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不问对错,谁也不能伤她

    雪宁醒来冷月寒已经离开,塞北还是像以前一样,守在(床chuáng)边,只是少了珠儿,雪宁轻笑,再一次闭上了眼,有很多东西早已经失去,

    “娘娘,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塞北扶起雪宁关切的问道,雪宁摇头,看不出任何表(情qíng)。

    “塞北,谢谢你,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需要人伺候:雪宁语气多了几分疏离,塞北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起(身shēn)离开了(殿diàn)内,

    冷月寒冷冷一笑,,正要把雪宁扶起,塞北却抢先一步,扶起了雪宁吃惊道”娘娘,你的手流血了,这可怎么办“

    雪宁没有理会他的叫嚣,蹲下轻声问了两个丫环的经过,已明白了事(情qíng)的经过。梁贵妃怕她看出端倪,冷笑道”来人将他们都给本宫拿下“

    只听见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掴掌的声音,貌似那个女人还欠自己几掌来。”知道自己无关紧要,还不赶紧让开,本宫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两个((贱jiàn)jiàn)婢和这个践人“梁贵妃口出恶语,直指慧妃。

    梁贵妃这边,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前方一道冷冽的声音已经响起”把那((贱jiàn)jiàn)婢拿下“随着两道人影一闪,阿诗骇叫一声,已被凌天雷劲捉住了肩膀,冷月寒脸色暗沉的站在众人面前,梁贵妃等人大吃一惊,立刻下跪见礼。

    阿诗手里已经多了几丝银发,雪宁眸光深沉。看的众人浑(身shēn)一个激灵,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

    只听”呵呵、、、许久不见,贵妃娘娘还是那么喜欢打人耳光啊“浅浅淡淡的笑声,绝美的容颜惊了所有的人,

    耳边是凌乱的惊悚叫声,还有凄厉的哀嚎声,她转头笑看着,地上红艳的血水里,两只手掌赫然斜躺着,梁贵妃那边无人不煞白了脸。凝着这一幕,在树木后方的一名女子唇角上扬,(身shēn)旁的贴(身shēn)丫鬟笑道”娘娘,你不过去看看(热rè)闹“”王岩心,你以为你是谁敢在本宫面前撒野,你个狐媚子,表面上什么事都不过问,背地里却勾yin皇上,看了都让人恶心“梁贵妃冷冷的讽刺,慧妃=紧咬下唇,就知道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这三年来,皇上没有宠幸过任何人,却独独在她云轩(殿diàn),留宿过,可是她们那里知道,皇上来找她,无非是想找一个人说说话,而恰好自己又是那个倾听者,一脸倔强抬头看向梁贵妃,誓死也要护着两个丫环。

    雪宁轻笑着走向那群人,梁贵妃面容有片刻的狰狞,这个女人,慧妃看见是雪宁,福了(身shēn)子道”臣妾参见皇后娘娘“雪宁轻笑扶起她、

    梁贵妃、带着几个穿着宫装的女子,一看就知道是冷月寒的一些妃嫔们,没有良妃,也没有慧妃,数十名内侍宫女环在众妃四周

    雪宁脸色冷了几分,看着梁贵妃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云妃,而眼前这个慧妃跟静妃有些相似,但唯一的不同就在,静妃太过软弱。zVXC。”不知我的丫头犯了什么事“慧妃冷笑道,雪宁微楞,这个女子,自己接触不多,但是听说她为人处世,甚是淡然,倒是很知书达理,淡然的倔强,雪宁心下有几分佩服,看来她也应该出去看看(热rè)闹了。

    几个内侍还在迟疑,毕竟这女子非比寻常,梁贵妃却冷喝道”有什么事,本宫担着,给我动手“”怎么梁贵妃那么健忘啊,这才过了三年,就不认识我了,不认识也罢,反正我也是个无关紧要的人“雪宁笑了笑说道,

    雪宁轻笑,这些人的排场还真不小,她摇头失笑,

    她抬眸微微变了脸色,远处数道(身shēn)影急步向这边走来,她稍稍冷了声”快走,是皇上“

    慧妃带着宫婢匆匆赶来,排开几个宫女,走进圈内,只见自己的两名贴(身shēn)丫鬟被数名太监按在地上,衣衫凌乱,眼睛、脸庞还有额头上早已经通红一片。脸颊更是高起,被打的极重,数米之外的雪宁看了,都有点不忍。

    良妃收住笑意,淡声道”主人,对姜雪宁的在乎,我清楚地很,故意怂恿梁贵妃去招惹她,不过是接姜雪宁之手好好教训教训她,若本宫现在过去,接下来,就不是看(热rè)闹了,而是陪那个蠢女人一起倒霉“”娘娘冤枉,我们根本没有拿“两个小婢辩解道。慧妃皱眉,她知道自己的丫头绝不会做这种事,这样的栽赃嫁祸处处刁难,她早已经习惯了,她是对付她她可以忍,但是绝不能让别人欺负自己的丫头,更不能这般污蔑他们。

    梁贵妃在雪宁愣神之际,向自己的婢女阿诗使了个眼色,阿诗心领神会,假意站立不稳,”哎呀“一声,(身shēn)子倾斜,往雪宁狠狠地撞去,还不忘扯下一把雪宁的银发,雪宁肩手被人牵制住,一时无法反抗,也许她也不想反抗,几名内侍手一松,她已被撞到在地,头上一麻。

