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她的绝情、他的深情

    第二(日rì)晚上,沸腾的皇宫突然静下来,只因皇上下旨,传出一道旨意,命良妃道勤政(殿diàn)侍寝,这道旨意就像是一颗定心丸,宫内宫外,瞬间全部安静了。

    明明是自己((逼bī)bī)着他去宠幸其别的女人,可是为什么心里止不住的疼痛,这一切都是她设计好的,他因为自己的一句戏言,真的要下旨废除六宫,独宠她一人,她那晚离开时眼角化不开的悲伤,让她的呼吸一滞。

    雪宁深吸一口气,摒弃那些杂乱的思绪,一个纵(身shēn)淹没在黑夜里,她还有事要做,没有想到的是,冷月寒竟然传良妃侍寝,那个叫江南的女子,当初好像因为自己,而被冷月寒废了武功,想要害她的那个人会是这个良妃吗,

    (床chuáng)边的矮柜上,放着宫女准备的第二天一早传的衣服,玫红色的衣料上绣着华丽而繁复的花纹,被叠的整整齐齐,

    良妃瞬间不知所措,羞愤难当,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着冷月寒铁青的脸色,冷月寒冷声对那些宫女喝道“都给朕滚出去”宫女匆忙行礼退下。

    “不可胡说,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去,会给娘娘惹来祸事的”一位年长的宫女正了脸色,厉声道。

    “回禀皇上,塞北传来消息,娘娘戌时不到就离开了勤政(殿diàn),至今未回”雷劲恭敬地回到。

    冷月寒大掌扯过放在矮柜上的衣服,仍在江南脸上“给朕穿上衣服,滚下来”冷月寒冷漠的转(身shēn),不在看江南。

    天色漆黑,勤政(殿diàn)内zVXC。

    凌天和雷劲相视一眼,不敢说话,心里都明白,必定是在皇后娘娘那里又碰了一鼻子灰,放眼整个天下也只有皇后娘娘才能让主人变得这么“可(爱ài)”

    良妃欣喜,本以为会看见男子的柔(情qíng)和渴望,却看见了他浑(身shēn)的戾气,冷喝道“谁准你躺在朕的(床chuáng)上,给朕滚下去”冷月寒强忍着想要将她扔出去的**怒吼道。

    冷月寒不悦的瞪了凌天一眼道“她去哪里了”冷月寒冷冷的问道,她当然指的是雪宁。

    御书房,奏折堆积如山,桌子上、椅子上、地上到处都是,冷月寒竟然孩子气的甩了鞋子踩在厚厚的奏章之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郁闷,以往他都是靠没(日rì)没夜的批改奏章来暂时忘记她的存在,可是现在整个屋子里,就连自己的(身shēn)上都是她(身shēn)上的味道,自己怎么也摆脱不了,想离开,却又贪恋着味道,留下来,又因为她绝(情qíng)的话,弄得自己心乱如麻。

    她倒好,笑着跟自己说,找个女子侍寝,就能解除风波,说的那般的云淡风轻,她真的一点也不再乎他碰别的女人吗,自己为他守(身shēn)如玉三年有个(屁pì)用,她那么绝(情qíng)的把自己推给别人。

    良妃静静的躺在由紫檀木制成的龙(床chuáng)上,侧头打量着视线所及,主人的寝室,她还是第一次见,(床chuáng)榻边缘深紫色紫檀木在柔和的灯光下,呈现缎子般的光泽,屋内设计简洁,线条流畅,墙角一个软榻在这空间中显得突兀了,

    雪宁向塞北打听到,历代皇上招嫔妃去勤政(殿diàn)侍寝有个规矩,若皇上去嫔妃的宫(殿diàn)则免去这个规矩,凡被选定的嫔妃必须在戍时到玉泉宫沐浴,沐浴过后,不得着衣,不准挽发,全(身shēn)上下无一物,只用毛毯卷了,由敬事房的太监将其抬到皇上的寝宫,有说法一是怕脏了皇上的龙体,二是怕有妃子暗中对皇上不利,借侍寝之名暗藏凶器,对皇上行凶。

    冷月寒将(身shēn)子往背后一靠,向两人挥了挥手,似是累极吧,声音低沉而疲惫得道“等朕离开,把这些折子过滤一遍,有用的送给轩王爷,让他好好批,没有的都扔了,朕看了心烦”

    就在这时,寝宫外传来声音“皇上驾到”躺在(床chuáng)上的女子心头一喜,勤政(殿diàn)书房,黑暗中斜躺在龙椅上的女子笑得妖娆。

    “是,属下遵命”两人恭敬地道。“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朕想一个人呆一会”御书房的门被关上,将黑暗的天色阻隔在厚重的门外,而无力头灯光明亮刺眼,照着一地的明黄,尽显凄凉。

    “早晚有一天,本宫会除掉她,让她不得好死,她可真是个红颜祸水”良妃面带恨得说道,“娘娘,这话说说就罢,若让皇上知道了,那后果、、、”一婢女话还未说完就被良妃冷冷的打断“够了,本宫忍得够久了,现在皇上招我侍寝,慢慢的我就会得到皇上的宠(爱ài),等到那时,本宫一定让她不得好死”

