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红颜白发、悲伤跳崖(3)

    “哈哈、、、、”雪宁笑的悲怆,让所有的人听了都心疼,毫不留(情qíng)的拔出冷雪寒(身shēn)上的剑,仓惶的退后了几步,靠着那柄剑,才支撑住,不倒下去。

    云沐辰和夜魅,一个纵(身shēn)奔到雪宁(身shēn)边,还未碰到雪宁,就被她绝望的眼光和浑(身shēn)的冷漠所震慑住。

    雪宁抬眸,眼角尽是滴滴的血泪,用尽全部的力气看向冷月寒“冷月寒,我终于明白了,从始至终,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你喜欢的只是白凤儿,你毫不留(情qíng)的刺了我两剑,你亲眼看着白凤儿把剑刺进我的肚子,杀死我的孩子,你却舍不得杀她,甚至是出手伤她都舍不得、、、”雪宁字字的指控打在冷月寒的(身shēn)上,让他生不如死,脑中不断闪现的画面,让他心更痛。

    :“女人,记住不要妄想得到朕的(爱ài),你只是一枚棋子”大婚当(日rì)哦他的冷漠无(情qíng),她亦反击“:”凭你还不配得到我的(爱ài)“昏迷中冷月寒轻笑,她总是那么倔强,

    雪宁猛然睁开眼,看见面具下这真是却妖媚的容颜,笑得悲凉。坠入黑暗之际,说的那句便是“魅,你真傻”

    “娘娘,你别说了,你的伤不能再拖了”塞北急急地喊道,雪宁却一步步后退,退到了悬崖边上,后面就是万丈的深渊,那一头白发在崖边飞舞纠缠,刺痛了;冷月寒的心和眼。zVXC。

    “她会回来的、、、、会回来的”冷月寒喃喃自语一直在重复这句话,突然口吐鲜血,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大量的鲜血再一次逸出,太医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那昏迷的年轻天子,却只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丝毫不在意谁的手忙脚乱,谁的担心,能够引起他担心的人儿,已经被他((逼bī)bī)死了。是的被他((逼bī)bī)死了。

    “塞北,我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话吗,等到你(爱ài)上一个人的时候,便会像我一样忘记了自己是谁,是的,我忘记了自己是谁,”那喃喃的低语让所有人落泪。

    连心湖荷花池边的誓言,他竟然全忘了,最后害她连孩子都失去,满心的懊悔,如千虫万蚁,撕咬着自己的心。

    他心胆巨震,再也不敢往下想起,可是那些记忆却如潮水般涌来,悔恨和绝望差一点让他窒息,那些霸道的话语,那些缠绵的夜,那些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誓言,那些伤和那些痛,

    冷月寒冷厉的目光(射shè)来“朕不会死,朕等她回来,她不会死的,绝对不会”凌天他们不自觉的心惊,冷月寒眼里的冷漠更甚从前,现在却是死寂的让人心疼。

    鲜红的衣裳,映着满头的白发,就这样决然的跳下了那万丈深渊,“不要”冷月寒的吼声响彻悬崖,,跟着夜魅。云沐辰所有人的声音响彻山崖。

    这一夜,勤政(殿diàn)灯火通明,灯火依递着在皇宫各处亮起,后来整个皇宫明如白昼。

    冷月寒终于明白比绝望还绝望该叫做什么,悲恸,恐慌的笑声传遍整个山崖,让人不忍去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在他想起一切的时候,却失去了他,而这一次,是真的失去了,她不会再(爱ài)他,不会再回来,那他该怎么活下去,

    那未就支。“雷劲,朕命令你,解开朕的(穴xué)道”冷月寒声音冰冷,毫无生机,雷劲、凌天和塞北跪倒在地“主人,属下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可是你不能置这天下于不顾,你就让娘娘安心的去吧”

    冷月寒昏迷中不断地呓语,断断续续,却是自己最珍藏的回忆,

    雷劲、凌天两人眼疾手快,才捉住冷月寒,点了他的(穴xué)道,冷月寒木然的倒下,毫无生机的跪着,不然他早已经随她跳了下去,云沐辰跪在崖边,早已经泪流满面,不见的却是那个一袭白衣总是笑得没正经的夜魅,只听见追风的大吼“少主,不要”

    为了他,她付出了一切,自己缺什么都不知道,在忘(情qíng)崖上,他亲手把剑送入她的(胸xiōng)膛,看见那嫣红的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衣,看见她脸上的决然,看见她倾城的笑,

    勤政(殿diàn)

    可是偏偏伤她最深的却是他,是他((逼bī)bī)死了她,是他毫不留(情qíng)的刺入那一剑,是他眼睁睁的看着白凤儿举剑杀了他们的孩子,是他伤了她的心,让他红颜白发、、、((逼bī)bī)她跳入山崖。

    她的倔强,她的冷漠,她的温柔,她的天真、、、、、是的,只有她,冷月寒震惊的抬头,看到的却是那女子如大婚当(日rì)般决然却倾城的笑“冷月寒,你不配我再(爱ài)你,更不配我(爱ài)你,(爱ài)到失去了自己,若有来世,我们定不要再见,”

