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谁给你的权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全职书僮 书名:古董人生
    当张天生走进拍卖场的时候,却发生了不少行内人士,有几个还是上次慈善拍卖会上见到的人。

    “张兄弟,你也来了?”

    张天生找了一个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了,但是还是有人发现了他。

    “你是?”张天生看着眼前的这一位大叔,在他的印象之中,完全没有记忆。

    “上次我们在慈善拍卖会上见过的,你是王震的徒弟。”

    “不好意思,想不起来了,你怎么称呼了?”张天生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是我的名片,希望张兄弟以后多多关照。”

    “不敢,不敢,小弟初出道,还要你这此前辈多多指点。”张天生也把名片递了过来。

    当他拿起名片的时候,原来这一位正是四海国际子公司之一的中盟商行的总经理刘一冰。

    对于四海国际的五个子公司老总,在进入了四海国际之后,他才真正了解这四海国际的内部,四海国际的五个子公司是以四海国际为中心,在李馆长的管理下,它鉴定的方向主要是以玉器方面,在玉器的鉴定水平,在全国来说是最有权威的。至于国宝文物的鉴定自然成了他们的工作之一。而一次认识了环球博古的耿仁。他的的鉴定方向主要集中在瓷器方面,他的实力仅次于四海总部。

    刘一冰的中盟商行则主要集中为木器收藏及鉴定为主,他的规模虽然是最小的,但是他却为国家考古提供很多的参考意见,特别是在古墓的挖掘方案上面,更是提出很多好的方案。

    张天生知道的还有宋慈的中兴艺术中心,它就主要是以收集及拍卖字画为主要业务,更是定期在京都举办国画大赛,海内外国画鉴赏会等等相关的活动,在社会上的地位比起四海国际总部不相上下。

    而最为弱小的就是自己今天过来的这一个拍卖行了,他就是阎富成经营的拍卖行了,如其说它是一个单独体,还不如说它是四海国际的一个部门,表面上看他好像是独立的,但却一直依赖着四海国际总部,他的鉴定师全部来自于四海国际,为此,四海国际为他安排有专门在杂项之主面的鉴定师。这样一来,真正好的东西自然到了不阎富成的手上,他也就名副其实成了这杂项类的东家了。

    四海国际的五家子公司,今天来了两个老总,一个是耿仁,一个是刘一冰,而自己代表着国海国际,这样看来除了宋慈没有来之外,可以说成了四海国际的一次大汇总了。

    因为这几个人的出现,拍卖会显得重要了很多。

    耿仁已经在前排就坐了下来了,看着刘一冰跟自己一样找一个不显眼的位置,显然他也是不想这么高调。

    张天生坐在刘一冰的边,然后扫了一眼全场,今天的拍卖会现场可以说没有空席,也有不少的国外收藏都到场。

    “今天我们要拍卖的是清朝圆明园的十二生肖铜像牛兽头像,起拍价4000千万人民币,每次叫价一百万,现在开拍。”随着拍卖师的话音刚落,马上有人开始举牌叫价。

    “好,25号四千一百万。”

    “32号四千二百万。”

    拍卖师刚刚报完上一个参拍者的数字,后面又马上举起了牌子。

    “你是来看看的,还是来拍的?”刘一冰这时候像张天生一样,没有任何的动作。

    “你呢?”

    “跟你一样了。”刘一冰没有想到自己的问题让张天生反问了。

    “那你是觉得我是过来拍的,还是过来看的呢?”

    对于张天生这样的问题,他还真是有点拿不准,四海国际主要是玉器为主,应该来不太会收藏这些青铜类的,但是如果说不拿吧,他们自己人都知道阎富成一直是四海国际的另一只手,像今天这一个兽头,说不定也是四海在作。

    “我只是过来看看,这兽头现在已经叫价到五千万了,在我看来,他的价值最多也就只到一千万。”刘一冰觉得这十二生肖在离开了它们所属的建筑物后,他本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而现在已经拍到了五千万,可以说纯属是炒作的结果。

    但是他也不得不考虑到,这十二生肖在国人的眼里,他代表的不单单是一个文物,他有着更深的意义。

    “15号六千一百万,第一次,请问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拍卖师开始举起了他那锤子。

    “好,39号六千二百万。”

    十秒之后,有人再次举起了牌子。

    “六千二百万第一次。”拍卖师已经开始喊起了倒计时。

    全场的人开始在考虑了,他们跟着边的人小声地讨论了起来。一个兽头今天的拍卖超过了今天的期望。这样的价位可以说已经让拍卖主满意,也让拍卖行满意了。

    正当拍卖师正想喊第二次的时候,一个黄色头发的外国人再次举起了牌子。

    “35号六千三百万。”

    拍卖师开始有点激动了,价位再一次的升起。

    “29号六千四百万。”

    张天生举起了牌子,拍卖师有点不相信地喊起了张天生的牌子上的数字。

    “35号六千五百万。”

    外国人回头看了看坐在角落里面的张天生,显然他是不是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会出价高过自己的。就发刘一冰说的,这一个兽头最多也是值一千万,但是现在已经高出于他所值价格的六倍之多了。对于一个收藏者来说,这是多么疯狂的事

    “29号六千六百万。”

    看着那外国人,张天生死死地盯住,没有说话。

    “以前让你抢了一次,这一次你不抢,兽头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他们还有脸来抢拍。”张天生放下牌子,心里暗暗地想着,这让张天生下定决心拍下这一个兽头。

    “我想知道是谁给你这样的权力?你是代表李馆长,还是代表阎成富。”刘一冰看着张天生,这时候让他更加想不明白了。

    本来张天生参与拍卖,刚开始他只果想着这一个托罢了,但是没有想到价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价值所在,张天生还在追价。

    “六千六百万第一次,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

    这时候会场内的人全部坐不住了,目光全部集中在张天生的上,对于这一个从未闻名的少年,他们想不出他是什么出,更是看不透他后的背景。

    “六千六百万第二次。”

    拍卖师开始喊响了第二次,他的那一个锤子已经高高地举了起来,那一个跟张天生抢价的外国人,开始打着电话跟公司汇报况,他的脸色看起来十分之紧张。

    国外人的焦急,显示是没有接通电话,他不时地回头看看张天生,又看了看拍卖师。

    “六千六百万第三次,成交。”

    随着拍卖师的锤子落下,这一场的十二生肖兽头拍卖会也随之结束。

    张天生看着那有点愤怒了的外国人,他心里笑了起来了。

    正当他高兴的时候,行长却是急急地走了进来,他扫了一下会场,正向张天生走了过来,在他的脸上充满着怒气。

    “张兄弟,看来你这一次有麻烦了。”刘一冰拍拍张天生的肩膀,然后离开了会场。张天生看着离去的刘一冰,当他回过的时候,行长那一张黑脸已经沉得如六月的雷雨天空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古董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