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女人、朕说过你只能属于朕

    雪宁惊醒,再一次醒来,亦是满室的黑暗,雪宁心下一惊,只听见一声“醒了”黑暗中清冷的声音传来,雪宁惊起,去发现自己丝毫动弹不得,只是那顷刻间,黑暗消去,这个屋子亮如白昼,墙角慢慢转出一袭淡紫色影。冷月寒邪魅轻笑看着自己。

    雪宁微楞,打量着这个小小的石屋,屋子虽不大,却很精致、奢华,却全是用上好的白玉瓷砖雕砌而成,就连下的都微微泛着暖意,想来也是用暖玉做成的,再夜魅阁时,自己曾就睡过,这感觉应该不会错。

    雪宁记得一早就和辰一起向冷月寒辞行,离开了月落国,为何自己现在躺在这里,想必是躺了很久,脑袋微微发疼,雪宁不舒服的皱了皱眉,记得他们在客栈喝了些茶,之后,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雪宁猛然挣开清冷的眸子,看着冷月寒“是你,派人在我们茶里下了药”

    冷月寒一出来,凌天和雷劲随即迎了上去,跟他离开,两人相视一眼,看不出主人这是什么心,云沐辰前脚刚离开,主人便吩咐凌天,把屋内的那个女人给他带回来。

    冷月寒无意,加深这个吻,可是一触及她,自己便再也无法控制,两人两唇相抵,她喘不过气来,要退却,他却固执的不让,当他放开她时,她只能脸色绯红,喘息不停。

    一番芸雨,冷月寒几不可闻的叹息从口中逸出,白凤儿心疼“皇上,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冷月寒轻抚白凤儿的后背,惹得她一阵喘“没事,只不过朝中势力分割,朕为了大局,一下子娶了四妃,以后怕是会冷落凤儿了”

    现在终于变成了现实了,即使不,即使相忘,也要把自己锢在他边,这就是冷月寒,那个冷漠无却有的君王。

    石门放下的巨响,在沉闷的空间响起,雪宁轻叹,兜兜转转却始终摆脱不了和他的纠缠,即使已经忘了,也不放手,这就是冷月寒,雪宁苦笑

    冷月寒看着云沐辰消失的方向,笑得骇人,手暮然指向远方黑暗中波光粼粼的湖面“朕要在那里建一座宫,就在水中央,没有路,只是一座华丽的囚牢,可好”似在询问,又好像是在命令。

    冷月寒轻笑,只是那深漩的眼睛,沉的像会噬人似的,深不可测,“女人,朕说过,你只能属于朕,朕不管你是谁,从见你第一眼起,朕就决定非要你不可”“

    眼角的笑意,就像满溢的水快要涌出,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凝固,那个女人,那般的倾城,真的不是姜雪宁吗,云水国的第一夫人,还有她那隆起的腹部,刺激着白凤儿的神经,

    云沐辰沮丧的离开,冷月寒带着雷劲站在参天的大树上,负手而立,笑得冷清,“雷,想个办法,引云沐辰回云水国”雷劲依旧面无表应下冷月寒的吩咐。

    再也不愿多想,雪宁微惊,他的舌侵入她的檀口,卷走了她所有的呼吸和气息,雪宁忽然忘记了挣扎,亦或是不想挣扎,那清凉的像极了兰花树的薄香,微醺了谁的心。

    一再安慰自己”留下她,是因为,她很美,这天下间所有最好的东西,都应该属于自己,有这种想法,无非是激起了自己作为一国之君,作为一个男人与生俱来的征服感。

    紫燕轻笑:“娘娘,莫急,紫燕这就给你梳妆”皇上又立新妃,大婚三却谁也没有临幸,没想到这大婚一过第一个宠幸的便是自己,怎么可能不高兴。这可是莫大的恩宠。

    雪宁轻笑,却眉眼不抬,自己答不答应又有什么区别吗,眼下这种况,自己想逃也逃不了,除了留下,难道还真的那宝宝的命去反抗,

    雪宁微喘,这个疯子,明明是失去了记忆,偏偏这般执拗,不惜下毒略人,扼住自己脖子的大掌慢慢收紧,雪宁也不求饶,是的,自己笃信冷月寒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这样的形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如果冷月寒想杀自己,又怎么大费周章把自己略来。

