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红颜白发、悲伤跳崖(1)

    忘(情qíng)崖

    并不远,就在月落国皇宫的后山顶峰,在那翠绿掩映中,地势险要,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深不见底的悬崖,让人望而生畏。

    冷月寒、云沐辰、夜魅带着凌天和雷劲、追风、还有即使有伤在(身shēn)也硬要跟着过来的塞北,冷月寒、夜魅手一挥,夜魅阁的死士,和暗卫转(身shēn)便没入了那翠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人都一愣,不可思议的看向夜魅,夜魅低着头,紧握着拳,猛然抬头“娘,孩儿求你放了雪宁”

    “哈哈、、不错是我”云沐天猛然扯掉自己脸上的黑巾,露出了真是面目,雪宁轻笑,这算不算冤家路窄啊,

    环视四周,一大片的凸起空地,旁边却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地上还躺着两个人,一个是上官,一个竟然是白凤儿。雪宁微楞,冷声道“姜月蓉,你没有死,你到底想干什么”

    冷月寒不可置信的看着夜魅,听着他那声称呼,这么说他也是父皇的儿子,那这么多年来,姜月蓉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他。

    “哼、、、想要朕的江山,你还不够格”冷月寒冷哼,寒光一闪,剑花一挽,软剑直指姜月蓉,

    抬头望去,却见一个黑衣人,脸上带着金色的面具,面具上的鬼魅死死地盯着自己,雪宁不敢相信,难道真的是她-姜月蓉

    “不行,你答应过本(殿diàn)下,要把这个女人给我的,谁也不能带她走,他更不能死”没想到说话的竟然是和姜月蓉一起的黑衣人,

    “没用的东西,哀家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有多(爱ài)这个女人”姜月蓉冷哼

    啪的一声,清脆的掌声,掴在雪宁脸上,“践人,你枉为姜家人,置姜家的的大仇不报,却在那里和冷月寒,纠缠不休,你侬我侬,你对得起谁”姜月蓉毫不留(情qíng)的一巴掌打在雪宁脸上,冷声问道。

    白凤儿悠悠转醒,,却惊见自己被点了(穴xué)道动弹不得,看见鬼娘站在那里和冷月寒对峙,不自觉的脱口而出“鬼娘,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

    “值不值得那是朕和她的事,与你无关”冷月寒一袭月牙白的暗纹长袍,迎风而立,站在崖边,看得出来,是匆匆赶了上来的,(身shēn)后还跟着云沐辰、夜魅等人。

    冷月寒剑花一挽,直接刺向姜月蓉,没想到姜月蓉却轻松地避开,手一挥,黑衣人手里的刀,直直的向三人砍去,风起云涌,只是一瞬间,黑衣人纷纷倒地,白凤儿和姜雪宁便被姜月蓉和另外一个黑衣人钳制在怀,拿来当挡箭牌。

    “大哥、、、原来是你”云沐辰惊呼,怪不得,怪不得,他们要把用调虎离山之计,

    冷月寒眉轻皱,没想到她还有帮手,更没想到她竟然会武功,“冷兄少和她啰嗦,先救了雪宁在说”云沐辰拔了剑,冷冷的指向姜月蓉。

    雪宁挽唇,真好,他们都来了,冷月寒等人见到雪宁平安无事,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冷月寒的目光穿过众人望向雪宁,真好他没事,提了一晚上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白凤儿惊觉自己说错了话,立即低下头,不敢直视冷月寒,

    姜月蓉也不心急,双手一拍,三个黑衣人,剑已经架在了雪宁,白凤儿、上官的脖子上,雪宁轻笑,白凤儿惶恐的看着冷月寒,上官却未清醒。

    云沐辰气的一句“你、、、、”再也说不下去,冷月寒眉轻皱,“凭他们就想换朕的江山,你做梦”一个眼神,再也没有犹豫

    “废话少说,赶快交出传国玉玺,我就放了他们三个,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姜月蓉冷冷威胁道。

    雪宁早已经醒来,只是眼睛上蒙着黑布,她根本看不清自己是在那里,四周风声呼啸,似乎是在上山,但是除了风声缺什么都没有,动了动,却根本动不了。只能全(身shēn)僵硬的躺在地上。

    夜魅没有说话,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夜魅的目光却直直的落在那个倾城的女子(身shēn)上,她眼里的不相信,怀疑,让他心如刀绞,

