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不再补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0章  第十章  一个人的恋(爱ài)]

    第4节  4.不再补课

    4.不再补课

    有些经历在当时看来没什么,可是越到后来影响越大。我不是说保平搂抱我的事,我说是保平被((逼bī)bī)供的事。

    当然保平抱我,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恐惧的事,在当时我怕他一时冲动会做出格的事,比如强行非礼之类的事。而他几乎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寻求安慰,这是受到极大的伤害后之人共同的心理需求,何况在我心里也有想抱搂他安慰他的意思,比如那次他把九万元送到我家里时,我从心眼里感激他,要不是妈妈在旁边,真想抱抱他。

    而现在我们的拥抱就这样实现了,在我带着歉意他带着委曲的时候。

    后来我们坐在一起,他又详细地说了那晚的经历,他说从小到大没有遭遇过那样的恐惧,被电击的时间有长有短,在当时如果有条件死,他会毫不迟疑地去死,只是他动也不能动被拷在椅子上,好在长时间的电击只有一次,若是再有一次,他估计再也见不到我了。

    到了学校,他就害怕见我,他若是再让他们抓住把柄,抓进去也只有等死了,因为他说不清楚,男女之间的事无论他怎么说,谁会相信呢?也只能是胡说八道,在当时他有一个念头不能胡说,那样会走一条万劫不复的路,他看过好几个这样的报道,警察((逼bī)bī)供清白的人被当成罪犯,几年后真相大白,有的“罪犯”精神失常,有的则是含冤死去,还有的虽然被放出来了,也得到补偿,可是人的精神状态已大不如从前,工作也丢了,人也才老了。所以他想到的是死也不能承认,不要(性xìng)命也要保住工作保住清白。

    也就是后来看到我告诉他离婚的短信,他才想到这事差不多应该过去了。因为他在网上查找了有关军婚罪的规定,但明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可跟谁去讲理呢?

    我又对他说起了,这都是冀国栋战友私自做的,他不希望事(情qíng)闹大了。保平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跟这种知法犯法的警察去讲理的。如果我告状,以后他不好过,以后肯定会找我麻烦,更何况他能到那种部门肯定是上面有人,最大不过人家换个工作,而我没死就够万幸了。

    虽然我对他这种委曲求全息事宁人的想法有点反感,但也觉得只能这样,还能怎样,现实(情qíng)况就是这样的,我们忍受生活中不幸的事还少吗?

    保平告诉我,上午讲课的时候有两道题讲错了,好在有个学生给指出来了,他及时纠正,他觉得去补习学校上课有点力不从心了,好像从来没感觉到这样累过,再加上二三天了睡觉睡不踏实,总是突然醒来,之后需要好长时间才能再睡着,可是等再睡着了,闹钟就响了。

    我说,(身shēn)体不行就别去了,其实我也是硬撑着去,看你每天精神抖擞地去上课,我也跟着凑(热rè)闹。他说,再试试,真得干不下去了就得告诉人家,其实他在学校上课也没精打采的,怕是被那些王八蛋们把(身shēn)体弄垮了。我说,这得调整一些(日rì)子,(身shēn)体要紧。

    星期(日rì)我们又都去了补习学校,我上课的时候,保平去跟校长辞职,校长说他是这个学校顶梁柱,怎能走呢?保平说,最近(身shēn)体难受。校长说,下个星期病好了再来就行。保平说,恐怕到时好不了,您还是请别人吧,等(身shēn)体彻底恢复好了他会再来。校长又提出给他加工资,还问保平是不是别的学校挖墙脚之类的话。保平说,确实因为(身shēn)体的原因,这些天他给学生上课都成问题,估计得请一段时间的假。校长问他得了什么病?保平说,没查清楚,反正就是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浑(身shēn)无力。校长又说了一些他很为难舍不得保平走之类的话。保平答应今天上完最后一节课,下星期就不来了。

    我下课后,保平简单地跟我说了他辞职的事。我说,是应该好好休息。我又想,他这应该属于心理问题,问问李大哥,看能不能帮助保平调整一下。

    保平开始上课了,回家的路上,我给李大哥打电话,把整个事件说给他听。他说,这可不是好现象,下午他去补课屋跟保平坐坐。

    ------------------------------------------------------------------------------------------------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