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4章  第十四章  所谓(情qíng)人]

    第2节  2、第二次

    2、第二次

    周五晚上,倩倩又被接回家了,我想这应该是陈锦特意安排的,付(春chūn)莹恐怕知道了吧?

    陈锦的电话恰逢其时地响起来:“现在过来好吗?”

    我压低声音说:“好。”

    这样的回答,我觉得有点脸红,可是还能说什么呢?

    我换了一(身shēn)衣服,内衣尽量穿得(性xìng)感一点,并在唇上染了一点口红。

    陈锦在门口等着我,在他面前我的眼光不(禁jìn)得有点低垂,我还是有些不自在的,在他充满**的眼光面前。陈锦轻轻地拉我进了他的房间,我坐在沙发上,我们是在看电视吗?画面像闪电一样变化,我的头嗡嗡直响,这时候陈锦伸手在我的头发上摸了摸,突然如同幻想中一样吻住我的脸,他刚抽了烟,辛辣的浓烈的烟味灌进了我的嘴唇,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衣领,过于娴熟地解开我的内衣扣。

    我分明感到**就像雨天的河水一般涨起来,汹涌澎湃,我的呼吸变得沉重,这时他一把将我抱起来,放在(床chuáng)上。

    我没有想到当陈锦的(身shēn)体压向我的时候,我竟分明感到了一种负罪感。嗯,我第一次明白了我忧伤的缘由,我不喜欢跟他这样做偷偷摸摸的事,要做就做光明正大的事,他要么离婚,要么跟我断了这层关系。一想到这不是长久的,我就有些透不过气来。我也不喜欢他以长者的(身shēn)份跟我说话,在他的话语里我分明只是个无知无能的孩子,被宠(爱ài)着也被轻视和玩弄着。我有一种渴望,渴望一种新鲜、明亮的至少比他更年轻的生命,而不是像这样的比我大十五六岁的人,但有几个年轻人能像他这样有为势有?

    我的(热rè)(情qíng)仿佛遇到了冰天雪地,一下子凝结起来。我的变化如此迅速,以至于陈锦敏感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能说什么呢?告诉他我不喜欢吗?事实上,他就是凭着自己的优越条件才这样做的。那么我若是不愿意再接受他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陈锦停了下来,他的手移到了我的脸上,抚摸着我的额头、我的眼睛、鼻子、嘴唇,那是(爱ài)恋的,我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因为一点点的安慰更加难过起来。

    但是陈锦的手分开了我的双腿,他说:“你已经很湿了。”

    我还是接受了他再次的进入,(身shēn)体的需要如此单纯而又愚蠢,它是没有眼睛的,它是多么容易快乐啊!而在很多的痛苦和罪恶面前,我们不是早已经习惯于闭上眼睛,就这样获得了内心的安宁与平和吗?

    不(情qíng)愿归不(情qíng)愿,他最后用力的撞击后,他的私器在我的(身shēn)体里突突跳动的一刹那,我也忍不住尖叫起来——那一点夸张是下意识地要讨他的好吧——他倒在我(身shēn)上。

    他伸出手臂,让我躺在他的怀里,我一动不动的倦在他的怀里,我听见他睡着了,鼾声渐起。我默默地等着他醒来,我突然觉得我的**才刚刚苏醒,它在呼喊。

    他打了个盹醒来时,我撒(娇jiāo)地说:你还能再来吗,我还想……他有点吃惊,笑了。他说,恐怕有困难。但是,我们试试吧,我开始抚摸他,他喃喃地说:年轻时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真的很难说了……它依然很软,这使我越来越焦躁,我干脆放弃了动作,和他谈起天。我们东拉西扯,忽然他说:好了,你还想我吗?其实那时我很想压在他的(身shēn)上去,但是他不愿意,最后他结束得很突然。我的腿还张着,我很希望他,或者抚摸我一下也好。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做,他说:还是省点精力吧——于是我只好装没事人一般,自己穿好衣服,爬起来。

    已是夜深,我必须回去,我不能忍受这种难堪的场面。陈锦不放心,坚持要把送我回去。

    回到房间,我什么也不想做,甚至懒得去洗澡。呆呆坐在地毯上,靠着几个大垫子,脑子里仍然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我觉得非常压抑,这种压抑来自多方面的原因,慢慢地我突然想起大概是缺少了思考和反省吧,只耽于(身shēn)体的快感,这种不自然的生活正在折磨着我,我知道我那些心平气和的(日rì)子是一去不复返了,我简直有点厌恶自己的堕落。

    手机在静谧的深夜里刺耳的响起来,我受惊一般从飘忽的思绪中回到现实中,我拿起手机疲惫而懒懒的问道:“喂?”

    “杨媚”一听这不温不火的声音我就知道是他——刘侃。我有些不耐烦地道:“这么晚了还打电话,你明天不上班啦?”

    那边的声音顿了一顿,然后说:“这不是想问问你那件事吗,怎么样,跟他说了吗?”

    我有些不自在,好像被他发现了什么**,下意识虚张声势地说:

    “陈锦说他那里现在不缺人手,等缺人时再考虑。”

    “是借口吧,他大大小小那么多公司,那么多企业,难道一个人也不缺?”

    “我不知道,反正他就是这样说的,当然了,他是老大,大大小小的公司,缺不缺也不可能全知道,我估计他说的是总公司吧。”

    “求你了,你还是再给问问,不去总公司,去分公司,商场什么的都行,我实在不想当老师了,简直是度(日rì)如年啊。”

    “我怎么好意思再问呢?过一段时间再说吧,太困了,我要休息了。”我不耐烦地说。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