    好一个姜雪宁,你够狠,扔给自己一个大麻烦,到头来却说是一句玩笑话,文武百官、后宫众妃的悠悠之口,他可以不去在乎,可是他在乎她,她的一言一行。

    此时,一名女子泡在温暖的池水之中,一扫三年的郁闷之气,心(情qíng)飞扬雀跃,江南怎么也没有想到,皇上竟然招她侍寝,而且还是去勤政(殿diàn),自从自己进宫皇上便再也没有招任何嫔妃进过勤政(殿diàn)。

    良妃划着水的手,想到姜雪宁不由得顿住,面露憎恶之色,手抬起重重的拍下,犹如泄愤一般,顿时池中水花飞起,落了满地。颗别人丸。

    雪宁初听很是惊讶,自己在勤政(殿diàn)住的时间比在自己的寝宫住的要多,却从来没有这般过,塞北笑着道:“那是因为皇上宠(爱ài)娘娘,特别交代敬事房,免了这项俗礼,免得惹娘娘不高兴”

    “是”

    冷月寒看着门外的黑沉的天空,(挺tǐng)起(胸xiōng)膛,抬头吐出一口闷气,朝勤政(殿diàn)走去。

    一过了三更,皇上还没有回来,良妃黛眉轻蹙,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书房中好像有谁的轻笑穿出,良妃顿然警觉,看向了眼规规矩矩站在屋里的四名宫女,却没有任何异样,难道又是自己听错了,今天这一夜过的很是诡异。

    良妃兀自想着,等她大权在握时,如何折磨那些嘲笑她,跟她争宠的女子,忽有冷风吹入,打散了空中升腾的雾气,掠过她露在水面的肌肤,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身shēn)后的四个宫女,感觉到异常,变得警备起来,

    池边跪着四名伺候她沐浴的宫女,躲在暗处的雪宁不(禁jìn)感叹,好大的场面,一个宫女很仔细的帮良妃擦洗着后背,一边擦着一边讨好的笑道“皇上还是对我们娘娘最好了。这三年来没招人侍寝,今天第一个点的就是娘娘,想那打入冷宫的婉贵妃还有梁贵妃再怎么得宠也没有进过勤政(殿diàn),如果没有那个姜雪宁,说不定皇后的位子还是我们娘娘的呢”

    再看良妃,却是桃花目笑得弯弯,让人捉摸不透不由得冷哼道“有她在又如何,这不皇上还是招我侍寝了吗,那个女人还想让皇上为了她散尽后宫,真是痴心妄想,本宫就不明白,为什么皇上会那么喜欢她”

    侍寝,狗(屁pì),自从三年前她在自己面前一瞬白发跳下山崖,他对任何女人都提不起兴趣,更甚至的是他无比讨厌那些曾经在他(身shēn)下承欢的女人,

    他一(屁pì)股坐在铺满奏章的地上,抓起手边的奏章,狠狠地朝着大门掷去,正要禀报事(情qíng)的福公公听到声音吓得一颤,慌忙在门口跪下,半响方禀告到“皇上,良妃娘娘送到皇上的寝宫”

    三更过后,他从满地的奏章中站起(身shēn)来,双腿有些麻木,“来人收拾了”

    雪宁微怔,心里更是复杂,他就那么相信自己。

    冷月寒眉心一皱,漆黑的眼珠抬起,没有半点温(情qíng),凌天见他脸色不好,边对门口的太监说道“皇上已经知道了,你退下吧”

    玉泉宫,甘泉池,后宫女人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可是自从姜雪宁进了宫,这里便如同虚设,因为皇上再也不招任何女子去勤政(殿diàn)侍寝,每一次若是临幸嫔妃也只是去各位娘娘的(殿diàn)内,一时之间能来玉泉宫的妃嫔必定是莫大的荣宠。

    好像是有人在暗处看着他们,却久久不见人影,整个甘泉宫也恢复了正常,良妃轻笑想来是她们多心了,她们都会武功,怎么可能察觉不到有人过来,没有人知道那个白发女子曾近来过,更没有人知道她已经把她们的对话,全部听了,在悄悄的离开。

    苦涩的闭了闭眼,让江南来侍寝,是因为整个皇宫后妃中,自己唯一一个没碰过的女人便是她,最起码,看着她没有那么厌恶自己,反正又不会碰她,自己倒要看看那个女子究竟多么的绝(情qíng),

    随着声音,门被打开,冷月寒大步踏入,行走间衣袖被甩的呼呼响,脚步声听起来多了些浮躁,

    良妃贝齿轻咬,羞愤难当,呵呵、、、自己脱光了衣服躺在他面前,他却连看自己都不看一眼,却冷声喝道让她滚下他的(床chuáng)。

    冷月寒额上青筋暴露,仿佛在压制着极大的怒气,那张(床chuáng)有她的气息,谁也不能碰,冷月寒警觉的抬头,书房中有人,虽然气息微弱,但是那低低的浅笑,让他浑(身shēn)一震,不可思议的抬头,难道是她。

    冷月寒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