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别样心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6章  第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达令港]

    第11节  11、别样心(情qíng)

    11、别样心(情qíng)

    走的(日rì)子终于到了,临走的前一天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俩都假装不提走的事,主要是因为我们都有点留恋。

    这些天,我一直在动员他,有机会我们俩就生活在澳大利亚这片土地上。他总是说,世事多变,属于他的时间和空间没有我那么大,如果我想来这里定居,他肯定会成全我。我问他什么时候?他说,现在还说不准,不过,以后来了有事一定要找王焕,我已经交待给他了,如果你来他就全全负责,他就是你的经济人。

    “你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呢?”我问他。

    “这个你没必要问,也属于商业秘密吧,反正你来他会接待你,而且你来了之后,他才有机会当你的经济人。”

    “难道你给我这里存了钱,让他保管?”我问。

    “不是,而是让他帮助你,我已经决定给他那个买房送留学项目投资了,以后钱汇过来,我准备放在你名下,这样你以后就可以随便进出澳大利亚了,我把你的护照信息给了他,让他给你在这里开家公司,我跟他说了,一期工程结束后给你留(套tào)房子。”

    “那一期工程什么时候完呢?”

    “一年半后。”

    “一(套tào)房百数多万呢,太贵了。”我说。

    “不贵,比北京的房便宜多了,再说我若投资,那房子应该都是我的份,只不过我现在没有在这里开发的资质。”

    “你准备在我名下投多少钱呢?”我不好意思地问他。

    “等预算出来,也得看其他投资人所占股份的比例才能定。”

    “大约是多少?”

    “你真想知道?”

    “嗯。”

    “还是不要知道了,我怕你分心,钱这东西折磨人,没有了烦,多了更烦,比如说我告诉你是几千万,甚至上亿,你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睡安稳觉了。”

    我想,他说的也有道理,反正钱又不是我的,只不过挂在我名下,为名誉上的钱((操cāo)cāo)心,那叫白高兴。

    “再说,投多少真的没有确定,回去后,我得等他的消息。”陈锦补充说。

    说不是我的钱,但肯定是数目不小,我一夜真得睡不好了,醒了好几次,被一下子成了有了有钱人折磨着,我用额头和手摸索着陈锦,每次他都把我搂在怀里,用手抚摸我的脖子,喃喃地说:“好了,好了。”那声音有点怪,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仿佛他已经料到我的兴奋心理,也仿佛他在熟睡中已经全然超然物外。我还是有些激动,钱这东西果然折磨人,哪怕是个虚拟数字,但在有可能成为现实的(情qíng)况下,我还是像吃兴奋剂。

    吃过早饭,我们准备行李,我一边收拾,一边和他聊起路程,他的话语很平静,面对他的平静,我有些不安,因为回国意味着分别,意味着还像过去一样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坚持多久。

    “好了,准备好了,去叫人服务员搬东西。”

    我一下子想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能再来这里呢?心里有点难过。

    “等一等,不如咱们在窗边再待一会儿,去机场早了也是个等着。”

    他笑眯眯地看了看我,然后就住窗边走。“你真像个小姑娘,青(春chūn)未褪。”他站在窗边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摇着。

    “你知道吗?如果后天回北京,咱们一共待了几天?”

    “十五天吧?”

    “是十八天。”

    “这么长时间,我怎么没感觉到。”

    “是你((操cāo)cāo)心的事少,你看看我光收到传真报告就这么厚一叠子。”

    “你怎么收到的?”

    “当然是发到王焕那儿的,然后他给我送过来。”

    “看来老总不好当啊,走到哪儿都有事。”

    “其实,就是一句话,同意或不同意。”

    “那么,我以后来这里,有人向我报告请示,也说同意或不同意。”

    “当然了,不过,现在你还没这个资格,我们只是的口头协定,以后真过投资来,你就是股东,不过得看点的份额才能知道你权利大小。”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陈锦悄悄的跟我说:“咱们这个蜜月,你还满意吧?”

    我想逗他一下就说“这不是蜜月,是非法同居。”

    他说:“至少现在不能算,这可不是咱们中国。”

    ……

    飞机起飞了,我心里有点难过,一想到,回去后,还得教书,而倩倩再过半年就要去留学,到那时会是怎样的一个(情qíng)景呢?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