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别扭的冷月寒

    上官天逸出了杏园,冷月寒背对着上官天逸负手而立站在不远处的树下,上官笑得无奈,嬉笑着扑了上去“来来、、、小师弟好几个月不见赶快让师兄抱抱,有没有想师兄啊”结果还没有碰到冷月寒,就被狠狠地弹了数尺之远,

    上官天逸好不容易站稳,摸着发疼的(胸xiōng)口,一脸的委屈,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下手那么狠,冷月寒冷漠转(身shēn),冷声道:“你不觉得欠朕一个解释吗”上官天逸故作一脸茫然“解释、、、什么解释啊,我在外面这么久,你不想我这一回来便对我出手啊,太没良心了”刚回来就跑去了忘尘阁,还抱着雪宁,这个别扭的家伙是吃醋了吧,吃醋好啊,嘿嘿就是让你吃醋。

    凌天不(禁jìn)为上官天逸捏了把冷汗,心里默念,上官大人啊,你别怪我啊,我虽然很想提醒你,主人心(情qíng)不好,但是我不敢开口啊,只能一脸苦瓜脸的看着上官天逸,拼命地向上官挤眉弄眼,但是上官却一脸茫然,出口便是“凌天,你便秘啊”凌天满头黑线,差一点晕过去,就连雷劲都差一点笑出声来。

    冷月寒竟然一咬牙,把雪宁放在(床chuáng)上,拉过被子盖住了雪宁的脸,雪宁直接石化,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qíng)况,”不要对着朕笑,不要拿那种眼神看朕“冷月寒带着薄怒的声音传进被子里,那样的笑,那样的眼神,让他沉沦,他怕自己再也狠不下心来,雪宁却突然笑了,咯咯的笑声,让冷月寒莫名的烦躁,

    冷月寒一脸深沉的卧在龙椅上,脸上的神(情qíng)让人捉摸不透”玩够了,才想着回来了,哼、、、扔下那么大的烂摊子,你倒是逍遥自在“上官不以为然”呵呵、、、、知道您能应付“zVXC。

    冷哼一声,”白玉龙要朕撤藩“上官点头”意料之中、这些人巴不得除了两路藩王,当然更乐意的是看你的笑话“

    只是却扑了个空,雪宁已被冷月寒占有(性xìng)的护在了怀里,眉眼骤冷,沉声道:”你们认识“似在问上官,又似在问雪宁,雪宁轻点头”认识,我们是朋友“冷月寒挑眉,看向上官,上官连连点头”当然认识了,月落是鬼医的徒弟“

    冷月寒眉头深锁,怪不得,那天在家宴上,自己说那番话时,那般自然,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也是最真实的,怪不得塞北、福宝、凌天他们这般维护她,原来他们都认识,唯一欺骗的就是他。

    冷月寒感觉全(身shēn)的血液仿佛在瞬间停止了流动,全(身shēn)仿若在刹那间冷了下来,眼神冰冷的骇人,雪宁环着冷月寒的双臂不自觉的滑落,他的表(情qíng),他的反应已经告诉她答案了,就在雪宁手臂要滑落之际,冷月寒却猛然抱住雪宁的腰,轻笑,刚才的(阴yīn)霾似乎尽数散尽,雪宁错愕对上冷月寒玄黑的眸,

    冷月寒冷哼,却不做回答,上官叹了口气”寒,若不是她,你(身shēn)上的血咒之毒不会解除,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何心甘(情qíng)愿为你解毒,你有没有想过为何她愿意留在这皇宫之中,是的,你是为她建了一个华丽的牢笼困住了她,可是她那样倔强的(性xìng)子,若不是她愿意,怎么留在这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是她却留下了,只是因为喜欢你“

    上官天逸说完这些话,看了一眼冷月寒转(身shēn)出了勤政(殿diàn)。

    只可惜、、一声惊呼,冷月寒已经抱着雪宁越出一丈之外,向忘尘阁飞去,上官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年轻人做什么这么鲁莽,背着手转(身shēn)离开,悄悄掩去嘴角的落寞。凌天、雷劲去连心湖边侯着,

    上官轻笑也无意隐瞒”她那样的女子,我想任谁也会动心“冷月寒眉角一冷,不悦的看着上官,上官连连摆手”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她而已,把她当妹妹般喜欢,倒是你,你喜欢她吗?“”你真的是鬼医的徒弟月落“不是疑问是肯定,当初见那个女子时她带着人皮面具,雪宁不知道自己该点头还是摇头,上官却早已经接过话去”当然是了,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冷月寒冷哼,不屑的转(身shēn),一抬头便看见雪宁站在那里,一脸笑语盈盈看着他,冷月寒迈开的脚步愣愣的定在那里,痴痴地看着雪宁,上官偷笑,语气轻佻“月落啊,赶快过来,刚才还没抱够来,那么久没见,再抱抱,说着就贴了上去,

