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赵艳红的故事(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9章  不一样的生活]

    第4节  赵艳红的故事(3)

    赵艳红的故事(3)

    赵艳红说,她那个相好的对他不错,只是太能出差了。

    我问她,那你们俩是不是各自准备离婚呢?她说,傻瓜才这样想呢,她不是我的男人,我也不是他的女人,男女之间在一起说起来都是些娱乐活动,本来就不是你的,只是在一起共度寂寞时光罢了。一些人想不开,自个儿委屈自个儿,啥叫开放啊,就是放得开,想得开,怎么快活怎么来,挣钱干啥?搞男人干啥?不就是为了开心地活着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她,那自个儿的男人呢?不怕他发现了?她“哼”了一声说,他还不知在哪里风串店呢?自个儿都管不住,还管得着我。我问,那你们的孩子呢?她说,爷爷姥姥姥爷都瞎眼了,抢着哄孩子,每月谁的天数多,我们给谁的钱多。

    我说,你真是过着神仙子。她说,也麻烦呢。

    她说,有一次她们六个人在一家俱乐部玩,我和三个女的打麻将。陈圆圆和另一女的在另一间房里包个了小保安玩,谁知半夜出事了,那小保安是退伍军人,二十六七岁,没事,可能那小子吃药了,也可能是折腾时间太长,小伙子后半夜体力不支,头上冒虚汗,走路晃悠,眼看是有问题,我们叫人把他送医院,检查后说是急肾衰,还下了病危通知。后来好不容易保住了命,我们是见者有份,四人一人三万,那两家伙除了医药费,每人拿了五万,还签了协议。不过这种事,哪能露天啊?后来那小子又跟陈圆圆要钱,陈圆圆给了一些,并且威胁他再要就找黑道的人做了他,他才不敢了,不过最近听说那小子体又不行了,又到处找她俩呢,就怕那家伙把这事闹大了,到时个我们的脸上谁都无光。

    我说,你又没做,怕什么?她说,都是姐妹们的事,一条绳上的蚂蚱,败露了事就多了。我说,也是,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以后注意就是了。

    她说,其实最麻烦的事,还是男女关系上的事。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问问她是怎样有外遇的。

    她说,那年夏天,有一次她在酒吧里独自喝酒,那天可能是她穿得比较扎眼,坐在她对面桌上的男人,时不时地跟她隔空碰杯,她本来有些讨厌这样的举动,但看见这人不像是个轻薄之人,穿一休闲装,看起来一付风尘仆仆的样子,我骨子里喜欢这种有生气的男人,于是就着干起来,后来我们坐到了一起。这个男人毫不认生,他说会相面,然后就说起我的财运来,听他说还沾点边,但越说越听不懂了,我跟他说,这样太无聊,就给我讲几个故事吧。于是他就开始讲了,他是公务员,每个月总是要出好几趟差,按他的话说,不是为领导跟班,就是替领导顶班。他的故事特多,讲了一个又一个。后来他说,这样的场合不适合讲故事,不如到街上走走,于是我们边走边讲,当故事结束的时候,我们的手就牵在一起了,我们相互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说,她的事太浪漫了。她说,最浪漫的事就是他每次出差回来总要给我带各地的小礼物而且都是成对的,他一个我一个,让我收藏起来,这样可以记录我们的感史。

    我问,他妻子不知道吗?她说,他妻子逮住他的机会还不如我多,每次回来他先见我,若是我有事,他也不回家,等跟我见完面后再回家。他说,这样表示他对我的尊重,因为我们是彼此的客人。

    我说,你这个相好的是天生的浪漫主义者。她说,他是中央美院毕业的,本来是个画画的,分配到政府部门工作,因为有点文才后来就去写材料打杂去了。我说,赶上了分配年代肯定岁数不小了吧?艳红说,比他也大不了几岁。

    我问她,他们俩几年了?就没遇到过麻烦?她说,婚后一年就认识了,现在也三四年了,期间吵吵闹闹也不断,不过总的来说,对我好的。我问她,平常在一起,谁花的钱多。艳红说,这问题问的,我不至于这么掉价吧。我说,那看来是他有钱了。她说,他有个的钱,只不过是出差多报销几块,能有啥钱,我就是看上他的人,尽管没钱但舍得为我花,这说明他的心总是在我这里。艳红说着指指自己的口。

    ------------------------------------------------------------------------------------------------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