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电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4章  第十四章  所谓(情qíng)人]

    第5节  5、电影

    5、电影

    我想,我是(爱ài)上了陈锦。星期五晚上,我已经告诉他我的“那个”来了,他还要让我去。我好像心不由(身shēn)地就去了。

    去了以后,真的只是聊天,我们都躺在(床chuáng)上,他闭着眼睛对我说话。他说:“吻吻我吧。”我支起胳膊。

    正要低头吻他,心里突然一阵难过。我绝望地明白了,这张脸,这个男人,只在此时此刻是我的。那是我舍不得离开这个人难以承受的快乐的期待。我(爱ài)上了他!我没有吻他, 只是伏在他肩上,发出了一声轻叹。

    “你累了。”他说着,把手放在我的背上,笑了笑。“真象只锚,过来之后,不是困,就是想吃东西。”

    “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您儿了。”我说。

    “我更喜欢你。”他边说,边拍着我的肩膀。“几天不见,你就对我称起‘您儿’了,为什么?”

    “我尊重您。”我说。“我尊重您,(爱ài)您儿。”

    我们都笑了。

    “不,说正经的,”我接着说,“要是我真的(爱ài)上你,不愿意离开你,永远跟你在一起,你会怎么办?”这个念头刚刚从我的脑海里掠过。

    “可你的确是真的(爱ài)我?”他闭着眼晴说。

    “我是说,假如,你成了我离不开的人,假如我任何时候都需要你呢?”

    “那我会很为难。”他说。

    “为什么呢?”

    “因为我分(身shēn)乏术。”

    “还有呢?”

    “还因为我老了,你正年轻,精力比我旺盛得多,我怕让你失望。”

    我松了口气。他不会像那种谨小慎微满口讲良心而在得逞后又背信弃义的男人那样,也不会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们只是过一段时间,你任务完成了就离开,要多少钱我给你!”。

    他想跟我跳舞。我说,(身shēn)体不舒服。他说,要不去恒温浴室洗澡。我说,你忘了?我这种时候,怎能洗澡?他说,真是不清楚这种事,他只是想让我解解乏。

    后来,他提议到在放影厅看电影,我问他都有什么电影,他说他喜欢看过去的老电影,就是那种抗战片,他觉得那种片子特别能鼓舞人的斗志,虽然看上去有些假,但实际上也有真的成分,不然解放军是不会胜利的。我说我不喜欢看那种片子,大概是离我出生的年代有点远吧,我更不喜欢看那些打打杀杀的场面,因为里面充满了暴力。

    他说,最近有朋友送来个新片子叫《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问我想不想看。我听说过,而且电影院票(挺tǐng)贵,记得前些(日rì)子刚开始放映,保平曾跟我提起过,他在试探我,意思无非是想跟我看场电影,但我知道他不舍的花钱自己看,当然,要是我去,他会舍得。

    既然有这部片子,那就去看吧,我俩坐在放影厅里,这可能是(套tào)房里最大的厅子,说是放影厅,也可以做小舞厅,前两次我和陈锦就在这里跳舞。

    电影开始了,前半部分觉得没什么,都是些学生的事,这样的场面,我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大概是我是个教师见怪不怪了吧,到了最后当男主角吻他女友的丈夫时,我突然控制不住了,泪不住地流,陈锦拿着纸巾不停地递过来,可是我的泪好像收不住了,直到放映结束好长时间,我才不再流泪。

    陈锦说其实他(挺tǐng)难受。我问他,是什么(情qíng)节打动了你?他说,中学时他曾经暗恋过一个女孩子,后来女孩子结婚时他去参加婚礼时,看见她与新郎亲吻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说,当时你怎么不追呢?他说,还追呢,想想就不错啦,人家的条件不知比我家强多少倍,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要不是我跟新郎认识,结婚也不会叫我的。

    他问我,你为什么哭那么长时间呢?我说,我是觉得一辈子遇不上一个像那个男孩子一样的追求者。其实,我是说给他听,真实的原因并非如此。

    陈锦听了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男女人心底里,都有一个挚(爱ài)。想起来,未免难过。”

    他的话,让我无言,因为这是真知灼见。

    看完电影,我们又聊了一会儿,陈锦给司机打电话要送我回去,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居然是倩倩的电话。一听声音居然是付(春chūn)莹在说话,我大吃一惊。

    “杨老师,倩倩想让你明天来我家住,正好,明天我想和老陈去看看爷爷,你陪倩倩待一晚。”我一听是这事,悬着的心才放下,镇定了一下,我说:“要不让倩倩来我这里吧。”付(春chūn)莹说:“恐怕倩倩不想去,因为去了,明天同学们都补课,唯有她不去,万一见了同学怎么说呢?”我又想了想说:“那就去我妈妈家。”这时只听付(春chūn)莹在电话里喊“倩倩,你跟杨老师说吧。”

    “姐,你就来我家里,在家里没人跟我说英语,我感到很郁闷,好像有一天不说英语,就有点难受,姐,你就来吧,明天我带你去玩。”

    倩倩,这样说了,我也不好拒绝,就答应她明天过去。

    刚穿好衣服和鞋子,陈锦的电话就响了,是付(春chūn)莹打来的,她说,断父说,爷爷病了,这几天他走不开,让咱们代替他去看望一下,过几天他再回来,明天你就跟我一起去吧。陈锦,只回答了一个“好”字。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