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一石击起千层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全职书僮 书名:古董人生
    当张天生在舞池内和李妙跳着优美的舞蹈时,他不知道在这一个角落里面,他一直以来最没有负担,聊得最为投入的朋友梁思雨正有点难过。

    她本应该为能帮李妙挽留住张天生,让他们能够在这里共渡美好的时刻而高兴的,但是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

    “一对狗男女。”

    站在宋子乔边的周楚生小声地说着,但是这话却可以清楚地飘到梁思雨的边。

    “啪”的一声,周楚生的脸实实在在地挨了梁思雨的一把掌,她的这一把掌让让旁边的宾客吓了一跳。

    周楚生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正想骂那是谁敢打他的,当他定眼一看是梁思雨,他不敢出声了,他只能强忍着不敢出声。

    “看你嘴,下次别让我再听到。要不然撕破你的嘴。”

    梁思雨在周楚生的耳边说着,她可不想让她的好朋友被人称之为狗男女。

    “这女人是不是月经不调,这么容易发脾气的?”宋子乔看着离去的梁思雨,然后用手把周楚生的脸拔过来看了看,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几个红红的手指印。

    “宋哥,你得为我做主。”

    周楚生平时就是持着有宋子乔为他撑腰,他总是喜欢在别人的面前作威作福。

    “谁叫你这么多嘴,我也帮不了你。”

    本来今天晚上宋子乔已经想好办法让张天生下不了台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梁思雨刚才已经暗中使人警告了他。这不得不让他有所顾忌。

    梁思雨一走,宋子乔也跟着离开了,他可不想在这里看着别人在自己的面前晒幸福,最重要的晒幸福的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而在会场的另一个人此时也同样高兴不起来了,他就是赵福永。前段时间他跟张天生提起让他回博古盛世帮自己的时候,他感觉到还有希望,本来他还在想着在张天生还没有向外公布与李妙之间的恋的时候把他给拉回来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李馆长这么快搬出孙女来让张天生没有离开的理由。

    赵福永又算慢了一步,在行里,他赵福永感到最大威胁的就是李馆长,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有机会超过李馆长,在兽头一事上,他本以为以他在东南亚的人脉关系,他可以坐上抢救海外文物协会一职,但是却没有想到最后的希望还是落了空。

    张天生的出色表现让李馆长更是争得一席之地,让赵福永措手不及。

    第二天,张天生还沉浸在幸福的恋之中。当他刚刚跨入办公室门口,桌上面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了。

    “喂,你好,技术部”

    “张天生,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电话里面,李馆长的声音充满了怒气,张天生看着电话,他想不明白出了什么事让李馆长这么生气。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李馆长正看着窗外,他的那一张严肃很少在张天生的面前出现过,在张天生的记忆中,只刻是莫勇死的时候,他有过这样严肃的表

    “李馆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天生,你不要觉得现在跟妙妙好,你就可以乱来了,公司有公司的制度,我之前一直以为你会公私分明。就算你一直跟赵福永他们一起,我也放心把公司的重要事交给你,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张天生听李馆长这样说,他更加不明白了,他不明白李馆长为什么这样说,他更加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李馆长,我不明白我到底做了什么?我不接受这样师出无门的问责。”

    张天生没有想到一大早就让人这么批,还是莫名其妙的被批。对于张天生这样的反驳,李馆长更加的生气,因为他不容许有人跟自己顶嘴。

    在办公室内,顿时充满了火药味,而争吵开始剧烈地升温着。

    “天生,你怎么这样跟我爷爷说话呢,有什么事不可以好好说的。”

    这时候李妙走了进来了,看着李馆长与张天生两个得脸红的样子,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去劝解,因为他们一个是最疼自己的亲人,一个是自己最的人。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如果你学得这一切的涉密事真的是我做的,那我辞职好了。”

    张天生把手上的文件扔在桌上,他对于李馆长这一种还没有调查清楚就对自己质疑有点心寒,他为公司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但是最后却落得一个出卖公司的罪名。

    “不是叫你不要接电话进来吗?”

    李馆长对着秘书把电话接进来大声地骂着,他现在让张天生气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看在李妙的份上,他早让保安把张天生给赶了出去。

    “是博古盛世的赵福永董事打过来的,他说有急事找你。”

    李馆长想好了一会后,他这才对秘书说道

    “接进来。”

    李馆长调整了一下心,他想不可以让赵福永听他现在气急败坏的样子。

    “赵总,你好呀。有什么急事呢?”

    “我是打个电话告诉你,这一次的涉密事件与张天生无关,是另有其人,对于张天生的人格及职业守,他可以保证。”

    李馆长听着赵福永这样说,他看了看张天生,赵福永的来电让他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想法。

    “有劳赵总心了,我公司的事我们会处理的了,至于是不是他,我们也会调查清楚。”李馆长把赵福永的电话正接挂了。这涉密事李馆长已经让人私下查证了,正是赵福永给一些报社透露的。

    而这一次涉密的内容正是张天生几天前亲自鉴定的一块玉石,玉石的来历为秦朝的古墓的陪葬品,而这一些张天生并不知道,因为他只是负责玉石的鉴定罢了。

    这一个玉石的鉴定结果还没有送到文物局,但是在发现玉石的地方文物局方面已经传回消息说,古墓已经遭人盗窃,古墓内的文物一扫而空。

    文物局方面因为还没有得到四海国际这边的鉴定结果,他们也就没有对现场进行过多的保护,而正是因为这一涉密,让文物盗窃团伙抢了个先,让文物局损失了大批的文物,这样的责任自然要算到四海国际的头上来了。

    而四海国际在追查此事的事上,他们的确还没有认真去核实是不是张天生这的一步出了问题,还是其他的原因,但是已经火烧眉毛的李馆长也只能先拿张天生来出出气了。

    “你听到了,我不是什么涉密者,我希望你能够认真去核实,认真地去查证,还我一个公道。”

    张天生说完,摔门而出,李妙这时候不知道是应该去追张天生,还是留下来跟李馆长好好解释。着急的她一下子流下了泪水,不知怎么办好。

    张天生完全没有心上班,他回到办公室,越想越气,他想不明白那鉴定结果只有他自己知道,怎么就涉露了出去,他坐在座位上,回忆着之前在他边发生的所有事,但是这两天国年会的事,他已经想不起还有什么事发生过。

    他越是想,越是觉得事有问题,但是一时半刻他又想不明白是谁在害他,是谁让他吃了这么大的“死猫”。

重要声明:小说《古董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