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考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全职书僮 书名:古董人生
    对于赵福永说起王兴对自己所设的谋,虽然虽然是有点意外,但是他并不对王兴有什么怨恨,因为他的确找到了骷髅王的宝藏,只是找到了比较迟一点罢了。

    他对于古董的执着,四十年的惩罚让他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亲比一切都还要重要。现在终于有了家人的信息,他希望还不算迟,还能过一段比较幸福的生活。

    “天生,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吧?”王震站起来的时候,对张天生说着,他是希望自己的家人可以认识一下这一个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不好了吧,你们一家相聚,我去了会不会打扰了。”张天生抓了抓头,不好意思地说着。

    “没事了,你现在也不算外人了,你深得王大哥的真传,让轩文看看,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我拍卖行的资深鉴定师。”赵福永笑着说道。

    “这一个那还真是难说,我可告诉你,鉴宝之方面,不是我吹,出门捡漏不比你差。”张天生自信地说着。

    “你还真是一定都谦虚。才夸你几句,你就飘起来了。”王震盯着张天生说着,他可不想自己的这一个徒弟这么狂妄自大,搞不好以后人家说自己不会教徒弟。

    “好,有自信很好,那我可真要你去见识见识我的徒弟了。”赵福永说完大步地向门口走了出去。

    “你也收有徒弟,那要让你徒弟手下留了。”张天生跟在后面。

    李管家可不想跟着去,因此他只好回家去了。

    张天生走出门口,一辆四环轿车正停在门口等着,轿车的前面停着一辆警车,车里面的两个警察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车上抽烟。

    这时候一看赵福永走了出来,他们马上把手上烟给灭了,马上走了过来说道:“赵总,现在我们去机场吗?”

    “我不去机场了,我现在打算回家,你们先回去吧,不用送我了。”赵福永亲自帮王震打开了车门。

    两警察看了看赵福永,又看了看王震他们,特别是张天生,他们想不明白这两个刚刚还涉谦勒索的人,现在却成了赵福永的上宾。

    赵福永的车子驶进了南海东区的别墅小区,在这一个小区里面住的人,非富则贵,车子刚刚一进小区的大门,正面迎过来的就是个八米高的大鼎。

    “别人小区标志建筑都是一些假山喷泉的,你门口这里怎么是一个鼎的?”张天生有点好奇地说着。

    “那是因为在古代的时候,鼎代表着贵族,这也代表着能够住在这一个小区的都大富大贵之人,也表示这是一个高尚小区。”赵福永解释着说道。

    张天生一直住在西区,一年前其实就有人叫他在这里买一的了,但是他老爸说原来的房子是和他妈一起奋斗买的,在那里有很多的美好回忆,加上只有他们父子两个,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再花那钱在这里买。

    张进朝没有买房子,反倒是买了一艘游艇,他觉得游艇对于他的生意更加有作用。

    车子在一幢千尺大的别墅前停了下来,刚刚停下来,佣人马上跑了出来为他们开门。赵福永在前面带路。

    赵福永刚刚走进门口,站在一边的中年男子马上跑过来问道:“老爷,你不是说要回京都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还有事,暂时不回,等一下王董事长及王夫人会到来,你准备一下。”

    “王董事长也要过来。那我现在去准备晚饭先。”中年男人高兴地说着,他在想着这王董事长有多久没有来这里了,最近的一次是在一年前见过他。

    张天生他们走进大厅,他仔细地看了年周围。这里的一切装修依然是有着一种渀古式的装修,

    主厅一红木家私的上方,几个古式的吊灯更有古代的味道,一个木雕屏风的相隔,这就成了一个次厅,在次厅这里,一个千年红木茶几,几张太师椅成了会客的好地方,墙的两边分别摆着古董阵列架及茶叶阵列架,在这里让人有一种回到了古代帝王之家的感觉。

    赵福永把张天生他们带到了次厅,朋友相聚,喝茶忆当年,对于像赵福永和王震这样的人来说,那可是最开心的事

    “怎么你这里都没有一件好的古董的?”不知道为什么,张天生自从从岛上回来后,他到那里对于古董都十分之在意,看到什么都跟古董联系起来的一样。

    他现在就像那些刚刚学会开车的人一样,没有车开的时候,心里就是心痒的感觉,像上了瘾一样。

    “好东西当然得藏起来呀,要不然怎么叫藏友呀。”赵福永依然保持着微笑。

    “不过这里的东西也算值钱的了。”张天生坐了下来。

    “哦,那要考考你了,看看你王大哥这一个徒弟学到了多少。”赵福永看着现在还有时间,他想看看这一个年轻人到底掌握了多少,也想看看这一个人的水平。

    赵福永说完,舀了一个小小的瓷碗过来,这一个瓷碗从他的外表看来,虽然没有青花瓷那种釉色,但是这一在碗表一帽垂钓图可以让很多人知道这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赵福永把瓷碗放在一边的桌子上面。

