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掌嘴

    雪宁玩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冤家路窄,珍妃率先开口,只着雪宁“你不是那个云水国的第一夫人吗,你们不是早就离开月落了,你怎么还在这”

    雪宁盈盈一拜“参见各位娘娘,奴婢并不识的什么云水国第一夫人,奴婢奴儿”

    这一说白凤儿才回过神来,这个姜雪宁怎么就是魂不散,怎么到哪里都有她,不管她是谁,反正现在皇上已经忘了姜雪宁,况且眼前这个女人还打这个肚子,皇上再怎么喜欢她,也不会要别人穿过的破鞋吧,

    两个丫环向雪宁走去,摔下的巴掌还未落下,福公公和塞北就一人拦下了一个,白凤儿皱眉,

    雪宁看着冷月寒紧绷的下颚轻笑,这样的景是那样的相似,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冷漠的男人在这御花园因为她罚了所有的嫔妃,也是这般抱着自己离去,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这一次,他却先让人打了自己,再一次抱着自己离去,

    珍妃一脸笑意,只有慧妃不忍的背过脸去,塞北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着冷月寒,可是冷月寒仿佛置若罔闻,那清脆的巴掌声,打痛了谁的心,

    却听见冷月寒冷声喝道:“来人,婢子奴儿顶撞各位娘娘,掌嘴五十”此话一出,塞北和福公公立刻跪在地上求道:“皇上息怒”饶是雷劲和凌天也是一惊,

    白凤儿笑看着这一切,良妃扯出一抹嘲讽的笑,站在最后面一言不发,只有婉约的惠妃娘娘轻声劝道“妹妹,何必如此动怒,我看着丫头倒是很有傲气,不过是一句话,又何必这么在意”

    雪宁看着这一群女人在哪里吵吵闹闹,,看着塞北不着痕迹挡在自己面前的子,心里一阵温暖,挽唇一笑“塞北,扶我起来吧,腿有些麻了”

    珍妃和白凤儿脸上一阵青一阵紫,冷月寒轻轻推开珍妃,不但没有责怪还一脸温柔的给她拭泪,扶好珍妃,走向雪宁“一个婢子,就这般狂妄,看来是朕平时对你们这些下人太好了”冷月寒看着雪宁嘴角带着一丝玩味。话音刚落宫女就走了过来,向冷月寒盈盈一拜,便向雪宁走去,雪宁轻笑对上冷月寒的目光,冷月寒嘴角挂着邪魅的笑,他在等她求饶,他倒要看看这个倔强的女人,到底倔强道什么程度。

    福公公见白凤儿向雪宁走去,连忙跪下道:“皇后娘娘,这奴儿是奴才的远房侄女,刚进宫来探望奴才,奴才见她机灵,向让她留下来在宫里伺候,以后还请皇后娘娘多多关照”

    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唏嘘,真是一个大胆的女子,连皇上都不屑,白凤儿始终没有说话,那般狂妄,那般自信,除了姜雪宁不会有别人,她就不明白,这姜雪宁到底有几条命,她肚子里的孩子又从何而来。白凤儿甚是疑惑。

    淑妃掩唇失笑“福公公真会说笑,这位姑娘怀六甲,还来宫中伺候人,我看是找人伺候她吧”嘲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雪宁抬起头再一次倔强的问道:“冷月寒,还要打吗”众人唏嘘,竟然敢直呼皇上的名讳,珍妃冷喝“大胆,竟然敢直呼皇上名讳”冷月寒一个眼神扫过了,珍妃心惊,那般冷厉的眼神,自己进宫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吓得不由两腿发颤,

    还未开口,就听见珍妃喝道“好大胆的奴才,敢如此张狂,来人,给本妃张嘴”珍妃这命令一下,只见两个丫环从她后走过来。

    雪宁心里轻笑,冷月寒,我累了,不想在这样纠缠了,我在你的怀里沉沦,本以为再见我可以忘记,可是发现,忘掉的只是你,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你的温柔,你的冷漠,你一靠近我就心痛,眼泪从雪宁紧闭的双眼里滑落,流过那被打的红肿的脸,火辣辣的疼,可是却比不上心里痛,

    福公公赶紧跪下,,诚惶诚恐的说道:“娘娘恕罪,老奴怎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只不过是皇上体会,老奴孤苦无依,特准许小侄女相伴”

    “张嘴”珍妃笑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哼、、、长得那么美,一看就知道是是个狐媚子,这样的美人有那个男人会不动心,放在皇上边不是别有用心,还是什么,本来忌惮是因为怕她真是云水国的什么第一夫人,不过只是一个长得相像的下人,又何须忌惮。

    早儿白月。雪宁抬头迎上冷月寒的目光毫不退缩,冷月寒目光一闪,俯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在你眼里,原来对朕就这么不屑”雪宁微楞

    冷月寒抬眸目光淡淡的扫过雪宁,最后落在塞北脸上冷声道“发生了何事”塞北一五一十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冷月寒。

