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豪华套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2章  第十二章  本(性xìng)]

    第1节  1、豪华(套tào)间

    1、豪华(套tào)间

    明天就要正式开学了,下午,我在妈家睡了一觉,大约是在五点左右,陈锦来电话说要请我共进晚餐。我说就不麻烦您了。他说请我参观一下他的办公场所,顺便聊倩倩的学习(情qíng)况,最主要的是他今天正好没什么事,这样的时候不多。他还说,一会儿派人到我家接我,让我告诉他地址。

    车把我送到了南三环的“金鼎国际”大酒店。开车的司机送给我一张房卡,卡上标着18-06字样。他说,这是(身shēn)份牌,陈董送给你的,以后有事直接到这里来找他,这个(套tào)间是他的办公室,来时记住带上这个牌子,这里只认牌子不认人,带着它就会有人接待你。

    这是个巨大的酒店,还记得前些年盖楼的时候,我看过宣传资料。它分为两个层次:1-17楼,是公共空间和酒店客房。18楼以上是塔楼,塔楼是城市中的城市、酒店中的酒店,全部是豪华(套tào)间和公寓,入住的人非富则贵。

    进入大厅,里面的服务人员大概是看见的手里的牌子,都鞠躬问好。一个挂着经理牌子的男子,来到我面前,说:“欢迎你的到来,我随时为您效劳。”虽然他们这些人说话声音很温和,但我还是在这种阵势面前,有点紧张。我问那位经理“电梯在哪儿?”他说:“您跟我来。”然后一直把我送进电梯里。

    一出18楼梯,就有位“值班经理”在门口迎接,他的制服好像比下面那位更高档一些,他的欢迎完全是私人化的:“欢迎您回家”,“我为您开门”他躬(身shēn)伸手要我的那个牌子,接过后又作了个请随着走的姿势。大约走了二三十米的他用那张卡打开一个电梯门说:“您请”。然后把那个牌子还给我。电梯上没有标层数,关了门就自动运行起来,好像上了一层就到了。

    一出门又是一位男士。“杨老师好,我叫王毅,是陈董的助理,陈董在里面等候您多时了。”说着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房门。随即他带着我走到门口,打开门,和我一起走进去后,他关上了门,他说“请您到大厅里停一会儿”然后走进客厅右边的小房间里了。

    这是一间很大的客厅,波浪形的白色天花板上吊着两盏大吊灯,中间还点缀着小灯,南面是落地窗,银灰色的窗帘都拉了半个,窗前是三组三人沙发,每组中间都摆着台灯,前面是大茶几,沙发的东南角是一棵我叫不来名字的盆景,叶子有点像剑麻,盆景的前面是一个十人圆桌,白色的椅子摆得整齐有序。圆桌的旁边又是一棵盆景,盆子跟窗边的一样,都有井口那么粗。但载的树不一样,我依然叫不出名字。

    我看看大厅里面没人,也不敢出声,只是边走边看慢慢走到沙发边上,又不好意思坐,沙发的正前面约四五米远就是个大电视,放在柱子中间的平台上。西面墙上有两幅壁画。这客厅真大啊,莫非他就在这里办公。正想着,陈锦从有壁画那面墙边上走出来。

    “哈哈,杨老师你来了,快请坐,刚才我给服务台打了个电话,叫他们给我们准备点些饭菜,过一会他们就送上来了。杨老师我的办公场所怎样?”

    “真大,装修真漂亮。”我找不到更适合的词来形容。

    “你还不知道吧,里面还有很多房呢?来来来,参观一下。”陈锦的样子还像刚见面时那样,笑眯眯的看着我。大概是看我有点紧张他又说:“啊呀,随便点嘛,我又不是外人。走走走,到那边看看去。”

    我只好跟着他,进了刚才他出来的那间房,这间又是间客厅,南北面对面两组三人沙发,东西各俩高背椅子。中间放着个方茶几,每组沙发的背面都是马鞍型台子,上面也摆着白色的台灯,跟前面的客厅一样,台灯都亮着。西墙上是一组紫色壁柜,里面放着些像文件一样的东西,东面墙边上则是大大小小的盆景。

    再走就进一个走廊,他告诉我,南面是他的卧室,并带我走进去,卧室里还有个很大的卫生间,我估计着卫生间至少够三十平米,出了他的卧室,对面就是次卧室,跟主卧室差不多,只不过色彩不同。我说:“这是您太太的房间吧。”他说:“莹莹,这两年不来我这里,以前我不在的时候,她能帮我做点事,现在她有病,就不来了,现在专管‘雨润’的事”。我本来想问什么病,但又觉得问问有什么意义呢?也就算了。

    出了次卧,再往前走就是书房,书架在东墙里面,西墙上挂着许多字画,中间就是个大写字台,台子东面一张椅子,西面三张椅子。我想,这应该是他给高管们布置重大任务的地方吧。

    我以为这就没了,没想到后面还有很多房子,有浴室、桑拿室、还有恒温浴室,再后面还有放影厅和休闲厅。最后他带我来到了餐厅,我看见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已经有饭菜放到桌子上了。餐桌是长方形的,左右各四把椅子,前后两把,饭菜就放餐桌东西两边。陈锦指了指座位,我就坐下了,他则坐在我对面,隔着两米多远。

    原来是一人一份,坐下了我才看清,放在我面前的是带着八个格子的饭盒,里面有菜有饭,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吃饭的家具,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名称的菜。我看着他吃,我就试着吃了一样吃了一点,还好,也不知吃的是什么,反正能吃。

    “这么多饭我是吃不完的。”我说。

    “吃不完剩下,慢慢吃,吃这种饭需要慢慢品,才知其中的妙处。”陈锦轻松地说。

    “这种饭叫什么名啊?”我问。

    陈锦笑着说:“先尝尝好不好一会儿,再告诉你。”

    ------------------------------------------------------------------------------------------------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