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白玉龙的炽情狂热

    冷月寒脸色如常,笑的淡然,只是没人看见他在龙案下握起的双拳,白玉龙目光扫过冷月寒,躬(身shēn)道:“夫人客气,这是下官应该的”

    夫将不这。冷月寒起(身shēn),占有(性xìng)的拦上雪宁的肩头,朗声道“真的是多亏了将军”不待白玉龙说话,便微微侧头,脸贴在雪宁的脸上,低声道“怎么走路那么不小心,肚子里怀着孩子,不可在如此莽撞了”似哄似慰,亲昵无比,羡煞旁人。

    雪宁轻笑,满是嘲讽,用低的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冷月寒,这就是你想要的”冷月寒有片刻的呆滞。

    雪宁轻笑,笑的清冷,莫名的让人心疼,眸里全是一片冷寂“白玉龙,我只是一个女子,只是一个即将当母亲的弱女子,何苦让我成为祸国殃民的妖女,那样的罪名我承担不起”

    雪宁莫名的心动附(身shēn)抱起小白兔,唤道“小兔子,你也和我一样,无家可归吗,只是你怎么会跑到这深宫大院来,这个地方可怕的很,等你伤好了,就赶快离开啊”

    白玉龙轻笑“你不是知道了吗”这般聪慧的女子会不明白吗,雪宁叱之“白玉龙,皇上带你们白家不薄,为何要如此,权利有那么重要吗”

    白玉龙凝神,眼里全是赤luo(裸luǒ)的心疼,雪宁愕然,白玉龙已经走到她(身shēn)边,褪下外袍,给雪宁披上,雪宁微楞,白玉龙道“夜里凉,要多注意”雪宁半天才回过神来,“谢大将军,那月落先行告辞,改(日rì)再将衣服还给大将军”

    怪不得冷月寒会带她离开浣衣院,会封她为第一夫人,会接受她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会对她那般宠(爱ài)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利用她,雪宁感觉全(身shēn)冰冷刺骨,浑(身shēn)发抖,

    “我不会再让你回去他(身shēn)边,他配不上你”白玉龙走到雪宁面前,不管雪宁的挣扎将她打横抱起,

    第三次见,便是今天,她的美,她的冷,再一次惊了他,竟然当着皇上和文武百官的面子失态,没想到冷月寒让她给自己敬酒,更没想到她会突然摔倒,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大庭广众之下把她抱在怀里,她(身shēn)子很轻,让人忍不住的心疼,都怀孕五六个月了,却那般轻,属于她(身shēn)上独有的清香,若有如无的刺激着自己的感觉,那一瞬间自己好像就这样抱着她,在也不放手,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因为他是冷月寒的夫人,

    雪宁冷喝“够了,白玉龙,你还是回去乖乖做你的大将军吧,我们本就萍水相逢,切莫再让人拿来做文章,引发乱事”

    却看见,白玉龙一袭蓝山,负手而立,站在门口看着她,雪宁微楞,他怎么会找到这里,白玉龙看着雪宁一袭白衣,站在这杏花树下,怀里抱着小白兔,宛如天上的嫦娥仙子,那般动人,只是(身shēn)上的悲伤,却让人心疼,不知为何,看她仓惶走出太和(殿diàn)的背影,自己心里竟是那般的不舍,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冷月寒安排的,可是明知是圈(套tào),自己还是忍不住为了她往下跳,第一次初见就是在这杏园,她的笑声吗,是那般的明快,动人,让他沉沦,想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骠骑大惊军白玉龙,竟然在一个女子面前失态,只能仓惶逃离,

    “若我说以前没有,自从认识了你,我感觉很有必要,要抢回你,必须坐上那个位子不是吗,不然我只能这样远远地看着你,你相信吗”白玉龙面色深沉,看着雪宁道。

    玉臂却被冷月寒握住,力道不重,只是他掌心的温(热rè),让雪宁更加烦躁,既然不喜欢自己何必再让自己心存幻手臂上想,雪宁抬眸看向冷月寒,那平静入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雪宁苦笑“冷月寒,为什么,当初为什么封我为第一夫人,为什么接受我肚子里孩子”

    “月落拜见大将军,大将军为何在此,宴会结束了”雪宁轻声询问打断了白玉龙的思绪,

    学宁却离开她的怀跑,(身shēn)子盈盈一拜“启禀皇上,臣妾刚才受了点惊吓,有些不舒服,就先退下了”话音刚落,再也没有看冷月寒一眼,就这般自顾的走了出去,临走时那深深的一瞥却是看向了白玉龙。

    只不过几位主子却各怀心思,雪宁在御花园走着,心乱入麻,塞北让冷月寒留在了忘尘阁,没有跟来,冷月寒也不会出来,自己根本没法回去,也不想回去,早已经说不出心里的痛,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场利用,

