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疑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9章  第九章  不一样的生活]

    第10节  10.疑惑

    10.疑惑

    星期三上午,上班的时候,有个人到办公室找我,原来是冀国栋的战友。

    他找我的目的是,孩子要上小学了,问我在小学里有没有认识的人。他想去的小学正好是李大哥所在的学校。我给李大哥打电话,李大哥说,现在才四月份,七月底才招生呢。我问他,这个孩子不在他们学区,能不能想办法进他们学校。他说,到时候再想办法吧,现在择校凭他这种关系是不行的,要么找更大的关系,要么花钱。那人听说要花钱,就说他再找找人。走的时候,跟我说起冀国栋来,原来他昨天就回来了。

    回来了,居然也不回家,住在战友家里。我想,可能是上次我在(床chuáng)上撵他,不让他和我一起睡伤了自尊。这次回来直接到战友家,也可能是怕我跟他商量钱的事,他怕回家后,我们一家人不讲理,在财产分割上出现纠纷。

    我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说,小冀一大早就回家了。她正在单位,过一会她买点菜准备回家。我对妈妈说,让他问问冀国栋还有什么要求,省得他疑神疑鬼,昨天就回来了,也不想回家,现在还没离婚呢,有啥事还可以商量。我还告诉妈妈,中午不回家,时间太短来不及,晚上早回一会儿。

    我又给冀国栋打了个电话,问他为什么昨天不直接回家?他说,他是昨天下午才回来的,公安局的一位战友叫他去有点事儿,他正好想问问离婚的手续,谁知他说在街道就可以办,他说他已经打电话给问清楚了离婚程序,后来他去街道取了《离婚申请书》。因为太晚了,战友留他喝酒,他就没回家。

    我知道,他是有所顾虑,所以也没再问,只是顺便也问了问他离婚的程序,他说等我回家后再说,其实很简单。

    本来高二有我一节晚自习,我调了一下,四点半就回家了。

    冀国栋看我回来了,问我最近的病(情qíng)怎样?我说,好多了,不过我还不是个正常女人。他明白我说的意思。后来他拿出几张纸跟我说起离婚的程序来。离婚需要《户口簿》、《(身shēn)份证》、《结婚证》、《离婚协议书》(A4纸打印一式3份)、2张2 寸半(身shēn)免冠证件照片、《申请离婚登记声明书》。

    之后,我们商量起离婚协议怎么填写,《离婚协议书》他找个了范本,我们没有子女,光是财产问题,他说家里的东西他都不要,就按以前商量的给他房子的差价35万就行了。我说,你想要什么都可以,随便拿,现在还是咱们的共同财产。他说,拿也拿不走,即使是拿走了看见了伤感。我说,我也(挺tǐng)伤感的,但这是没办法的事,你我最清楚,这样耗下去对谁也不好。

    我俩在电脑上填好《离婚协议》,冀国栋说,明天你得跟我去一趟街道办事处,拿上咱们该准备的东西,估计不可能去了就给咱们办了,咱们得先去登记,看看好不好办,看能不能早点办理。

    我说,给你的钱准备好了,家里只有一部分,到银行取其余的也得先预约一下,明天肯定离不了,最早也得后天。听了这话他笑了。我看不出他的无奈和不舍,大概在他心里觉得这是件好事,离婚,他可能也想说,只是我先提出来了。

    第二天上午我换了一节课,上完后先去了银行然后赶到街道,我们交了各种东西,登记处的人问了一些问题后,怀疑我俩感(情qíng)并未破裂,我们坚持要离婚,他说,离婚原因不当,是等他们调查之后再说,或者填写其它原因,让我们下星期四再来。冀国栋说,看来得找人,他找战友想想办法。

    后来我就回学校,吃午饭的时候,赵艳红告诉我,你那个物理组的搭档被公安局的人请走了。我问怎么回事,她说不知道,问他们组长,也说不知道。我找到主管我们的副校长。他说,他们只是说带李保平调查点事,让我们配合一下。

    我给保平打电话,已经关机了。他出了什么事呢?

    ------------------------------------------------------------------------------------------------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