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任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全职书僮 书名:古董人生
    张天生的第一次约会就让宋子乔给破坏了,让宋子乔如些闹过之后,李妙对于吃饭那是完全没有心了。

    “不好意思,下次我们再约吧,今天没有心吃饭了。”李妙把车停到一边,他让这宋子乔搞得特别的烦。

    “没有关系。宋子乔是你的男朋友?”张天生试探地问道。他想着李妙如些之美丽,他不相信没有男人追。

    “他?他最多也算是我的一个追求者罢了,他连让我列入我愿意见的人都没有资格。”李妙一说到宋子乔,他就觉得生气,也正是因为宋子乔的存在,那些曾经对自己有过追求想法的人也望而却步,这让李妙也落得清闲,不用去应酬那么多的追求者。

    “那我们下次再约了。”张天生看着李妙不愿意再说起她与宋世乔之间的事,他也就不再追问。

    “祝你周未愉快。”李妙看着站在车窗前的张天生,对于这个男人,好感还是有的,只是她觉得张天生还不够成熟。

    张天生站在路边,目送着李妙的离开。

    “一海,今天的约会取消了,出来喝一杯吧。”

    张天生给刘一海去了个电话,对于刘一海为自己准备的一切现在浪费了而感到不好意思。

    “又出了什么事了,我是个男人来的,你别老是让我有经奇(期)好不好?”

    刘一海在那边听着张天生的那不开心的语气,想不明白为什么才短短的半个小时,却又发生那么的事

    “我也不想的,半路杀了个程咬金出来。坏了我的好事。”

    “你不是很勇的吗?你不跟他拼了。”

    刘一海笑了起来了,他突然想起以前打架的时候,张天生总是冲在前面的,张铁锋的那一次如果不是自己拦着,他可能就不只是少了两个门牙。

    “不好了,找地方见面再说了。”张天生不想再聊,他些时只是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刚刚的郁闷。

    张天生说间酒吧,但是对于已经放弃了夜蒲了的张天生,却不懂得在哪里。

    当他打着出租车到达酒吧的时候,刘一海已经站在了门口。

    嘴角咬着一支香烟,在他那吸吞时候,那香烟的火光一闪一闪。那一副玩世不恭的表依然在刘一海的脸上留着,在夜色下,他的那一双**的眼睛正游走在经过他边的感美女上,而对于张天生的到来,他却是没有发现。

    这一夜,自然又是刘一海在张天生面前表现着如何泡mm的技俩。但是张天生却是无心欣赏。

    这一个周未,张天生由史以来过得更为闷的了,他心里更多的是在想着李妙。

    周一一大早,张天生赶到公司就跑到财务部去了解。只是可惜又被告知李妙已经去银行。听着这样消息,虽然他有点失落,但起码证明李妙没有因为宋子乔而不来上班。

    “张天生,今天有任务给你。”

    张天生刚刚坐下来,电话响起来了,电话里面经理的声音就冲耳而来。

    “哦,不知道是什么任务?”

    “今天拍卖行那边急着要个鉴定师,本来是老李过去的,老李临时有事请了假,你就代他去吧。”

    “是什么来的?”

    “你去了就知道了。”经理没有再理会张天生,正接把电话挂了。

    “这里的人怎么都这样的,没有一点点同袍之。”张天生看着那离去的背影,他心里暗暗地想着,在这一个公司里,看来只有李妙跟自己是合得来。

    当张天生刚刚赶到拍卖行,那拍卖行的行长正站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谁似的。

    “你好,我是四海国际过来的。今天老李来不了,我是代他来的。”

    “你代老李,你行不行呀?”行长看着张天生,他刚刚焦急等的正是老李,今天的拍卖会有着一件重要文物,一件流落海外的文物,如此重要的东西,在行长看来,张天生完全没有可能胜任,马上打眼了,又或者是出了什么其他的错,那公司的损失那就大了。

    “你没听说过不要以貌取人吗?”对于看惯了白眼的张天生来说,行长的话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感觉。

    张天生直接走进了办公室,行长马上跟了进去。

    “没有办法了,反应是总部派过来的,出了什么事,也与我无关。”行长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跟上张天生的脚步。

    “东西在哪里呢?”张天生回头看了一下行长,他虽然只来一次拍卖行,但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公司,他也只是过来协助罢了。

    “你看看这一个,拍卖会行快开始,等一下你也去领个牌,参加拍卖。”行长打开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张天生看了一下,原来里面是一个红铜头像,头像是一个牛头像,那牛头像做工十分细腻,不见一丝马虎。

    张天生戴上白色手,轻轻地拿了起来,单单从文物的表面看就足以看得出工匠们精心制作,铸工更是精整,表面还以精细的錾工刻划,像上动物绒毛等细微之处皆一凿一凿锻打而成,清晰真,鼻、眼、耳等重点部位及鼻上和颈部皱褶皆表现一丝不苟。

    对于这样的东西,张天生的确没有把握,毕竟他的专业知道少很多,青花瓷他是见多了,铜器人也还真是少见到,他把铜像放了下来。

    他看看行长,在不经意轻轻地转动了两个那玉扳指,如果连玉扳指都帮不了自己,那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主人,有事说。”

    “帮我鉴定一下这个铜像。”

    “拿起来了,我要接触到才可以确定。”

    张天生又把铜像拿起来好好观察的样子,他专心地听着玉扳指对这一个古铜像的鉴评。

    “此物产于公元1747,地点京都。主要成份为约铜,含有黄金,银及部份重金属。”

    张天生听完后,算了一下年代,他可以肯定这东西是一个真品。

    “此文物应该是清朝乾隆时期的,在乾隆盛世时期,清王朝国力强盛,工艺水平已经处于巅峰时期,而这一尊头像正是园明圆遗失的十二生肖之一牛头铜像。”

    根椐玉扳指所提供的信息,对这一尊兽头作出了鉴评。

    “你确定真的是十二生肖的兽头中的牛头像吗?”

    “应该没有错。”张天生也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兽头,还是这么精致的兽头。他只是听说十二生肖自鸦片战争后,英法联军侵略中国,火烧圆明园后就不知道所踪,只是没有想到在今天却在这里看到这失而复得的国宝。

    “这是我们的一个华侨在法国以400万英磅的价拍回来的,因为他生意失败的原因,他希望拍卖行这一次可以帮他拍一下好价钱。”

    “你的意思是说等一下让我帮着做托,尽量把拍卖价提高?”

    “正是这样,不过也不能抬得太高,他只是要求有6000万人民币,这一个价钱虽然是高了点,但是应该不难。”

    行长很有自信的地说道,十二生肖的价值不在于他的本,而是在才它存在于这个世界是代表的意义。无论是谁拍得,那都将是有一个不可以想像的升值空间。

    张天生终于听着行长的话,他心里会意着。

重要声明:小说《古董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