产转移啊。”我低声问他。

    “也可以叫,我这是合法转移,国家项目批准的,一般人转移资产都是通过中介或者地下钱庄”

    “为什么要转移呢?这是不成了忘恩负义的卖国贼了吗?”

    “你不懂,有钱人在任何地方都会有人惦记,穷人、富人、官员,有钱的没钱的都会惦记,特别是在咱们国家,钱放手里和放银行都不安全,亿万富翁一夜间变成无产阶级的事,你没听说过?”

    “我真不知道,我不关心富人的事,对了,你现在应该就是个亿万富翁,你与市长关系好,怕什么呢?”

    “谁能说的准呢?能独善其(身shēn)的富人有几个?人没有钱的时候,想挣钱,但钱越多担心越大,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为守钱担心,别的事都扯淡。现在我这样做,就是为给自己留条退路。”

    “没那么严重吧。”

    “你真像个孩子,现在的政府官员表面上都是在为穷人说话,但暗地里都在替富人办事。我也痛恨**,但正是因为**才给我们这些商人带来了最大的商机。谁不痛恨贪官,可是很少有人做起官来不想贪,许多人在贪,因为人大多数是自私的,当然这也与国(情qíng)与体制有关。问题是我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明白这个道理也只能怎么办。”

    关于这些问题,我不懂。但我隐隐觉得,陈锦之所以有今天,应该与市长有关,为什么他本来是银川人,偏偏跑到这里来呢?大概是为了找个靠山吧。可是当我问他与市长到底有什么关系时,他避而不谈。

    一下子有那么多钱,又给我空降了个什么董事长的头衔,我很兴奋,几乎一夜没睡好,聊着聊着,陈锦就睡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