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那就做朕的玩物吧

    雪宁实在浑酸痛散架中醒来的,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上自己腹部,那隆起的小腹,雪宁着实松了一口气,

    只是那不着寸缕雪白的子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惨不忍睹的青紫,下疼痛的像被撕裂似的。

    想起昨晚的大胆疯狂,雪宁喟叹,不过总算是孩子还在,一定有办法可以让冷月寒放弃杀死孩子,

    江南摔在地上口吐鲜血,笑的惨然,雷劲跟着冷月寒离开,凌天叹了一口气,扶起了江南,“江南,何必呢,你明知道主人不会喜欢你,当初在蓉城,主人饶你一命,现在主人不记得了皇后娘娘,忘记了你做过的事,让你重新回到暗阁,你为什么还要非执迷不悟”

    雪宁盈盈一拜“奴婢遵命”说实话,这是雪宁第一次帮冷月寒更衣挽发,以前总是住在这勤政,但是每晚上都被冷月寒折腾的死去活来,第二天一早等自己醒来,冷月寒早已经上早朝回来,等自己吃饭了。

    雪宁只笑不语,突然有些累了,不想在这样纠缠了,可是想走根本走不了,不知该如何是好,每一次触及他的温柔,不管自己做了什么决定,只要靠近他,她就会乱,就会奢求,塞北见雪宁叹气,便不再言语,给雪宁上完药,扶雪宁起来吃东西。

    昨晚的一夜**,已经让自己迷醉,是的,没有任何一个女子能给自己那样的感觉,好似怎么都要不够她似得,更奇怪的事,自己似乎对她的体太过熟悉,知道她上的每一个敏感点,仿佛她本来就是自己的。

    雪宁笑的惨然,冷月寒大笑着离去,临走时却留下一句话“女人,朕不喜欢你的名字,就赐名奴儿吧,从明天开始就去朕边伺候吧”雪宁微楞,冷月寒已经离去。

    雪宁猛然坐起,上的锦被滑落到腰际,露出;雪白的浑圆,冷月寒双眸一沉,雪宁扯过被子盖上自己的子,看着冷月寒,乞求道“冷月寒,我求你,别伤害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真的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我不想你后来后悔。

    雪宁松了口气,疲惫至极,想来反正冷月寒也去上早朝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便脱掉绣鞋,上了龙,那锦被上淡淡的龙涎香的味道,曾是自己最熟悉的,不一会便进入了梦乡。

    一直以来,自己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心软,可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放弃了自己一贯的原则,这代表这什么,自己不愿深究,留下她,只是因为她很美,自己喜欢那副容貌,喜欢她那具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体。

    可是江南却凄楚一笑“皇上,那个宫里住的可是她”冷月寒猛然转,看向江南,“你不配问那么多”声音冷漠的骇人,

    “女人,朕警告你,从今天起你将沦为朕的玩物”冷月寒冷声飘过,雪宁轻笑,

    冷月寒一计冷眼扫过来,凌天不明所以得摸了摸头,自己又说错什么了,看了雷劲一眼,只可惜这个木头,没有表

    凌天厉声道“江南,够了,你逾越了,主人做事,岂是我们能左右的”哎,这丫头为何这般执着,

    塞北敲门进来时,雪宁还未起,浑累的酸疼,脚踝处更是疼的厉害,反正自己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不如呆在上休息,听见塞北的敲门声雪宁道:“进来吧”

    雪宁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急急问道:”是不是皇上下早朝了“手忙脚乱的掀被子下

    雪宁凝神等着冷月寒的回答,冷月寒唇角别着冷厉的笑意“好,朕可以不杀他”雪宁舒心的笑了,

    雪宁轻声道:“公公,有什么吩咐单说无妨,奴婢是奴儿”福公公叹了口气,不知为什么一看见那张倾城的脸,自己就不由得变得恭敬,皇上让她来伺候,真是折煞自己了,自己怎么干指挥啊。

    冷月寒刚一踏上岸,就见良妃从假山后面出来,一脸凄楚的看着冷月寒,盈盈一拜“臣妾参见皇上”冷月寒面色一冷,和江南擦肩而过,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跪在地上的江南紧紧地咬着下唇,跟在后面的凌天向江南使了个眼色,让她赶快离开,

    好不容易挽上发,冷月寒嗤之以鼻毫不客气的批评道“真丑,应该好好学学”雪宁微症,冷月寒面色一冷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两人之间这种亲昵好像夫妻一般,冷月寒甩袖出了勤政

