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凭吊爱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粒粒风尘 书名:烟视媚行
    第3节3.凭吊

    3.凭吊

    ——杨媚

    那晚,健给我打电话,我以为会说,一会儿过去或者说个时间。谁知他对我说:“我调到北京了,手续已办妥,交接也完了,今晚就走,若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

    这太突然了,他事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想回北京,他要回北京。

    我说:“我去送你好吗?你怎么就突然要离开呢?要调走也事先不跟我说一下,你知道我离不开你,以后叫我怎办呢?”

    健说:“原来我是想说,可说了你肯定不同意,然后就会有隔膜,就会有争吵,何苦呢?其实,你一直在问我那个问题,我现在告诉你——你要的我可能真的给不了你。”

    我说:“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健说:“这不可能,我有妻子儿子,你心里说不要,其实你心里肯定还想要。”

    我说:“我可以不做你的妻子,我放弃了,我不能没有你,我只要做你的女人。”

    健说:“别再说了,我得赶时间,对了,我替你续了一年的房租,我得走了。”

    我突然想笑,他不在了,续房租干什么吗?等我一个人去住吗?我得静下来想一想,怎么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不,我已回不到从前了。我得跟他说清楚,我打过电话去,可是无人接听,再打,再打,电话已关机。我一下子像丢了魂似的,他怎么就不慢慢地疏远或者冷落我,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让我的突然死亡。

    原来他的是以不破坏家庭为前提的,原来这一切只是寂寞后的共舞。

    这不是结局,我觉得这不是,哪里有这样的结局?我看过许多小说,也听过许多的故事,可是这样的结局我想不起来。

    我写了个短信: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会去找你的,无论你走到哪里。

    夜深了,我怎么也睡不着,迷糊之中,我又看他,眼前的健好像陌生了许多,北京的健与上海的健,真的不一样吗?也许他在一开始就想到了结局,而我明知道他有家室但我相信奇迹,会有例外,会有与众不同,每个人每件事都不是与众不同的吗?

    男人都是这么无,这么狠心?

    孤零零的房间,孤零零的我,孤零零的上海。

    我一直再想,假期了去北京,再见到他,他会是什么样的呢?

    再一次走到那栋办公楼下,看看那个窗口,他是不是还在呢?我这样想。

    天空中飘着几朵云,那么纯,那么白,那是我梦断的地方吗?或许是我梦开始的地方,谁知道呢?

    坐在楼下,面对那扇窗子,我是在隔着一条马路,以沉默来和他对峙呢。但时间一长突然脑子里满是压力。

    也许需要勇气,还有很多很多的坚强和勇敢,才可以坚持到底,在此期间必须忍受寂寞、孤独和等待。但有一个条件,必须确信,他我,非常我!但一想到这,我就有点不自信了。

    他还在吗?他在这里吗?他也许还在前面那栋楼里。我只知道,我只想用这样的方式——在他待过的地方拉近想念他的距离。

    每一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生活的权力,但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是谁说过,男人靠理智来行动,女人靠感来做事。

    再有一年我将毕业,我要去北京,我要去找他。对了,他说过,会来看我的,莫非他交房租是让我等他吗?

    健,你何时再来?能告诉我吗?

    ------------------------------------------------------------------------------------------------

重要声明:小说《烟视媚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