    只听冷月寒淡淡吩咐道”刚才对皇后娘娘冒犯的内侍,一律杖刑一百“雪宁轻笑”冷月寒,杖刑一百是不是太轻了“她问的随意。

    冷月寒却凝眉思考。最后淡淡的道”嗯,既然宁儿觉得轻了,那边乱棍打死好了“两人仿佛在讨论这着吃什么的一件小事。丝毫不理会,梁贵妃他们的脸色和那些宫人鬼哭狼嚎的求饶声,

    梁贵妃冷哼一声,喝道”来人给本宫继续打“内侍又走了上来,慧妃一惊挡在两个丫头面前,”谁敢打她们“”你们胡乱诬陷慧妃的宫婢,就不怕皇上怪罪吗“雪宁带着笑凉凉的问道。”皇上?你以为她是谁,还是以为自己是谁,一头白发,像个鬼一样,你觉得皇上是会护着本宫还是护着你们“梁贵妃轻蔑一笑。

    梁贵妃最讨厌慧妃那清高的模样,一时之间眉目凛然,讥笑道”我说妹妹啊,你是怎样教丫头的,这手脚不干净,净做小偷小摸所谓,咱们姐妹正在这吃茶,你的丫头打这里经过,过来见礼,却顺手拿走了本贵妃的心(爱ài)之物,你说本宫该不该打他们“

    梁贵妃一脸的不屑,连礼都未行,跟在她(身shēn)后的那几个妃嫔,互相忘了一眼,也不知道该不该行礼,虽然皇上封姜雪宁为后,她是他已经死了三年了,这又莫名其妙的出现,谁知道该怎么称呼。

    雪宁眉眼抬了抬,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娘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珠儿已经嫁人了,皇上做主给她许配了人家,(日rì)子过得很不错,夫君对她很好“不管雪宁会不会搭理她,她还是想告诉娘娘。”哼、、、、本宫在教训两个((贱jiàn)jiàn)婢,不知你是哪位“梁贵妃语带讽刺,都是这个女人,若不是因为她,皇上也不会冷落她三年,现在她即使活了,也是没名没分,现在这后宫之后还是自己最大。

    只要有女人这个皇宫中永远少不了争斗,雪宁轻笑,一袭红衣,一头银丝,站在连心湖边看着不远处那些个女人之间的吵闹。

    雪宁轻笑,推开塞北,却被冷月寒肩膀一探,搂进了怀里,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xiōng)膛上,那有力的心跳,带着让人不易察觉的紧张,”娘娘,不管你有多大的恨,你多么不想见到塞北,可是塞北想告诉你,这三年来,塞北真的很想你,你能不能不要对塞北如此防备,塞北心里难受“塞北说着,已经是一浃清泪。”既然,妹妹想带两个((贱jiàn)jiàn)婢受罚,那好,本宫成全你,来人给我一起打“一群内侍围了上来。”娘娘“两个丫头看见慧妃,又惊又喜,素来淡然的慧妃惊骇之下,冷了声音”不知是哪位娘娘让人打了岩心的丫头“”慧妃娘娘不过是两个((贱jiàn)jiàn)婢,咱们当主子的谁不能打“说话的是;梁贵妃,她嘴角一扬,满是讽刺。

    良妃轻笑,她到底要看看,时隔三年,那个男子对姜雪宁还有多少(爱ài)。

    ,慧妃脱口道:”贵妃娘娘,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就行,她你惹不起“目光深深地看了雪宁一眼。眼问摇多。

    雪宁轻笑,看着塞北的担心,只是轻伤,而且是她愿意的,没什么大碍,可是有人怒了”雷劲,把那婢子的收手斩了“

    梁贵妃吓得容颜失色,立刻跪倒在地乞求道”皇上,请听臣妾说、、、、“话还没有说完,

    听见有人哭喊”娘娘,奴婢真的没有偷你的玉佩“梁贵妃一脸的怒容指责道跪在地上的两个小丫头”((贱jiàn)jiàn)婢,好大的胆子,连本宫的玉佩都敢偷,打给本宫使劲打“

    雪宁轻笑像慧妃摇摇头任凭几个宫人把她的双手纽扣住,眼看着婢女扬手变向连个丫头打去。

    就被冷月寒冷漠打断”朕,现在不问对错,谁也不能伤了她“冷月寒冷哼,看着散落在地的几丝银发。抬眸瞥了雷劲一眼,

    小菊赶紧跪在地上,使劲的磕头道”贵妃娘娘饶命,奴婢真的没有偷你的玉佩“

    雪宁也不生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般的(热rè)闹“

    久久没有听到雪宁的回应,塞北走出(殿diàn)外顺手带上了门,”谢谢你塞北“雪宁在屋内轻喃。不是不相信,只是害怕再受伤害。

    站在冷月寒(身shēn)后的,锦衣男子,眉宇轻皱,看向雪宁的目光带着薄怒,雪宁从冷月寒怀里抬眸,看向他,轻笑出声”几年不见,轩王爷长大了“昔(日rì)在树上飞(身shēn)而下,抱着自己非要说娶自己的少年,现在已变得英俊(挺tǐng)拔,眉宇间多了成熟和睿智。

    冷月轩不屑的冷哼,不搭理雪宁,冷月寒冷冷的目光扫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礼貌了,见了嫂嫂也不知道问好“

    冷月寒不服气的叫了声”嫂嫂好“雪宁笑容一滞,再看向冷月寒多了几分深沉。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