    亲眼看着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疼惜的把她扶上马车,想到她竟要离去,心口莫名的不舍惊了自己,来不及思考,擒她回来的命令,已经吩咐下去,连自己都茫然,现在月落国内本就不安定,他也许会用到云水国,可是自己竟然不顾一切,夺来了云水国太子之妻。

    姜雪宁、月落、忘尘到底谁又是谁,白凤儿疑惑。习惯的唤了一声“鬼娘”,却无人应答。才猛然记起鬼娘已经好久不见了。雪宁冷斥“冷月寒,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是云水国太子的妻子,你这样私自把我囚,就不怕破坏两国的关系吗”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一点音讯,算算子也好久不见了,自己确是想她了,(嘻嘻、、、藏的够深吧,凌天喜欢塞北)zVXC。

    冷月寒俯看着雪宁,嘴角骤冷,“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不过是个女人,云沐辰还不至于为你和朕撕破脸”

    冷月寒看着雪宁眼里的倔强,心头微楞,仿佛这样的眼神,自己很是熟悉,可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呵呵、、、、雪宁突然笑的悲凉,这个冷漠的男人,总是这样霸道,明明忘记了,却也不肯放手,耳边忽然响起很久之前他在耳边的警告”不管朕喜不喜欢你,总之你没有喜欢别人的权利,你只能属于朕“以及那薄凉的低喃;”无论如何朕对你都不会放手,哪怕把你锢在边,只是一个躯壳,朕也不会放手“

    凌天当时微楞,虽然没有见过她,但是只是一夕之间,关于那个云水国的第一夫人的传说,就传遍了宫闱,竟然还有人在私底下说,那个女人,模样生的极像前皇后姜雪宁,,那个在宫中无人敢提起的女子,那个被人遗忘了的女子,可是不管那个女人再怎么美,但是她是云沐辰的妻子,主人怎会如此不顾大局,强行把她略来,甚至带来暗阁。

    冷月寒周围的空气微冷,冷月寒已经袭上雪宁的脖子,面色冷冽,刚才镶嵌在眼底的慵懒和不在乎仿佛云雾般一下子无踪“女人,谁给你这个权利,敢直呼朕的名讳,哼,别说是你肚子里的野种,就算云沐辰,朕一样敢杀”

    雪宁没说话,冷月寒俯在雪宁耳边轻语:“女人,只要你听话,朕会给你无尽的宠”话音刚落,还不待雪宁反应,冷月寒已经抽离去。

    雪宁大惊,失了以往的镇定“冷月寒,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这个混蛋到底想要干什么,”

    雷劲低头“属下遵命”冷月寒不语,只是轻笑,炫黑的凤眸里满是势在必得的征服。

    凌天亲自带人,将那个女子带回,平生最恨哪些暗中是手段的小人,可是因为主人有令不准伤害任何人奈何只能下毒,忍了一路,凌天也没有把那个女子脸上的面纱揭开,

    冷月寒看着雪宁,她唇色绯樱,偏偏眸中却沉淀了深切,那种殷殷的感觉,竟是惦念思怀,冷月寒微怒,他不喜欢这个女人,为其他人惦念。虽然他们这只是第一次见面,冷月寒,却感觉她天生就该属于他,哪怕是建一座华丽的牢笼,他也要困她在边,分不清哪是什么感觉,总之对她绝不放手,触及这个字眼,冷月寒心里一惊,绝不放手、、、、、,

    此话一出,连冷月寒都微楞,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些话,自己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要一个女子留在自己的边,而且还是怀着别人孩子的破鞋。只是面纱飘落,初见她容颜的那一刻,他的口仿佛被什么钝器狠砸了一下,明明很疼,可是却生出她只能属于自己的念头,这种感觉竟然是这般的道不清说不明,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冷月寒轻笑“朕,想凤儿了”没有再多的言语,直接抱着白凤儿向白纱尽头的大走去,白纱轻掩遮住了一室的色,

