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云里雾里(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5章  第十五章  外面的世界(1)]

    第7节  7、云里雾里(2)

    7、云里雾里(2)

    七点多服务生来送饭,我朦朦胧胧听见了敲门声。只见陈锦把饭菜放在(床chuáng)前的小桌上,给了服务生小费,居然又上(床chuáng)睡了。

    九点多陈锦把我叫起来吃饭,四种甜食,加一杯咖啡。太甜,刚睡醒,没食(欲yù)。喝完咖啡,我少吃了点,就跟着陈锦出了酒店。路边就有辆红色出租车,他跟司机商量一下,我们就出发了。吃饭的时候陈锦跟我说,香港的出租车分红色、绿色和蓝色,绿色和蓝色的不能坐,有的地方不能去。

    我们先去了金紫荆广场,这里有金紫荆铜雕,还有很高的香港回归纪念碑,广场飘扬着中国国旗及香港特区区旗,我们大约在这里待了半个小时,又打车去了维多利亚港,坐上海上观光船,叫什么“天星小轮”。这个港太大了,船上导游说,这个港口是香港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关键,她用两种语言介绍景点,我没什么心思听她的介绍也不想了解更多,只想多看看渔船、邮轮、观光船、万吨巨轮交织出一片繁忙的景象。我仿佛是坐大波浪间了,心(情qíng)越来越轻松,陈锦一直拉着我的手,在外人眼中,我们俨然是一对老夫少妻。

    下午我们去了尖沙咀的星光大道,看了看名人的手掌印和签名,看得不是很清楚,听说最适合晚上看。本来我是想去购物中心里看看,转完星光大道有些累了。陈锦这些地方都来过,他早就不想转了,就对我说,看景不如听景,他有几张香港风光光盘,上面什么都有,等回去了让我好好看看。我说,看录像是不如转实景,因为这是心灵的体验,而看录像加入了更多的幻觉。

    ……

    再次乘上飞机,还是晚上十点,进餐之后,屏幕有开始放电影,是英文版的,陈锦看着看着就又睡着了。

    已经分不清吃的是晚餐还是夜宵,听说要飞九个多小时,我看了一会儿也开始迷糊了,睡觉是打发时间的最好办法。

    在飞机上,吃了睡,睡了吃。陈锦每次醒来看见我在(身shēn)边,好像有点感慨。以前和我幽会时,从没这么能睡,大概是他珍惜幽会时间,舍不得睡啊。

    有一次,他忽然醒来,发现我在(身shēn)边,居然有点惊讶。转瞬之间,他立刻又清醒地意识到,这是在飞机上,如今正飞往澳洲,大可不必担心。一想到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他又安下心来睡着了。其实我也许有同感,他有时打盹醒来一看,我正看着他微笑。陈锦看到我的笑容,又放心地睡去。

    这样长时间地厮守在一起,我都感到有些迷惘,同时心里又充满了喜悦。

    他跟我说,以往每次坐飞机都会感到无聊,这次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漫长。出去不管是参加商务活动还是旅行本来就充满痛苦,只是被迫接受饮食和无奈地昏睡,此次行程充满幸福和温馨。吃完最后一顿简单的早餐,广播预告即将到墨尔本机场。

    据说,当地时间是七点半,但看上去好像是北京时间的**点钟一样。

    飞机降低高度,穿过云层,眼前突然出现许多亮点,而且越来越近。大地的轮廓很清晰在目。过了一会儿,飞机向右转了个大弯,然后俯(身shēn)下滑,开始降落。

    “终于到了。”有人感慨地说。

    下了飞机,阳光明媚。

    我问陈锦:“你知道北京现在几点钟?”

    “不知道,我从来不注意这些,都是随行人员告诉我。”

    “我说,这一次你没随从,你完了,我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也好办,一会儿我就有随从了,他会来接机。”

    “是谁啊?你不是你说的翻译?”

    “是我朋友的儿子,叫王焕是中国人,前年就在悉尼定居了,他爸王朝阳来这里投资,就是想为儿子积累资本,怕自己有风险,所以拉我来垫背。”

    “我该怎么称呼他呢?”

    “就叫他小王好了,他比你小,再说了凭我和你的关系,你应该比你高出一个辈份。”

    “你说什么,把我当你什么人?”

    “在这儿,你就是我太太,王焕没见过(春chūn)莹,他爸爸见过,只要你不多说,他也不知道。”

    “怎么这样说呢?我可不是。”我说。

    “至少是个二太太吧。”他狡黠地笑笑。

    “我不干,我想好了就在这里找个人嫁了,也不给你做小的。”

    “什么?一下飞机你就背叛我啊,变得也太快了吧。”

    “不跟你说了,反正我不做你二(奶nǎi),以后叫我怎见人呢?”

    “看你说的多难听,什么二(奶nǎi)不二(奶nǎi)的,不就是个称呼吗?好了,在这里你现在就是我太太。”

    我们边说边住前走,想到马上要见王焕,我还是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即便王焕不认识陈锦的妻子,如果他介绍说“这是我妻子……” ,我心里虽然高兴,但毕竟不是。

    可能是陈锦也想这样说,但又总感到很不自然,他知道我听了会难堪。

    “不如痛快坦诚地告诉他‘这是我喜欢的美女’大家也都轻松。”陈锦说。

    “你胡说什么。”我掐了他一下。

    “啊哟,那你说怎么介绍。”

    “就说我是你公司的员工,你来时没告诉他。”

    “告诉了,我带一个随行人员,可这不是明摆的事嘛。还不如直接说了,在外国人们都想得开,这里更是个开放的国度。”

    “再开放你也不能这样说。”

    澳大利亚入境手续和海关检查都很严格,好在我早就预料到了,最麻烦的是所有带的东西和现金都一定要在填写入境卡的时候申报,填来填去查来查去,终于放行了。我们才取了行李出关。一出来,就看见欢迎的人群中有人招手朝他们走来。王焕是一付学生打扮,看上去应该不到三十岁。

    “欢迎陈叔和大姐,一路上够累的吧! ”

    王焕从陈锦手里接过行李后,又微微点头向我致意。

    陈锦等一直走到大厅中间时,才想起介绍:

    “这位是王焕,王董事长的公子,现在是这里一家房地产公司的经理。 ”

    轻描淡写地介绍王焕之后,他也不介绍我,简单地问候了几句王焕爸爸的(身shēn)体(情qíng)况。

    “您们先到饭店稍微休息一下吧!我去把车开过来。 ”王焕说完,快步走出大厅。

    “你看,我说没事吧,人家什么也不问。”陈锦说。

    “才不呢,人家也许早觉察到了。 ”我说。

    “随便吧,咱们咋想,关他什么事。 ”

    “可他刚才看见我时,神(情qíng)有些奇怪。 ”

    “那是因为你漂亮呗。 ”

    陈锦说完,车已开过来。王唤十分麻利地把两个大提包放进后备箱,然后坐回司机的位置上。

    “现在送你们到饭店去,下午你们就休息一下,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