    “没那个必要,天下黎明百姓自然比雪宁重要”姜雪宁冷笑,“哈哈、、、好、那你觉得你和白凤儿在他心目中谁重要”姜月蓉不死心继续问道。

    “哈哈、、、好一个狂妄的小子,魅儿,替为娘先把他杀了,省的聒噪”姜月蓉轻笑,却语出惊人,

    “不要笑”姜月蓉架在雪宁脖子上的刀深了几分,他最讨厌这个女人的笑,雪宁也不皱眉,只是笑着,

    “够了,那是姜坤罪有应得”雪宁看着这个疯子,那场大火,竟然没有烧死她,那应该是她故意放的火,目的就是等待时机再回来报仇。

    “如果你舍得他们,那就上前来杀了哀家好了”姜月蓉笑着道。

    “哈哈、、冷月寒你没有想到吧,你一直保护相信保护的女人,早已经为我所用,我说过这江山,是我的,是先皇欠我的,”姜月蓉笑的得意,zVXC。

    “哈哈、、、小雪宁,你终究还是不相信我,我说过会保护你,就决不食言”夜魅话音刚落,快如闪电,便出手点了那些黑衣人的(穴xué)道“娘,够了,这个江山本就不属于你,我更不稀罕,你为什么一错再错”

    冷月寒震怒的眼神,直接看向白凤儿,怪不得姜月蓉对自己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清楚,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不要碰她”这声惊呼来自云沐辰和夜魅,那个让雪宁用命去救的男人,此刻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醒了”嘶哑冷漠的声音传来,“你是谁,为什么捉我”雪宁冷静的问道,“哈哈、、、姜雪宁,你那么快就把哀家忘记了”恐怖的笑声席卷雪宁的全(身shēn),哀家,难道是、、、雪宁还未反应过来,眼上的黑布便被扯掉,刺眼的阳光让雪宁的眼睛有片刻的不适应。

    “宁儿,还是你聪明,竟然猜出来姑妈的(身shēn)份,想干什么,当然是要报仇,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姜家所有的人,都死在了冷月寒手里,难道你忘记了他就差一点就杀了你”姜月蓉也就是白凤儿口中的鬼娘,嘶哑着质问。深劲风让。

    “你为救他差一点赔上自己的(性xìng)命,他却把你忘记了,你(身shēn)怀六甲,他却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还不惜用你(诱yòu)敌,你值得吗”

    雪宁微皱眉头,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哈哈、、、一会姑姑就告诉你答案,让你看看,你所(爱ài)的那个男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还记得姑姑告诉过你你的美貌就是最好的武器,”姜月蓉的手划过雪宁的脸,冰冷的触觉,让雪宁恶心。

    “朕都要”冷月寒毫不客气的说道,声音掷地,带着决然,雪宁唇角带着笑,为什么总是要做选择,她突然害怕了,肚子里的宝宝动了动,雪宁被挟持着,想安慰宝宝也动不了,心里轻问“是不是宝宝也感觉到,爸爸不会救我们”

    “哼、、、不争气的东西,来人,将少主,请下忘(情qíng)崖”姜月蓉看都没看夜魅冷声吩咐道,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直接袭向夜魅,追风一惊,忙挡在前面“大胆,竟然敢对阁主动手”

    “哈哈、、、那么快就来了”姜月蓉冷笑,眼神冷冷的扫过众人,“怎么,母后好久不见,竟然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了”冷月寒也不着急,冷冷的问道。

    “冷月寒,你怎么知道是我”姜月蓉不相信他已经认出自己了,“本来朕也不确定,只是好奇除了你谁还对朕手中的江山感兴趣,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真的是你”冷月寒冷笑,眸里却越发的深沉。

    “母后,你知道、朕最讨厌什么吗”冷月寒自问自答“朕最讨厌别人威胁朕,凭你还不够格”冷月寒一个眼神,凌天、雷劲直接向躺在地上的白凤儿和上官探去,没想到突然出现的一群黑衣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七人抬头望向那翠绿掩映,蜿蜒曲折的山路,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如风一般,向忘(情qíng)崖飞去。

    冷月寒,挥出去剑,愣愣的划向一边,眉宇间一片冷怒,“放开她们”云沐辰和夜魅,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出手那么快,迅雷不及掩耳,雪宁和白凤儿便落入他们手中,他们只救回了上官。

    “冷月寒,我们打个赌可好,这江山和美人,你不愿意选择,那好,哀家成全你,可是这两个女人,你只能选择一个,哀家可以先放一个,等到你打败了哀家,那哀家自然会放了另外一个,若你输了,那她便陪哀家死”姜月蓉冷笑道,

    “哈哈、、现在哀家改变主意了,白凤儿哀家可以放了,至于姜雪宁,要想哀家放了她,那好,冷月寒用你的命来换,你受哀家三剑,若不死,哀家便放了她”姜月蓉笑得狰狞,哀家到底要看看你们有多(爱ài)他。

    雪宁心里恨自己只能这般任人宰割,突然姜月蓉却笑了起来,变得很不正常“宁儿,对不起,姑妈不是有意要打你,你知道吗,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爱ài)冷月寒是吗,可是他却一再利用你,你觉得值吗,要不要和姑姑打个赌,看看这江山和你在他心中到底谁重要”姜月蓉似乎在轻声(诱yòu)哄

    “我来受你三剑”说还得依旧是夜魅和云沐辰,雪宁挽唇“辰、魅、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是雪宁的荣幸”

    “哀家只要他的命”剑不偏不倚直指冷月寒。

    PS:亲们。不好意思,写着写着就到这里了,白发要等明天了,对不起了撒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