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需要一个拥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10章  第十章  一个人的恋(爱ài)]

    第3节  3.需要一个拥抱

    3.需要一个拥抱

    保平站在门外,我看见两行泪珠从他的眼孔中溢出来,再溢出来,高大的(身shēn)架犹如一座即将塌溃的墙,马上就是倾倒下来。

    我想说出来,但看到他这样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全知道了才会这样。

    看我出来了,他走回自己屋,走路却摇晃起来,我扶住他的胳膊肘儿,因为觉得这事或多或少其中也有我的过错,对待朋友我也太不负责了,就没往这方面考虑,至少考虑的不周全,一心想着自己的事。

    我一边扶着他,一边说:“保平没事了,你都听见了,是误会。”

    他转过(身shēn)来看着我说:“你知道,那一夜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真得受不了。”

    我说,没事了,真的没事了,你别怕。我看见他的衣襟有泪痕也有点褶皱,就拿手拉了拉,他就抱住了我。

    他越抱越紧,我一边小声而急迫地说“别这样,别这样”,一边试着推他。他的(身shēn)体覆盖在我的肢体上,他低声说“姐,求求你,让我抱抱,就挨一会儿。如果那天我真死了,死得太冤了。”

    “别,别这样,你女朋友看见了怎办呢?”我再一次试图挣开他的(身shēn)体。

    “她那天来了,正遇到公安局的人在,公安局的那家伙说我正在接受调查,她就走了,再也没来过。”

    我也觉得对不起他,就让他抱着。

    “你看这事闹的,让你受委曲了。”在他的怀里,我不知怎么说,只是想还是尽量安慰他。

    “你不知道,我坐的椅子通了电,他们电我,电了我好几次,有一次差点窒息过去。”

    “这人真狠,私设刑堂,还行刑((逼bī)bī)供,跟黑社会的人差不多了,你别怕,哪天我去你找他,我认得他,让他给你赔钱。”我没有别的可说的,只能这样。

    保平说:“找什么找,这种人肯定有背景,大不了受个处分,说不定以后会报复,算了吧,只是我想起来就后怕。”

    我没话可说,我也搂抱着他,我觉得他是在为我受刑,是我嫁祸于人了。

    我清晰地感觉到保平的(身shēn)体越来越(热rè),他的呼吸也沉重起来,这让我多少有点害怕了。

    “姐,其实,我很喜欢你,只是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距离,那距离很远很远,我仿佛永远无法触及。”他好像在透露内心长久的渴望与痛苦,对于一个长期挣扎在城市里的农村小伙子来说,我早就想到他的心中埋着很深的痛苦,只是轻易不显露罢了。

    “我不是在你怀里吗?什么远不远的,咱们是同事哪有那么远的距离呢。”

    他一边捏着我的肩一边低声说:“姐,你太迷人,能抱你一会儿,我觉得死了也值得了。”

    我说:“你傻啊,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就是啊,那天,当我有一天快死的感觉时,突然想到,我怎么没抱过你呢,抱了,他们把我折磨死,我也不冤枉了,可是我没有,什么也没有,他们就那样对待我,你说我的命值钱吗?”

    “那毕竟是(情qíng)况特殊,以后不会有这事了,关键是咱们遇到了法盲,遇到了个什么也不懂的警察,他对冀国栋讲义气,对你下狠手,这样的人肯定不多。”

    “问题是我遇到了这种人,在这里,我是举目无亲,姐,你不要害怕,我抱你是因为你是我这里最亲的人了。”他可能感觉到我有点害怕他的意思,所以这样说。

    “没事,我相信你,你是个好人。”我只能这样说了。

    “姐,我想多抱你一会儿。”说着他把脸靠在我的头发上。

    我闭上眼睛,靠边在他的(胸xiōng)前,我想我也累了。事实上我后半(身shēn)一直靠着墙,而他的手就在我的腰部紧紧地搂着,当我再一次感到他的(身shēn)体的(热rè)量之时觉得这样下去不好,就低声说:“保平,放开我吧,你抱着我喘不过气来了,以后,你想抱就抱。”

    保平还像原来那样听话,他松开手,退了一步,然后用一种痴(情qíng)的目光端详着我。我迅速走到他房间坐到椅子上。他跟过来时说:“姐,你要说话算数。”

    ------------------------------------------------------------------------------------------------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