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帝王的心思

    仿佛鬼使神差般冷月寒已经俯(身shēn)吻去了雪宁的泪水,两人皆是一愣,冷月寒触电般松开雪宁,转(身shēn)便要离去,“冷月寒”雪宁苦笑,出声叫住了那抹颀长的背影。

    他反(身shēn),微微挑眉,刚才的神色已不见“女人,直呼朕的名讳是大不敬”雪宁没有回答他的话紧紧盯着他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冷月寒皱眉,甩下一句话,便要离去,只是他(身shēn)形方动,很快又停了下来,皱眉看向背后紧攥着他衣袖的女人。

    看看有没有人敢质问他,冷月寒倒也不生气,竟然安慰的拍了拍白凤儿的手,梁贵妃那里还按捺得住,所有的火全撒到了雪宁(身shēn)上,俨然忘记了几(日rì)前,冷月寒在玉兰(殿diàn)为了雪宁打了诗语的事,毫不客气的张口怒道:“好一个((贱jiàn)jiàn)婢,奴儿,一听这名字就只配当奴才,还妄想飞上枝头,还把所有的责任推到皇上(身shēn)上,本宫活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丫环,肚子里怀着别人的野种还敢正大光明的向皇上求宠”

    冷月寒始终没有说话,只是嚼着笑看着这些女人之间的争斗,雪宁自是明白他的意思,也毫不客气,伸手抚平衣服上的褶子笑着道“娘娘这话说的有理,奴儿也不愿意穿这(身shēn)衣服出来,只不过拗不过皇上,他非让奴婢穿着”雪宁很聪明的把所有的问题都丢给了冷月寒。冷月寒不在言语带着福公公向金銮(殿diàn)走去。

    梁贵妃嗤之以鼻到没有为难,只是满脸的不屑的道:“穿上在华贵的衣服,也不可能变成凤凰,丫鬟始终是个丫鬟,那能和皇后娘娘相提并论,这不是辱没了皇后娘娘吗”贵妃娘娘这话,既骂了雪宁痴心妄想,要巧妙地连淑妃以及皇后都算进去了,

    雪宁轻笑,管她什么事,只不过是伟大的皇帝陛下导演的一场戏,自己只是负责配合而已。

    此时在座的所有嫔妃都按捺不住了,窃窃私语变成了扬声质问,先出声的这回倒不是贵妃娘娘,而是位列四妃之一的淑妃“那里来的丫头,这般不懂规矩竟然敢穿着和皇后娘娘一样的凤袍”

    雪宁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西斜,塞北正端着水进来,看见雪宁醒来,赶忙过去扶起,雪宁轻笑,竟然展开双臂抱住塞北“塞北,我很想你,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塞北鼻头一酸差一点哭出来,别捏的背过脸,擦了擦眼泪,想她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暗阁大护法,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矫(情qíng)了。动不动就哭。

    冷月寒负手而立,站在湖边,望着湖中的忘尘阁,天色还未亮,雨早已经停了,雨后的清新让人沉醉,不知为何自己总喜欢在这片湖边停留,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薄唇,那里还残留着她脸上滚烫的泪水,

    太和(殿diàn)专门用来皇室举办家宴,招待客人的地方。皇上还未下早朝就派福公公前来通知皇后娘娘,让她召集众妃,晚上一起到太和(殿diàn)用晚膳,白凤儿心里一愣,早上哥哥派人来传话,说刺杀失败,没有杀了姜雪宁,难道是皇上察觉了什么,白凤儿心里大惊却面上一片平静,高兴地应下,尽心尽力的准备着,

    冷月寒却不以为然嚼着冷笑看着雪宁,向他走进,白凤儿双唇都快咬破了,哀怨的目光看着冷月寒,是他派人给自己送来新衣,自己高兴了一天,可是没想到冷月寒眼里的全是姜雪宁。

    冷月寒抱雪宁直接坐上了龙椅,掩去暴戾的气息,却不愠不火,慢条斯理的抬起雪宁的下颚说道“梁贵妃嫌弃你的名字不好,像个下人的名字,那好吧,朕重新给你赐名,就叫月落可好”雪宁呆住。

    雪宁一袭黄色烟罗纱用五色金丝线绣着朝阳拜月飞腾的五彩凤凰,下束黄色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手挽黄色绣罗纱,整个人显得高贵出尘,让人不忍直视,一步步走向冷月寒,雪宁听见了周围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心里一点也不奇怪,冷月寒让下人为自己准备的这(身shēn)衣服,除了皇后娘娘能穿,谁还敢穿啊,可是他却非要她穿上,不惹来麻烦才怪,这不和雪宁穿着同样衣衫的白凤儿已经快拿眼神杀死自己,

    雪宁到太和(殿diàn)时,众妃一片欢笑,商量着给皇后娘娘过生的事,冷月寒高坐在主位,旁边坐着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在下面坐着三妃,其他的妃子,按妃位依次坐着,

    雪宁本就不想来,看这(情qíng)形,也没有自己的容(身shēn)之地,还未转(身shēn),就听见冷月寒的声音传来“塞北,扶你主子进来”众人皆惊,不是说只是个丫头吗,什么时候成主子了,塞北向雪宁使了个眼色,雪宁会意,让雪宁扶着她走进大(殿diàn),