    雪宁猛然拉下冷月寒的脖颈,柔荑环了上去,冷月寒被迫低下头两人额头相贴,有着说不出的亲昵,雪宁目光灼灼对上冷月寒的眼睛”冷月寒,我喜欢上你了,不管你怎么想,你是讨厌我也好,鄙视我也好,反正我就是喜欢上你了“

    雪宁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冷风习习,心里暗骂该死的上官这不是害她吗,冷月寒知道她骗他,不发火才来怪,雪宁抬眼,便见那个华贵俊美的男人,微拧了眉,凤眸里冷色昭然,雪宁不自觉的想往后退,”朕现在改变主意了,朕要他白玉龙手里全部的兵权“冷月寒凌厉的声音响起,上官轻笑”甚好,留着他(日rì)后还是个毒瘤,可有计划“冷月寒眉眼一沉,不再言语。

    她的巧笑,”冷月寒,我喜欢上你了,不管你怎么想,你是讨厌我也好,鄙视我也好,反正我就是喜欢上你了“

    冷月寒陷入沉思,脑中浮现全是雪宁的话,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想到这事就来气,他立白凤儿为后,气的上官直接跑出去找鬼医,其实是去找雪宁去了。雪宁掀开被子看着冷月寒”冷月寒你怎么还是那么幼稚“冷月寒有片刻的呆愣,自己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可是现在他却不能深究,从哪个雨夜他救下她,一切就都变了、、、她注定了要牺牲,

    再也顾不得其他,抬头吻上那(日rì)思夜想的俊颜,真好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亲他了,冷月寒微楞,这女人总是这般不按常理出牌,雪宁亲了冷月寒的脸颊,刚想退却,却被冷月寒吻上了唇,唇舌相抵,纠缠不休。雪宁沉醉在他的吻里,自是没看见冷月寒眼里闪过的挣扎和冰冷。”女人,这就是你的目的,朕可以考虑一下“男人嘴角若有若无浮起的弧,让雪宁心里欢喜,这意思就是说他同意了,他没有讨厌她,

    却突然丢出一句话”凤儿让白玉龙杀月落“上官面色一沉,再也笑不起来,冷月寒倒是无所谓,开口问道的竟然是”你喜欢她“不是疑问是肯定,”冷月寒,你到底想干什么“”皇上,可满意了“他想起自己大怒,冷声问道:”女人求个饶有那么难吗“雪宁轻笑”不难,可是不想“那一脸的倔强,一脸的决然,

    雪宁看着冷月寒紧绷的下颚,莫名的想笑”噗嗤、、“一声笑,引来了冷月寒的怒瞪,雪宁环上冷月寒的颈项,依旧是那般的自然”冷月寒,你生气了,因为我没有告诉你,我们早就认识“冷月寒没有说话,只是飞过连心湖,进了忘尘阁,却依旧抱着雪宁没有放下,

    她昏倒在自己怀里,冷月寒大怒,冷声问道:”女人求个饶有那么难吗“雪宁轻笑”不难,可是不想“

    冷月寒皱眉,不语,上官继续道:”寒,师兄不想你后悔,能找到一个这般真心相待的女子是你的福分,希望这一次你可以把握住这幸福,白凤儿她早就不值得你(爱ài)了,也早已经不是我们以前认识的那个凤儿了“师狠弹几。

    冷月寒皱眉”她不是“虽然自己也这样说过,但是却知道她不是,因为当初救自己的那个女子不就是鬼医的徒弟吗,,自从自己醒来再也没见过她,眉眼一冷,突然想起什么、、、、”不说话就是生气了,可是你为什么生气,是不是你也有一点喜欢我,所以讨厌我骗你“雪宁仰着头问冷月寒,眼里满满的期待。”冷月寒,我不想在彼此纠缠下去了,如果你喜欢我,愿意接受我肚子里的孩子,那就好好待我,若不喜欢,就放我走吧,从我们相识便一直纠缠不清,我真的累了,(爱ài)你好累“她的心伤,”他想让朕求他,也要看看自己够不够那个分量“冷月寒不屑,上官站起(身shēn)来”你牺牲自己娶了那么多妃子,想必是早有了计划,那还担心什么,一切按计划进行不就是了,不会说立白凤儿为后能换回白家一半的兵权吗“语气不自觉地多了些嘲讽。

    猛然起(身shēn),冷月寒出了勤政(殿diàn)向忘尘阁走去,隐在暗处的凌天、雷劲赶紧暗中保护,

    已经很晚了,雪宁坐在(床chuáng)上,冷月寒送她回来,吻了他,最后却又一脸冷冰冰的离开,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天都这么晚了,他不会来了吧,可是怎么办,她想念他温暖的怀抱了,正在想着,突然一声巨响,冷月寒猛然推开(殿diàn)内站在门口,看着雪宁。

    雪宁笑得开心,顾不得自己是个孕妇,掀开被子,赤着脚,投进冷月寒的怀里,两人紧紧相拥,冷月寒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怀里的那份温暖,自己却舍不得放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