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白凤儿之死

    白凤儿笑得凄凉,青梅竹马的感(情qíng),他怎么能那般的狠心,“寒哥哥,你心(爱ài)的女人,要杀凤儿了,你连看凤儿最后一眼都不乐意吗,你就真的对凤儿一点感(情qíng)都没有了吗”

    冷月寒站在门外的(身shēn)影一僵,除了一句“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从小和凤儿一起长大,七岁那年太后把他关进勤政(殿diàn)内,整整三天没有给他吃的喝的,只因他无意间说了一句“他的母妃是这天底下最漂亮的人”,当时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是凤儿给自己送来了吃的,也是凤儿叫来了白爷爷,救了他一命,但是凤儿却因此,被太后让人打了一顿,

    想起那时,明明疼的厉害,却一再安慰自己的凤儿,心里止不住的愧疚,是他许了她一生,是他把她带进了这个皇宫,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她不该把那个纯真的小女孩带进这个险恶的皇宫,自始至终对凤儿的只是感激和责任。直到那个女子的出现,他才直到什么是(爱ài),可是他却把她们都伤害了。

    不断涌现的蛇虫鼠蚁,转眼间已经快爬上白凤儿的(身shēn),连冷月寒和上官天逸两个大男人都不忍心看,

    诡异一笑,不再看向冷月寒和白凤儿的含(情qíng)脉脉,翻手之间,之间一道光上过,七弦琴已经飞了过来,冷月寒微惊,好强的杀气,这到底是一把什么样的琴,似乎和主人之间心有灵犀,只需要主人一个召唤,即使远在千里,也立刻飞(身shēn)而来。

    好一句早已经不(爱ài)了,虽然自己早已经知道,但是从她嘴里亲口说出,那又是怎样的痛,比起那三年的时光夜夜不能安眠,想她到天亮更痛。她这一句话斩断了他们之间所有的关系。

    琴声虽然没有杀气,但是冷月寒心里的不安却不断地扩大,轻微的声响,传入冷月寒的耳中,四周的草丛,甚至泥土里,都有“莎莎”的声音。似乎有什么正在倾巢而出,白凤儿不明姜雪宁这是要干什么,她怎么当着自己的面,弹起了琴。

    “她欠你的我还”冷月寒站在门口,一(身shēn)孤绝萧漠,他那深邃的眼中神色几转,复杂难言。

    “啊啊、、、不要过来”白凤儿终于明白,姜雪宁到底要干什么,那么多恶心的东西,想她爬来,从四面八方,他怎么躲也躲不开“姜雪宁,你一剑杀了我吧”

    “白凤儿,你真天真,自古帝王最无(情qíng),他早已经不(爱ài)你了,或者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爱ài)过你,你又何必为了她,去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值得吗”雪宁问道。

    痛苦的闭上眼,抱着雪宁飞(身shēn)离开,上官接过,冷月寒递过来的琴,眉头微皱,但也是乖乖地抱着,随冷月寒离开,这个恶心的院子,他早已经一刻也不想呆。

    上官立刻飞(身shēn)上前,,扶住了两人,站在院墙之上,看着一地的蛇虫鼠蚁,恶心的让人作呕,琴声停止,他们慢慢散去,白凤儿早已经面目全非,

    耳边是白凤儿惨绝人寰的尖叫,和雪宁讽刺含恨的笑声,两种声音不断的撕扯着他的心,让他痛的无法呼吸。

    冷月寒默然,不是舍不得,而是他不想在欠他,三年的时光,他早已不在率(性xìng)而为,是他辜负了她们。

    白凤儿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雪宁,那女子脸上波澜不惊,仿佛说着最平常的话,没有任何的在乎。她真的不(爱ài)他吗,哈哈、、、斗了这么久,都真的是自己一厢(情qíng)愿啊。

    “呵呵、、、一剑杀了你,太便宜你了”雪宁轻笑,手上的琴弦,从未停止,却越来越紧,那些蛇虫鼠蚁的动作越来越快,

    “你杀了我吧”白凤儿闭上眼,泪水在眼角滑落,呵呵、、她在赌那个男人的无(情qíng)

    冷月寒剑花一挽,最后看了白凤儿一眼,那满(身shēn)的蛇虫鼠蚁让人作呕,闭上眼,(身shēn)形快如疾风,白凤儿的叫声,定格在那一瞬间,冷月寒脚未沾地,痛苦的闭了闭眼,白凤儿的鲜血撒了一地,引得那些蛇虫鼠蚁,更加疯狂地啃噬。

    冷月寒,不敢回头,直接跃上树梢,扣住了雪宁的肩膀着急的道“宁儿,别再弹了,她已经死了,你在弹下去会走火入魔的”

    一除起不。冷月寒和上官把雪宁送回忘尘阁,上官立刻给她把脉,冷月寒的眸光中尽是担心。

    “没事,是那把琴中的杀气,让她乱了真气,一会我用内力帮她疏导一下”冷月寒点了点头,终于放下心来。

    上官天逸难受的别过眼,“寒哥哥,凤儿求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白凤儿的声音已经嘶哑,那些恶心的虫子已经爬满了她的全(身shēn),让她崩溃,现在她只求一死,

