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独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6节6.独白

    6.独白

    李保平要回老家了,走一个星期。浪客中文网www.lkzw.net很想跟他去村里看看,可是我不好意思说,再说根本不可能去。我们也不熟,熟了也不能去,孤男寡女咋行呢?再说了,我有病,家里人谁也不会让我去的。

    人都是这样的,不管什么时候总有人左右着你,除了内心是自由的,没有更多的自由空间,结了婚的人大概都深有体会吧。可我的内心并不自由,总是向着死胡同里钻。

    这些天每次去给李亭补课,李大哥总是经由我按时吃药,我想,大哥可能觉得亏欠我,他总是念叨着给我补课钱。人都是在交往之中才能建立感,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大概就这个意思吧。上次李大哥不要钱,而我硬让冀国栋送给了她,他这次想把那些钱还给我,而我怎么可能接收呢?他抽出时间来给我解疑答难,虽然效果不大,但两次大老远跑来帮我,人非草木焉能无。我估计李亭这些子记住了不少单词,以后英语成绩一定会上去的,补课的人最大的心思就是看到自己的学生成绩提高,提高了就有成就感,若是不起作用,就会有挫败感。

    李保平教物理很自信,一方面说明他对高中物理吃透吃通了,另一方面说明他是有些教学手段的。

    放假前,冀国栋来过一次电话告诉我们,他们被选中到大西南要去参加演习,多长时间他也不太清楚,可能少则三月多则半年。他还说后勤工部门危险不大,让我和家人放心。对我来说,他走了更好,在家里对我是一种折磨。虽然他很关心我,但他的关心在我的内心中泛不起半点涟漪。只是有时候,我觉得作为一个妻子,好像欠缺些什么,是家的温暖,还是家的气氛,我说不清楚。有爸妈在我家我好像从来没有结婚,只是我的家中多了一个叫作丈夫的男人。在他回家的子里,差不多都是带着我走走他家的亲戚,吃吃饭,转转街。他也是个有理想的人,他的理想就是在北京买房,把我接走在那里过正常的生活。对我来说我根本不想去,若是换个别的地方,也许还有点兴趣,而北京是我的伤心之城,我用了两年时间也忘为不掉那个人那座城。每次看到他跟我兴致勃勃地说起将来住在北京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有点郁闷,为什么是北京呢?换个地方好不好,可能这就是命运吧,将来真的去了,我会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比现在还病得厉害呢?还是不去吧。

    那天,李大哥和我还有李亭去饭店吃饭,突然遇到个高中时的同学,他以为李大哥是我的丈夫,诧异地看着我和李大哥,那意思分明是说——看当年我追求你,现在遭报应了吧,找了这样个老男人,孩子都这么大了。我懒得跟他解释,都是各自的过客,何必多此一举,他认为怎样就怎样吧。李大哥怕误会,解释的时候,我看都不想看那同学一眼。念书的时候,他不好好念书,成天追女同学,追过六七个,我应该是第一个,我根本就不喜欢他,他追也没用。高三的时候,他真的追到手一个,那个女的学习成绩也不好,两人居然发生了关系,后来听说打了胎,分了手。现在他在市里开了个服装店,我去过一次是品牌代理店,他跟我说,如果我买他的衣服半价再补十元打车钱费,还让店员们记住我。后来我一次也不去,我嫌他人品不好,所以结婚时也没叫他去。

    跟李保平聊天时,一想到自己三十岁了,突然觉得有点可怕,男人三十岁正是黄金时间,而女人三十就况不同了。我常常想,这个年轻小伙子怎么看待我的年龄问题呢?应该是大姐式的家庭妇女吧。他从来不叫我大姐,总是叫我杨老师,大概是怕我伤感吧。人们都说,女人三十少了风多了成熟,可我不觉得是这样,从前我不知风为何物,现在也不知成熟是什么。我看见同年龄的老师们去美容院,她们说,三十岁了得保养皮肤不然以后皱纹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粗糙,我不在乎,多就多吧,岁月不饶人,就顺其自然吧。

    本来也想问问李大哥,但他比我大,肯定会夸我的。过几天,李保平回来了,我得问问他。

    ------------------------------------------------------------------------------------------------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