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雪宁的恨、冷月寒的悔

    雪宁窝在冷月寒的怀里,没有说话,直到这一刻雪宁依旧能够感受到冷月寒浑(身shēn)的颤抖,心里暗笑,他是不敢相信自己会回来吗,还是他在害怕。雪宁笑的妖娆,害怕就好,疾走的(身shēn)影,映着雪宁那一头的银丝,从冷月寒的胳膊上倾泻而下,在月光下显得那般的流光溢彩,

    最后定格在所有人眼里的就是,那女子妖娆的笑,那女子满头的银丝,和少年天子脸上的激动和宠溺。

    “冷月寒你在害怕”雪宁浅笑,雪白的柔荑抚上冷月寒英俊坚硬的脸庞,那般的亲昵,好像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那么多的误会,没有那么多的恨,就像是普通的恋人一般。

    冷月寒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下,笑的无奈,不过幸好她留下了,雷劲从暗处走出来,跪倒在地”主人,属下立刻传太医来给你治伤“

    抬眸间,那个红色的(身shēn)影已经踏水而却,向忘尘阁飞去,冷月寒还未提气,就接到冷冷的警告”我喜欢清静,不要跟进来“

    “娘娘,求你不要在离开、、、、”众人跪倒在地,冷月寒抚着(胸xiōng)口皱眉,这些奴才,雪宁冷笑着什么也没说,足尖轻点,人已经在几丈之外。

    假如当初没有利用,又或者他真的喜欢过自己,他不曾那般冷漠的伤人,那么,一切是否都会有所不同呢?

    冷月寒紧紧地把雪宁抱在怀里,那熟悉的想念汹涌袭来,瞬间淹没了他所有的理智和骄傲,他想唤,她一声”宁儿“那萦绕在自己心头的名字,

    只是却被雪宁(身shēn)上强劲的内力,震开,凌天眼疾手快扶住了雪宁。

    (身shēn)形翻动,一掌打向冷月寒,脱离了她的怀抱,冷冷的站在那里抱琴看向冷月寒,冷月寒踉跄的退后了几步,被雷劲及时扶住,

    夜色这样的浓烈,却怎么也也遮挡不住他眼底的黯然。即使知道她为了报仇,即使知道她那些话如同一把把带刺的锋利的刀子,朝她的(胸xiōng)口狠狠地捅去,再狠狠的拔出,痛彻心骨,他却只能接受,比起自己给她的痛,这点算不了什么。

    雪宁喂冷,看着琴的目光沉了沉,冷月寒猛烈地咳嗽着,却死死地抱着雪宁不愿放她下来,见雪宁一直抱着那把琴,想必是十分珍(爱ài)吧,好像开口问她这三年她过得怎么样,可是却没有勇气问出口,

    “雪宁,、、、”上官再也顾不得什么,及喊道,可是回应她的确是雪宁最冷漠的话语“上官,我谢谢你为以前的雪宁做的一切,可是现在,雪宁早已经不会再去相信”

    “我回来的目的你们很清楚,以前的姜雪宁早已经死了”雪宁冷冷的道,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是在和他们划清界限,

    推开忘尘阁的(殿diàn)门,里面却没有一点灰尘,熟悉的白玉(床chuáng),熟悉的梳妆台,这是冷月寒再三年前为自己的建的牢笼。想要困住自己,却最终为了他的江山把自己送上了风口浪尖。

    上官皱眉,脑海中一再闪过雪宁手里的那把琴,好像在那里见过。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假如,也没余如果那些利用,那些伤害,忘(情qíng)崖上的绝(情qíng),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深入骨髓的恨,怎能轻易抹去。zVXC。

    敢头丝自。”冷月寒放开我“雪宁开口,声音清冷冷漠,听不出丝毫的(情qíng)绪。冷月寒心口一滞,怀中的(娇jiāo)躯比以前更加的单薄,让人忍不住疼惜,这三年来她到底是怎么过的。

    雪宁猛然抬头,对上冷月寒的温柔,他唇角还挂着鲜血,她知道刚才七弦琴,响起,他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明知自己想要杀他,却没有用任何内力抵抗,默默地承受着雪宁琴声的进攻,在那一瞬间,雪宁突然不想那么快杀他了,那么多的痛,总要还给他。他倒要看看,他所谓的补偿。

    雪宁冷笑,话虽动听可是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姜雪宁了,残忍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冷月寒抱着她的(身shēn)躯一震,硬生生的吐了一口鲜血,溅在雪宁怀里抱着的七弦魔琴上,那鲜红的血液落在琴(身shēn),却瞬间消失不见。

    雷劲犹豫,这主人难道要在这里站一晚上,抬头却对上冷月寒骇人的眼神,雷劲只好乖乖的退下。”那好啊,从今天开始,你的命就是我的,我随时有权利取走“雪宁冷声,冷月寒抱着雪宁,把下巴搁在雪宁的发顶,轻声道”恩,绝不反悔“

