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所谓幸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6章  第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达令港]

    第10节  10、所谓幸福

    10、所谓幸福

    幸福是用来回忆的,我和陈锦在悉尼最后的那段(日rì)子,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第二次去邦迪海滩。那天他说不想走,我要走就回来了。这次,他一定要回去住一晚,看来他决定了的事是很难改变的。

    那天,我们早早地打车前往,想到又要见到那个美丽的海滩,我特别兴奋。一上午,陈锦躺在沙滩上,我则不停地玩,先是和小朋友们在浅滩的游泳池里戏水,后来跟着一群小孩子们学跳水,准确地说我是在滑水,而胆大的小孩子们登上高台就跳,我只能是看看陈锦和沙滩上的人群。陈锦不停地瞧着我,朝我做嘲讽式的害怕姿势。他这样做我更不敢跳,海水潮我涌来,打着我的腿上,有点痛。后来我拉着陈锦到了水里,这里根本不适合学游泳,我只是让他前面带路,我双手抓住他的肩头,推着他向前,一个浪过来,他被淹没了,我虽然躲在他的脑袋后面也难幸免,我抱住他的肩膀。

    “别住前了,再往前我这一百多斤就留这儿了。”陈锦说。

    “谁敢留你啊,你是大人物,吉人天相嘛。”

    “我哪有海大呢,你没听说过,澳大利亚的一位总理就是被浪卷进去,过了好几天才找到。”

    “死了吗?”

    “当然死了,海水可不认识他是多大的官。”

    “可是咱们这儿水不深啊,再说有防护网,肯定卷不走你。”

    “问题是受不了浪打啊。”

    “好吧,那就往回走。”

    往回走的时候,我还推着他,不小心一个浪过来,把我给掀翻到水里,陈锦赶紧把我抓住,我还是喝了好几口水,真的很危险。

    “你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向你妈交待啊。”陈锦说。

    “交待什么啊,我妈又不知道是你把我领出来的,见也没见过你。”

    “那也总能找到我,然后向我要人。”

    “你就说,没见过我,或者出来后我被人拐卖了。”

    “这哪能行呢?”

    “能行,反正我死了与你没关系,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了。”陈锦沉默了一会儿说。

    到了沙滩上,我们去吃了些烧烤,感觉到有些累,就躺在沙滩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气居然(阴yīn)了,海滩上的人也不多了,我感到浑(身shēn)无力,嘴发干,陈锦紧挨我坐在沙滩上,衣服已经穿好了,他一边抽烟,一边望着大海,他这人很少抽烟,他曾跟我说过,只有心时有事的时候,他才会抽烟,而且是一根接一根地抽。也许他在思考什么,我没有示意他我已经醒来,第一次带着好奇心注视着他:“他在想什么呢?”——我们俩的事?或者是公司的事?还是这次投资的事?

    风大了,海滩上的人更少了,此刻的大海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坐在一个熟睡的人(身shēn)边,他会想什么呢?我发现他完全超然于人、海滩和大海之外,陷入了孤寂之中。我抬起胳膊,拍拍他的肩,他甚至没有被惊动,他是从不为什么事所惊动的人,很少大惊小怪,更少见他大喊大叫。

    “你醒了?”他说。

    “几点了。”

    “三点半了。”

    “我睡了三个小时?你就在这里坐着。”

    “是啊,我也没什么事。”

    “刚才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我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这样发呆。”

    “肯定有什么心事,要不怎抽烟了呢?”

    “没事,赶紧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最好把被(套tào)裹在(身shēn)上。”他说着便把盖在我(身shēn)上的衣服拿起来。我们来登记旅馆后,他偷偷被(套tào)带出来了,说是有机会就跟我做那事,看来恐怕今天是无法实现了。

    刚走到半路,就有雨点掉下来了,雨下了大半夜。

    夜里,我紧紧地搂着陈锦,因为有雷声,后来雷声稀疏了,陈锦酣然入睡,而我大概是白天睡多了,怎么也睡不着,躺在他(身shēn)边,猜测着发呆的他,一下午到底在想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