    雪宁轻笑“既然所有的事(情qíng)都说完了,那好吧,我成全你”她想要看看冷月寒会不会阻止。

    “哈哈、、、冷月寒,到头来,你还是舍不得她死,即使你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即使你亲眼见她杀了我的孩子”雪宁狂狷的笑声,带着骇人的杀气。

    容不得冷月寒在这里研究那把琴,雪宁信手一握,七弦魔琴乖乖的在她手中停下,雪宁冷笑,足下以一个用力,飞上院中的树梢,一手执琴,一手奏起魔音,

    为什么自己心里越来越害怕,甚至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白了脸,凄声道“姜雪宁你到底要干什么”她那恐怖的琴音自己从未听过,那一声声的乐音,让人心里恐惧,就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再啃自己的心。

    雪宁唇含讽刺、自嘲而笑“我和她今天只能活一个”话音抖落,一时间冷风乍起,雪宁暗聚内力,她绝不会放过白凤儿,而且要让她死的凄惨,她倒要看看冷月寒,到底会怎办。

    看向桌子上的七弦琴,上官顺着冷月寒的目光看去“这不是一把普通的琴,他可以和主人心灵相通,也可以控制人,让驭琴之人被他所控制,走火入魔,丧失心智”zVXC。

    风吹草动,冷月寒震惊,只见那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蛇虫鼠蚁,都像白凤儿爬去,“是召唤咒”上官急忙叫道,跑进院子里,就彻底呆住了,那场面让所有的人震惊,那些蛇虫鼠蚁,不断地向白凤儿爬去,

    冷月寒苦笑,踉跄后退,闭上了眼,再也不去看那个女子,被万虫咬死的惨状,再也不去看那个女子带血含恨的眸子。

    “宁儿,能不能放过凤儿”冷月寒的声音传来,雪宁猛然转(身shēn)看向站在门口的冷月寒,眼角眉梢尽是杀气。

    白凤儿尖叫着后退,,可是却没地方可退,有蛇钻进了她的衣服,冰凉恶心的触觉,让白凤儿尖叫“寒哥哥,寒哥哥、、、求你救救凤儿”

    听见白凤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冷月寒再也看不下去,只是(身shēn)形未动,就听见雪宁的声音传来“冷月寒,今(日rì)如果你救了她,我保证你会后悔,她绝对会死的比现在还惨”

    “你在为她求(情qíng)”冷漠的话语,让冷月寒心里一阵刺痛。

    冷月寒猛然睁开眼睛,只听“刷”一声,腰间的软剑已经拿在了手里,看了雪宁一眼,她眼里已经赤红,谁也看不见,什么又听不见,只是在那里拼命的弹着琴,好像走火入魔般,“错,我们不同,因为我早已经不(爱ài)他”雪宁笑得浅然,门外的冷月寒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上官扶住他,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姜雪宁,你是在向我炫耀吗,炫耀他现在喜欢的是你,不是你说得吗,自古帝王最无(情qíng),我今(日rì)的下场,你又何尝能确定不是未来你的下场”白凤儿还在做垂死挣扎。

    那声音冷漠的如同地狱里的修罗,脸上的笑却像人间最美的天使。

    雪宁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还是不断地弹着琴,冷月寒一咬牙,夺过了雪宁的琴,琴声这才停止,雪宁双目里的赤红消失,跌入了黑暗,冷月寒被七弦琴的杀气所伤,差一点跌下去,没想到雪宁却晕了过去。用尽全力,揽住了雪宁,两人直直的向树下跌去。

    冷月寒浑(身shēn)痛苦的战栗,浑(身shēn)冰冷刺骨,把雪宁紧紧抱在怀里,企图用自己冰冷的(身shēn)子去温暖同样冰冷的雪宁。

    那样的疯狂,让他害怕了,惨绝人寰的惩罚,她心里到底装着多少恨啊。那浓浓的恨意,让他心惊,更心疼。

    冷月寒心下微惊,这魔音连自己都伤了了,更何况是凤儿,乐音响起,却不见杀气,雪宁只是不急不忙的弹着,那般的淡然,似在轻声哄(诱yòu)这什么。

    冷月寒心中惊讶,“那这么说刚才是这把琴控制了宁儿”,上官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按理说应该是,可是雪宁却并没有什么大碍,

    上官走到桌前,轻轻拨动琴弦,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上官微楞,再拨,一连试了好久,都没有发出一个乐音,

    上官震惊的看向冷月寒,冷月寒也不敢相信,伸手拨了琴弦,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把琴只有七根弦,在雪宁手中,却能奏出,杀人的魔音,他们两个却拨不响他,这到底是怎样一把琴,为何又会在雪宁手里,两人一时之间眉头深锁。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