    云沐辰一行人醒来,雪宁早已经不见,她整个人就如同凭空消失一般,夜里自己亲在潜入皇宫,也没有找到她的踪迹,冷月寒的一句玩笑话,自己本不应该当真,可是偏偏就是有预感雪宁会在这宫中,可是找了一遍却没有什么。

    希望是那个倾城的佳人,又希望不是,总之是主人的人,自己没资格亵渎,

    直到紫燕带着喜悦的声音传来“皇后娘娘吉祥,敬事房那边来人传话,皇上今晚来落英”白凤儿面露喜色慌忙道:“快,紫燕,给本宫梳妆打扮”

    待看清来认识,满眼的温柔笑“皇上怎么不叫人通传,凤儿也好接驾,怎还这般吓唬臣妾”

    这个皇宫中,每一个人都各怀心思,弄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人,偶尔调剂一下生活,也是不错的。想了半天,冷月寒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

    自从姜雪宁在冷宫凭空消失,皇上上的毒也解了,可是好像再也不记得姜雪宁这个人,直到那鬼娘告诉自己,姜雪宁已死,可是那样的容貌不可能再找出第二人,

    雪宁一时间竟没了话说,冷月寒略带薄茧的大手抚上雪宁微微隆起的小腹,笑得不抬,不温不火,慢条斯理的说道:“你说你这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朕突然有些迫不及待了,想看看了呢”抚在雪宁小腹上的手,不自觉的重了几分,语气中的威胁更是尽显无疑。

    白凤儿嘴角的笑意,不减,豆蔻兰指,轻抚凤袍上的褶皱,自己盼了这么多年,终于坐上了皇后的宝座,终于可以和自己的那个男人,执掌天下,

    只可惜两人并未看见雪宁的容颜,不然就不会如此惊讶了。

    冷月寒轻笑,雪宁还未看清他是怎么动的,冷月寒已经坐在了前,面容妖媚开口道:“果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朕喜欢”

    冷月寒疾走的脚步缓了下来,冷声吩咐道:“让暗卫去把塞北带回来”凌天恭敬应下“是”虽不解,冷月寒意为何,但是主人吩咐,自己必定招办,自从皇后娘娘莫名的失踪,皇上上的毒是解了,好像却彻底的忘掉皇后,娘娘,在也没有提起过,塞北却执意,带着珠儿离开了皇宫,凌天知道,她不相信皇后娘娘会死,她一直在寻找,

    冷月寒轻笑,似乎刚才的霾全数散尽,”女人,你似乎很习惯朕的吻“雪宁惊愣,随即挽唇轻笑”没想到堂堂的一国之君,也这般无耻“

    冷月寒随即眉一划,扬声大笑”哈哈、、、女人,从今天起,你将沦为朕的玩物,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朕可以放过云沐辰,可以放过你肚子里的孽种,但是代价是你乖乖呆在朕的边,只属于朕一个人“

    落英动袭紫得。

    白凤儿微楞,他堂堂一个君王,却像自己解释,那不是在不,不是,还能是什么,体贴的抚慰“凤儿,明白皇上的心意”冷月寒动,把白凤儿抱得更紧,“如果有朝一,朕平息了所有,一定会全心相待凤儿一人”

    雪宁扬眉,绝色的笑靥此刻绽放如花,醉了冷月寒,眼角千年不化的冰霜

    猛然松开手,看着雪宁,雪宁咳嗽着喘息,扬眉轻笑“冷月寒,你到底想干什么”

    冷月寒来时,白凤儿正端坐在哪里,看着书,连眉角都带着温柔,冷月寒屏退了福公公的通报,遣退了所有下人,冷峻的脸上一片柔和,趁白凤儿愣神之际,猛然抱起她,惹来白凤儿的惊呼,

    白凤儿心里一暖埋首在冷月寒的怀里,轻声道“皇上,莫担心,凤儿一定尽快劝哥哥归还兵权,即使哥哥手握重兵,也绝不会背叛皇上的”

    冷月寒轻笑,掩去眼底的冰冷,笑得温柔,再一次吻上白凤儿艳的红唇,心里冷笑,若拿到白玉龙手里的兵权,那么和两方藩王对阵,自己就稳胜券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