    雪宁轻笑,看吧,自己不用开口,所有的故事都已经编造好了,多好的借口,无懈可击,又能显示皇上仁慈还能体恤下属。

    塞北盈盈一拜“奴儿姑娘夫家遭遇不测,孤一人,皇上念福公公一生在宫中伺候,忠心耿耿,这奴儿有是福公公唯一的亲人,所以才让留在宫中,待剩下孩子,便在宫中伺候”

    冷月寒冷眼扫过众妃,却拦腰抱起雪宁,向勤政走去,众妃大惊,不过是一个丫环,皇上怎么会这般在乎,难道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女人了。

    “发生了何事”冷月寒那冰冻三尺的声音传来,众人一愣皆跪在地上道:“皇上吉祥”冷月寒冷冷的抬手,看这白凤儿问道:“皇后,发生了何事”

    珍妃一眼瞪过去“娘娘到真会说话,这个狗奴才竟敢如此藐视皇上,难道不该罚吗”这一句话过去,慧妃也就无话可说,

    白希的脸庞,此刻已经满是掌印,看的人触目惊心,雪宁靠着塞北站起,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冷月寒“皇上,可满意了”

    珍妃笑的妩媚“要我说啊,皇上就是仁慈,对待一个奴才的家人,都这般关照”围着雪宁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只不过这个丫头生的可真美,我们几个妃子,也不及啊,这般美得女子放在皇上边,这福公公不会是别有用心吧,”

    此话一出,福公公也楞了,这该怎么解释,是啊为何打不得,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这份尴尬无比,谁也猜不出皇上是什么心思啊。

    福公公赶紧跪倒在地“娘娘,使不得,这、、、、、”看见白凤儿站在那里,跪着到:“皇后娘娘你说句话吧,这打不得”

    丫环因为打的起劲,一时没听见,只见冷月寒毫不留的一脚把掴掌的丫环,踹倒在地,另外两个丫环立刻松开雪宁跪地求饶,塞北眼疾手快扶住了雪宁,

    冷月寒气的咬牙切齿,这般狂妄的女子,自己真的是第一次见,本想好好教训教训她,可是迎上她的目光自己却舍不得了,是的,舍不得了。那种陌生的感觉吓到了冷月寒,

    珍妃再也忍不住,走到雪宁面前,一巴掌扇过去,只是掌风未到,众人一惊,塞北已经牢牢握住了珍妃的手腕,珍妃大怒“大胆奴才当着众位主子的面竟然还如此张狂,还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众人皆楞,这女子太狂妄了,只是一个奴才还要别人扶起,白凤儿和四妃脸色各异,看着那个美得出尘的女子,被唤作塞北的丫头缓缓扶起,那脸上的笑意,看的让人竟莫名的害怕。

    冷月寒不知为何好像那巴掌声打在自己脸上时,那个女人就这样挨着不哭,也不求饶,冷月寒迎上雪宁似笑非笑的目光,突然心里一痛,冷喝道:“够了,住手”

    雪宁轻笑,“怎么各位娘娘害怕奴儿争宠啊,那真是多虑了,莫说奴儿怀六甲是个遗孀,就算皇上真的喜欢奴儿,也不见得奴儿会喜欢他啊”

    白凤儿还未开口,珍妃就一头扎进了冷月寒的怀里,眼中蒙上一层雾气,渲渲泣,冷月寒眉头微皱但是并没有推开珍妃,“皇上,那个婢顶撞我和皇后娘娘”说完一脸委屈的指着雪宁。zVXC。

    雪宁推开塞北,被两个宫女架住,另外一个宫女巴掌毫不留的扇在雪宁雪白的脸上,一巴掌、一巴掌、此起彼伏

    白凤儿轻笑:“福公公,为何打不得,这珍妃娘娘子虽然急了点,但是你这个侄女也太放肆,”说着眼神冷冷的扫过雪宁,似在探究似在警告。

    白凤儿脸上一片死灰和震惊,衣袖里的纤纤玉手,握成拳,指甲已经深深地嵌进里。不管她换了个名字,还是换了个份,她还是姜雪宁,那个被皇上遗忘,却依旧放不下的人。

    白凤儿看着冷月寒离去的背影,笑得狰狞,呵呵、、、姜雪宁你还真是魂不散啊,什么云水国的第一夫人,什么福公公的远房侄女,就是姜雪宁,现在又回来和自己抢皇上吗,可惜没这个机会了,

    冷月寒大怒,冷声问道:“女人求个饶有那么难吗”雪宁轻笑“不难,可是不想”

    冷月寒疾走的脚步,在看到雪宁的眼泪时,骤然停下,看着她的眼泪,他心里竟然慌得很,

    雪宁睁开眼,声音颤抖的如风中的落叶“冷月寒,我不想在彼此纠缠下去了,如果你喜欢我,愿意接受我肚子里的孩子,那就好好待我,若不喜欢,就放我走吧,从我们相识便一直纠缠不清,我真的累了,你好累”

    雪宁话音刚落便跌入了黑暗,冷月寒不知所措,这个女人再说什么,什么纠缠,她他,想要问清楚,却发现雪宁已经昏迷,心里慌乱不已,尤其再听见她说的那些话后,立刻施展轻功,向勤政飞去,这个女人不能有事,他还有很多话要问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