    冷月寒贴近雪宁的耳边,低语“因为朕喜欢你这具体,突然发现和孕妇做ai也是一种趣”雪宁脸上的笑容僵住,不可置信的看着冷月寒,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扬了过去,只是并未如愿,被冷月寒冷冷的捏住了手腕,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塞北就送雪宁到了勤政,正好伺候冷月寒梳洗上早朝,脚踝处除了微微的疼痛,已无大碍,刚到勤政,福公公,看了一眼雪宁,低声恭敬道:“皇上吩咐,只让、、、”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冷月寒赐的命,只昨胆缕。

    只是凌天话音刚落,没人能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手已经扼上了江南的脖子,眸色一沉“不需要朕在警告你,你的任务自己应该清楚”说完毫不客气的把江南扔出去,头也不回的离开,

    因为是第一次,难免笨拙了,总是不经意扯到冷月寒的头发,弄得冷月寒眉头轻皱,却又不言语。

    冷月寒奏章一掷,仍在龙案上,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御书房,两人赶紧跟了过去,雪宁醒来,就听见外来回踱步的声音,轻声唤道“塞北、、、、”在外的塞北塞北一听立刻喜上眉梢,赶紧进来扶起雪宁“夫人,你终于醒了”

    塞北推门进去“娘娘,奴婢给你准备了些吃的,你吃一点吧”走到边,看着雪宁道:“娘娘,皇上走时交代雪宁来给你上药”说完扶雪宁起来,掀开被子,看着雪宁的脚,笑这道:“娘娘,奴婢觉得皇上虽然不记得你了,但是对你总是狠不下心来,你脚上的伤,皇上已经给你接上,还派人送来了药,让奴婢每天给你上药,奴婢总觉得皇上要你过去伺候,只不过是为了想见你”

    凌天拍了拍江南的肩膀,叹了口气离去,江南一脸痛楚的看着冷月寒离去的方向,哪怕自己做再多,也入不了他的眼,即使如愿以偿做了他的妃,他却连看都不曾看自己一眼,他需要的只不过是自己对那些妃子的监视,江南苦笑,也许他根本没有心,

    冷月寒目光一凌,这个该死的女人,非要表现出对那个孩子的在乎吗,她越是这样,自己就越火大。冷月寒下了朝直接去了御书房,便吩咐福公公去勤政将奴儿带去御书房研磨,可是不知为何去了那么久,也没有回来,心里莫名的烦躁,奏章也看不下去,冷声问道:“福宝,怎么还没有回来”

    凌天一愣这主人什么时候关心起福公公来了,便开玩笑道:“主人不用担心,福公公又不会走丢,有什么事,主人吩咐我和雷劲便是”

    “宝宝,妈妈一定会保护你的”雪宁轻笑,抚上自己的小腹,在和宝宝轻语,天气中有谁在冷哼,雪宁抬头便见冷月寒双手环,看着自己“我可没说,不杀他”

    “皇上为什么,你既然封为我为妃,为什么却不碰我,让那么多人看我笑话”江南看着冷月寒冷漠的背影,质问着,

    冷月寒话语一扬“但是、、、、”还未开口雪宁就笑着打断“我答应你,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只求平安生下孩子”

    塞北安慰道:”娘娘莫急,皇上没过来,只是遣福公公过来请你去御书房“

    雪宁美眸中尽是羞辱和不甘,冷月寒冷笑“女人如果不想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死掉,那就乖乖的伺候朕,不要让朕对你这具子厌倦,不然、、、”冷月寒没有再说下去,可是大掌却划过雪宁的肚子,威胁意味十足。

    只能低声道:“皇上吩咐,只准你一人进去”雪宁点头,推门进去,本以为会看见一时的糜烂,皇上大婚不久又娶了那么多如花似玉的美人,自己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进去之后却一室的黑暗,雪宁推开内的门,冷月寒慵懒的靠在上似在等着自己的到来,沉声道“奴儿,过来给朕更衣挽发”那声音听不见丝毫起伏,就像是在吩咐一个下人一般。

    冷月寒惊愕,这个孤傲倔强的女子,再求自己,是的自己心软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刚才见她对孩子得紧张,还有她低声和宝宝说话时的温柔,让自己不忍心了,

    只见冷月寒突然近,邪魅的冷笑划过,手指滑过雪宁的脸笑得轻佻“知道为什么不杀你肚子里的野种吗”雪宁轻笑,她知道即使冷月寒已经忘记了自己,也不会这般残忍,这个认知让她没由来的高兴,zVXC。

    雪宁送了口气”那咱们赶紧去“雪宁一出内福公公立马迎了上去”娘娘,您可醒了,皇上让老奴带你去御书房“

    雪宁皱眉”福公公,我不是什么娘娘,只是皇上边的奴儿,切莫在叫娘娘,也不要如此客气“

    福公公惶恐的应下,三人赶紧向御书房走去,去御书房必经过御花园,三人匆匆没想到竟然碰到了白凤儿和四妃,两方人马皆是一惊,站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