    两个(身shēn)影在皇宫中穿梭,雪宁轻笑看着冷月寒因为受伤略微幔下的速度,不知为何,脚下不自觉慢了下来,待停下(身shēn)来,却发现,已到了连心湖畔,那座华丽的忘尘阁依旧屹立在湖中央,在月光下更增添了几分奢华。

    晚风拂过,带动着湖里的莲花,那声开到极致的花瓣仿佛留恋清风,(欲yù)随之离去,却追逐不上风的脚步,最终落入湖中随波而去。

    雪宁挽起衣袖,抚上亲(身shēn),笑的淡然,“脏了”冷月寒微楞,旋即开口道:“恩,是朕不对”

    雪宁轻笑“呵呵、、、都来了”只见凌天,塞北,上官还有不常在宫中出现的冷月轩也在,塞北死死地咬着唇,掩面不可置信的摇着头,真的是娘娘、、、真的是,再也顾不得礼仪,奔过去想要抱住雪宁,

    冷月寒本就被雪宁伤了,这一震,让他(胸xiōng)口如撕裂般疼痛,可是他却忍着,站的笔直,看着那个自己想了三年的女子,生怕一个眨眼,她便会从自己眼前消失。

    冷月寒连心都是冰冷的,重重的别过头,喉头一动,硬生生的再一次咽下涌上的鲜血和心头的苦涩。”宁儿,别动,就让我抱一会,这三年,等你回来便是我活下去的勇气,我真的把你等回来了,这一次我死都不会再放手,你如果想要报仇,想要离开,那就杀了我吧“冷月寒略带颤抖的嗓音传来,略带低沉的嗓音仿佛刺穿了时光的隧道,回到最初,拨动他心底的那根弦。只可惜,她也只是听听而已,那些伤害,那些恨,早已经不可磨灭。”冷月寒,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心软,那个为你付出所有的姜雪宁早已经死了,不在了“雪宁猛然扯过自己的银丝,”你看到没,这一头白发,是因为谁而白,又是谁毫不犹豫的把剑刺入我的(胸xiōng)膛,又是谁把我((逼bī)bī)下了山崖“雪宁一字一句的指控,早已经狠狠地戳在冷月寒的心中。

    她闭了一下眼,心念一定,暗聚内力,猛地推开抱着她的男子,那力道实在太重,冷月寒始料未及,两人骤然分开,各自踉跄退开了数步。

    他那般骄傲的一个男人,她以为,即使是他恢复了以往的记忆,也不会这般纵容自己,骄傲如他,怎会轻易向她低头,他想干什么,雪宁突感莫名的烦躁。

    这样熟悉的怀抱这样熟悉的气息,这三年来夜深人静时,难道真的没有想过,雪宁问自己,不是没有,而是每一次都被那刻骨的恨意,痛意狠狠地压制下去。

    冷月寒不免(身shēn)躯一震,看向雪宁的眼神,竟然带着小心翼翼的期盼和讨好“恩,害怕,害怕你再一次离开”

    冷月寒见雪宁飞了出去,再也顾不得(身shēn)上的伤,和众人的惊呼,一个纵(身shēn)跟了过去,“谁也不准跟来‘这次哪怕自己真的死在她手里,自己也不会放她走。

    不管怎样她回来了,即使知道她是回来报仇的,可是即使是万劫不复,自己也愿意承担,那比起失去她的痛苦不及万分之一。

    被人从(身shēn)后紧紧地抱住,那熟悉的而又陌生的味道,让雪宁原本只有恨得心,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

    众人惊呼,两人却已经消失在众人面前,谁也没有想到三年后雪宁会再一次归来,更没有想到她的(身shēn)手,现在竟然这般厉害,恐怕当今世界无几人能及,

    他知道,他都知道,都是因为他,都怪他。他愿意倾尽一切去补偿,哪怕是自己的命。

    冷月寒手轻扬”不用了,不碍事,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

    雪宁转(身shēn),岸边他依旧站在那里,雪宁轻笑,一直以来,他都是那么的出人意料,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情qíng),哪个是假意,一会默然相对,如同路人;一会冷酷无(情qíng),伤人毫不留余地;一会有温柔深(情qíng),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只是这样的脆弱和小心翼翼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明明可以一剑杀了他,但是自己却没有,明明可以一走了之,可她还是没有,为自己找得借口是,她还没有当着冷月寒的面亲手杀了白凤儿。人人都骂她是妖女,那好啊,她就做一个真正的妖女,她要让冷月寒的江山一点点在自己手里瓦解,她要让冷月寒后悔莫及。

    雪宁在笑,却没有一丝温度,丝毫不理会湖边那痴(情qíng)的(身shēn)影,关上窗户,没入黑暗中。只有恨,再也没有(爱ài)、、、、、、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