    早朝刚散,就有人传来消息,皇上今天在金銮(殿diàn)上当着众位大臣的面,宣布下月初六宴请百官为皇后娘娘庆生,白凤儿大喜,心中的疑虑消除,

    人真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当初自己那般决然的喂他喝下忘忧草,让她忘掉自己,可是她小看了(爱ài)(情qíng)的力量,直到亲手喂他喝下忘忧草,他陌生的眼神,冷漠的话语,自己才知道她(爱ài)上了那个别扭的男人,本以为可以相忘,却再一次纠缠在一起,自己却再也不愿意离开,

    一直到酉时,福公公才派人来请雪宁,说皇上和各位娘娘都已经在太和(殿diàn)了,就等着雪宁了,

    雪宁笑倒在(床chuáng)上,却是满脸的泪水,好一句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的不知道给了自己希望,就是因为他忽冷忽(热rè)不经意的温柔,让自己心甘(情qíng)愿被束缚在这皇宫,希冀着有一天他会记起自己,

    雪宁轻笑,不屑的诽谤“你以为我愿意穿啊,该死的冷月寒,一看就知道是刻意安排的”

    白凤儿早已经把下唇咬破,梁贵妃已经气的手指着两人说不出话来,只有慧妃摇头叹息,良妃低头喝茶,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qíng)。

    此话一出,雪宁和冷月寒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怎么说她都无所谓,但是谁也不能说她的宝宝一句,他不知为何,他可以说她肚子里的是野种,但是别人绝对不行。

    雪宁见到他的长睫微微阖下,眼底(阴yīn)影斑驳不清,他似乎在思虑着什么,终于,淡淡的开口“朕也不知道”转(身shēn)便立刻了(殿diàn)内,

    两人相视一笑,塞北站起(身shēn)恭敬的道:“夫人,皇上下令今天众妃一起齐聚太和(殿diàn)用晚膳,让奴婢为你梳妆打扮,让你也一起去”雪宁微楞,塞北轻笑“奴婢也不知道,皇上要干什么,只是吩咐让我们在勤政(殿diàn)等福公公派人来接就可”

    福公公寻来,便见冷月寒站在那里,连忙把袍子给他披上轻声提醒道:“皇上早朝时间到了”冷月寒转(身shēn)离去,福公公立马跟上,不自觉的开口问道:“她呢”福公公自然明白这她指的是谁“回皇上,已经睡下了”

    雪宁凝着她,一字一顿“告诉我,为什么,你所表现的种种到底是什么意思,哪些是真,那些是假,强行把我留下来,把我困在忘尘阁,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别人打我,还把我贬入浣衣院,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留下她,自己当初真的不知道,因为她,自己第一次不计后果,不过现在却是不得不留下她,拿出衣袖里的青铜色令牌,白家人、、、冷月寒轻笑,昨天雷劲回来,说那些黑衣人进了骠骑大将军白玉龙的府邸,其实自己早已经猜到,不杀那些人,让雷劲跟去不过是想证实,把玩着手里的令牌,笑得嗜血,

    离见直出。众人感觉皇上浑(身shēn)散发的戾气都(禁jìn)了声,梁贵妃却还不知死活的继续说,只是话还未开口就被冷月寒一个凌厉的眼神吓得说不出口,冷月寒走下龙椅,竟然当着众妃的面打横抱起来雪宁,雪宁惊呼立即熟练地环上冷月寒的颈项,不自觉的开口呼道:“冷月寒,你干嘛”抬头却跌入他暴戾的眸,zVXC。

    冷月寒笑着一脸无害的看着梁贵妃问道:“(爱ài)妃觉得这个名字高不高贵,还像不像下人的名字”梁贵妃一脸震惊的看着冷月寒,赐名月落,月落那是国家的象征,她能说不高贵吗,要是承认了,不就是在说那个((贱jiàn)jiàn)婢吗,除了闭口不语,自己什么也不能说,愤恨的眼光恨不得杀了雪宁。

    只是自己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人,她到底是谁,自己越来越好奇,既然她那么想呆在自己(身shēn)边,拿那自己何不好好利用一番,揪出这幕后黑手,顺便、、、、、

    冷月寒倒也不生气,手却抚上雪宁隆起的小腹,“朕也想封个什么第一夫人呢。皇后看可好,众妃可同意”眼神从白凤儿脸上扫过,又扫过众妃,除了震惊没有任何反应。雪宁小声在冷月寒耳边提醒“冷月寒,够了,你别太过分”冷月寒狡黠一笑,一个侧脸,雪宁的唇正好吻上他的脸,引来连连的抽气声,雪宁在心里暗骂冷月寒,这个臭男人是摆明了要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众妃还未反应过来,冷月寒却朗声道“从今(日rì)起,朕封月落为月落国的第一夫人,赐住忘尘阁,和皇后不分大小,平起平做”在众人又一次被雷到之际,冷月寒转头看向珍妃,轻声道“(爱ài)妃,她肚子里可不是什么野种,那是朕的皇子呢”声音不大,但是在座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一片死寂。上一章 末尾页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