    (身shēn)子未动,便被白玉龙紧紧拽住胳膊,雪宁拧眉,他不喜欢别人碰她,冷声提醒道“大将军,你逾越了”白玉龙凄楚一笑“月落,你在他(身shēn)边并不快乐,他一直再利用你,你难道不知道吗”他没有叫夫人,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女子,

    脚步停下时,已经到了杏园,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怎么会走到这里,刚想转(身shēn),去听见院子里传来细微的响声,雪宁好奇,走了进去,只见在那杏树地下,卧着一个小白兔,腿似乎受了伤,见雪宁来也不害怕,两眼甚是可怜的看着雪宁,似在求救,

    雪宁面上一僵呵斥道“白玉龙,你我才见年数次,你不觉得你说这话有点虚伪吗,我区区一个弱女子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白将军是个武将,应该知道用兵最忌任意妄为”

    雪宁举步向外走去,白玉龙却突然点了她的(穴xué)道,雪宁怒“白玉龙你在干什么”zVXC。

    冷月寒站在那里,负手而立,看着雪宁离去,玄黑的眸子竟是看不懂的复杂,却也没有阻止,宴会继续,少了一个人,根本不影响着(热rè)闹。

    白玉龙目光一沉,灼灼的看着雪宁“何苦啊,你只不过是个弱女子,我想要保护你,你跟我走吧,我保证会好好待你,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亦会好好待你肚子里的孩子”

    雪宁轻笑“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白将军过滤了”冷月寒利用她也好,欺骗他也好,那是他们之间的事,轮不道别人来管,

    雪宁面色一沉,却未呼叫只是抱紧了怀里的小白兔问道“白玉龙,你可想清楚了,你要是真带我走了,不正好中了冷月寒的计吗,难道你真的向取而代之引起战乱”白玉龙抱着雪宁的手臂微僵“不会,他不会动白家,只要你答应和我一起离开,我可以放弃这一切,”

    冷月寒环顾四周,悄悄隐去眼里的担忧,目光沉静的盘落在她的头顶,久久不散,雪宁突然心烦,不想再呆下去,这里安静地让人难受,她耐不住内心的烦躁,也为行礼转(身shēn)就走,

    白玉龙面色一冷似在沉思,最后幽幽的开口“月落,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你,你虽然看上去很坚强,但是我却心疼你偶尔的脆弱”

    白玉龙面色一僵,解了雪宁的(穴xué)道,深深地看了雪宁一眼,一个纵(身shēn)消失在夜幕中,雪宁苦笑,低下头逗弄着怀里的小白兔,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

    雪宁猛然甩开他的钳制,白玉龙没有料到她会武功,措手不及见雪宁以挣开他的钳制,脸上眉角全是冰冷“是为了我和冷月寒为敌,还是你本(身shēn)就像取而代之”

    白玉龙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厉声道“为了你,我可以不惜和皇上为敌”雪宁笑的妖娆“呵呵。、、、白将军这是准备为了月落而造反吗”白玉龙一愣,

    雪宁轻笑,眼里却满是讥讽“白玉龙,我们才刚刚认识,你就对我说这些话,不觉得唐突了吗,真没想到堂堂的骠骑大将军,竟然也是个登徒子,我可是冷月寒的夫人,你不怕他吗”

    小白兔凝着她,细微的发出声音,那声音虽然孱弱,模样却很有趣,似在对雪宁的话表示赞同,小白兔似乎很疲惫,在她(身shēn)上蹭了蹭,慢慢合上眼,雪宁轻笑,苦涩去了几分,转(身shēn)想带他回去给它上药,

    白玉龙一愣,却并未放下雪宁,却听得一个急促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皇上,奴才看到夫人往这边来了”

    第二次见,皇上叫他去御书房议事,没想到她却在,同皇上同坐一个龙椅,显得那般自然,可是他的目光总是离不开她,他知道皇上看出了端倪,也可能从一开始,皇上就像证明些甚么,但是遇见她,只是意外,可是就因这意外,皇上多了一个牵制自己的借口,

    冷月寒松开雪宁的手臂,负手而立,凝目向远处,很久才道“有些事(情qíng),你不必知道”

    脚步声靠近,“月落见过皇上”雪宁低头福了福(身shēn),视线及处,是他明黄色的华美衣袍,垂着眸,没有去看她。

    话音一落,他便待离开,这一次脚步换做他顿住,冷月寒眉轻皱,黑眸扬落在环在她腰间的手臂上,白衣扬起,那本应该是光洁的臂腕上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冷月寒目光深沉,似在捕捉什么,一瞬而过的画面,一对男女浑(身shēn)是血的躺在(床chuáng)上,那是谁,再去深究,却什么都没有,PS:亲们莫急,马上就到白发章节了,大约还有两章吧,请大家多多支持啊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