    漫天的火光,他发疯了似得叫着她的名字,因为自己的不信任失去了她,蓉城再见,自己满心的欢喜,不计一切,放下尊严,他换来她,

    绝望的声音有风声送来“冷月寒,若(爱ài),便是全部,若不(爱ài),便万劫不复,若雪宁不死,定要你万劫不复”再次相遇,他的霸道,他的((逼bī)bī)迫,他再一次的利用,她的深(情qíng),他的委屈,她的无能无力,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自己心如刀绞。

    冷月寒笑得苍凉,这话她在自己耳边总是说着,但是自己却从未在乎过,是的从未在乎,这一刻他却那么的希望,希望她能再一次回来,即使是万劫不复,自己也甘之如饴。

    都是他、、、人影攒动,谁在求饶,谁在咆哮,冷月寒口中不断溢出的鲜血,已经吓坏了所有的人。

    皇上和皇后娘娘(身shēn)受重伤原因不明,各宫嫔妃披衣而起,领着内侍宫婢赶往勤政(殿diàn),无一例外皆被(禁jìn)军挡在了(殿diàn)外。

    “够了,一切都到此为止吧,我再也不会去(爱ài)你,因为你根本不值得”雪宁疲惫的闭了闭眼。

    那一次冷月寒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心痛,那看不见,摸不着,却如针扎般的疼痛,昏迷中冷月寒皱眉,那一次他为他心痛,却不敢说出口。

    崖上,风声停止,一片寂静,那满地的尸体,和姜月蓉死去时闭不上的眼,再也没有人去理会。

    那毫不留(情qíng)的剑,自己怎么舍得刺下去,那是他一生中挚(爱ài)的女子,为什么,他会忘记,为什么,

    她绝望地话语,总是在自己耳边,他留着血泪的指控”冷月寒,我终于明白了,从始至终,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你喜欢的只是白凤儿,你毫不留(情qíng)的刺了我两剑,你亲眼看着白凤儿把剑刺进我的肚子,杀死我的孩子,你却舍不得杀她,甚至是出手伤她都舍不得、、、“

    “冷月寒,我们两清了,第一次我进宫,因为你的利用和不信任,我差一点被白凤儿和姜月蓉烧死在大牢,第二次我再次回宫,放下防备全心全意(爱ài)上你,你确任由白凤儿害死我们的孩子,为了帮你解血咒之毒,我亲手喂你喝下忘忧草,让你忘掉我,第三次你霸道的再一次把我困在皇宫,我因为不舍,因为(爱ài)你,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我再一次留下,可是你却把我当做权力争夺的棋子,你的心究竟有多狠”

    云沐辰冷冷的起(身shēn),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冷月寒“雪宁说的对,你根本不配”头也不回的转(身shēn)离开,只是那仓惶脚步,泄露他内心的恐惧,他害怕回头,害怕他也会不顾一切随她而去。

    随着风声下坠,雪宁闭上眼,等着死亡的来临,是谁环上了自己的腰,是谁笑着道“小雪宁,不管你去那里,魅都陪着你”

    她第一次求自己,却是救他们的孩子”冷月寒,救救我们的孩子,我求你,我不能失去他“

    鲜血已经把她白色的衣裙全部染红,像出嫁的衣裳,冷月寒的脑中突然想起,很久之前自己在凤台上看着她一袭红衣带着倾国倾城的笑,挽着裙摆一步步走上凤台,站在自己面前笑着问他“皇上封后大(殿diàn)可以开始了吗”

    她一袭红衣嫁给他,那一眼便注定了生生世世的纠缠,不想靠近,却偏偏一再的纠缠,上官的一席话,让自己决定利用她,只是没想到陷进去的却是自己。”宁儿,不管以前怎样,从现在起我们忘掉以前,重新认识彼此可好,以我真心换你真心“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向她表白,却换来她的冷漠”我本无心,你亦无心,怎么交换“

    冷月寒抬起手,挣扎着站起,他看着她,凝沉了的目光那是看珍贵东西才有的,可惜她已经不需要了,

    寝宫内,冷月寒(身shēn)上一袭月牙白的白衣已经血红,躺在龙榻上昏迷不醒,一屋子的太医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处理着他的伤口,

    冷月寒(身shēn)形微晃,姜雪宁的句句指控,让他痛得无法呼吸,原来这才是所有的真相,原来这才是所有的故事,

    那么多双眼睛皆站在(殿diàn)外看着,皇上寝宫门口,不断焦急来回进出,捧着铜盆、各种器皿、药膳的宫女。

    舍不得,是的,他舍不得,对白凤儿是义,对她却是(情qíng),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的知道,这天底下自己最后不愿伤害的就是她,

    宁儿,我去陪你,恕罪可好,无边的黑暗湮没了谁的视线。

    PS:亲们,第三卷的内容到此结束了,下面是最后一卷,请大家继续支持,看雪宁归来,如何让冷月寒万劫不复,极尽的补偿能否挽回她的心。

    第四卷:红颜魅惑、(情qíng)归何处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