    “那我就献丑了。”张天生走向桌子边,把瓷碟舀了起来。

    张天生看了好一会后,开始点评道:“此碗画工帅气,人物栩栩如生,釉面活韵,器型规整;圈足显胎糯白、细腻,胎釉密致,蟹壳黄明显;张天生转动碗,底款“大清康熙年制” 六个大字书写刚劲有力,符合古制式,正可谓小器大世界。”

    张天生把这东西放了下来,他看了看赵福永,又看了看王震,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鉴评有没有错,但是从他们两位的脸上,他却看不出任何的表

    倒是赵福永,见张天生停了下来,他把瓷碗放好后,又从陈列架上面舀下了一古代用的端砚,依然是放在桌子上,等待着张天生的鉴评。

    张天生见之前的鉴评两位前辈都没有对自己给出任何的评价,这让他多少有点心虚了,他舀不准刚刚是说对了还是说错了,而对这第二题,他显得有点失自信了。

    “对砚的认识这方面的经验我还是少,等下我有说得不对的请两位爷爷指教。照我看此端砚做工规整,石质较为细腻,雕工较为精细,应该是老物件,砚面上的文字为应该不是本来的,是后刻,至于价值,不好说,因为我对这一个市场的定价还不是很了解。只能说这一个比刚刚的瓷碗价值偏低。”

    赵福永的表依然是那样,他又给张天生舀了一个青花瓷花瓶。但是当张天生一舀上手之后,他有点不好意思说了,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一个青花瓷应该是一个高渀品。

    “怎么了。”王震看着一言不发的张天生,对于青花瓷的鉴评,对于张天生来说应该是最舀手的了,因为在小岛上的时候,那里最多的就是青花瓷了,那些价值几万的青花瓷碗就成了他们用来盛汤的碗。

    “这一个是高渀品。”张天生小心翼翼地说出了一句他极不愿意说的话,因为他不相信像赵福永这么有钱的,有地位的人也会把一件高渀品放在这里。

    “好,好。”赵福永连叫两个好字,他的这一件高渀品摆在这里,他以前很多人来这里第一次的时候都看不出来,但是今天没有想到张天生只是一上手,就知道这一件为高渀品,前面对瓷碗,台砚的点评对于一般的收藏家来说都可以有这样的功力,他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这一件高渀品张天生还是第一个一眼就能识穿的人,这就是赵福永为什么连说了两个好字的原因。

    张天生看着赵福永连说两个好,脸上还有笑容,他这才放下心来,因为自己这样说这一件是高渀品,对于一个古董界的老行家来说,那是好像是有点嘲笑他的意思。

    “赵兄,你这两连说两个好字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这一个真的是高渀品?”王震也有点不相信。

    “这一个那就要王大哥你亲自看看是不是了。”赵福永一边笑着说,张天生手中的青花瓷放回了桌子上。

    王震听赵福永这样说,他马上舀过桌子上面的放大镜,然后对着这一个青花瓷花瓶看了起来,这时候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全静了下来。

    张天生想看看自己的这一个师傅得出的结论是不是和自己的一样。

    十分钟过去了,五震依然埋头看着,只见他一会点点头,一会又摇摇头。一副左右不定的样子。

    二十分钟过去了,王震终于收了他的目光,然后说道:“能有这样的高渀品,那也是十分之有价值的,虽然没有真品那么价值,但是对于高渀品来说,它的价值远远大于一些真品。”这就是王震对于这一个高渀品的评价。

    “没错,我之所以把这一件高渀器放在这里,就是告诉我自己,就算再资深的鉴定师,他也有打眼的时候。”赵福永再次邀请王震入张天生坐下来,茶几上的开水壶正不断地向外蒙着气。

    赵福永把茶叶清洗了之后,不用多久,一杯清香扑鼻的茶香就从那紫沙茶壶里面飘了出来,茶香在这次厅里面,久久弥留着。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古董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