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那些回忆、那些往事

    云沐辰亦是愣住,看向雪宁似在询问要不要坦白,雪宁很想知道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故事,至于姜坤是一定要除掉,自己总感觉姜坤背后还有更大的纵者,如果放过这次机会,以后必成大患。而要说服顺佳帝,除非坦白自己份,

    雪宁回了云沐辰一个微笑,云沐辰知道雪宁的意思,只是自己并未向父皇说起姜雪宁还活着,还未来的及阻止,

    “,如果没错的话,你们口中的上官婉儿就是我娘亲”雪宁看着顺佳帝一脸平静的说道,

    渊青和云沐辰相视一眼,彻底傻了,这到底是什么况,渊青忍不住开口问道:“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顺佳帝叹了一口气,看着皇后”都过去了,别再问了“拉着雪宁的手笑着道:”现在给朕和皇后说说你和辰儿的事吧“

    皇后这才回过神来”对对、你看我都忘了这事了,你和辰儿是怎么认识的,当初辰儿抗婚,出去寻找的那个姑娘可是你“

    雪宁问道”那我娘亲呢“顺佳帝顿了一下道:”婉儿浑是血,被大哥紧紧护在下,死时脸上还带着笑,可是孩子却不知所踪,朕一直以为那孩子已经遭遇不测,朕派人多次打探也没有线索“顺佳帝看了一眼雪宁,这么说当婉儿是平安生下了孩子,也就是眼前的雪宁,可是为什么当初他们却不知道。

    雪宁暗自思量,那个莲心莫非就是冷月寒的娘亲莲妃娘娘,曾记得姜月蓉说过,皇上外出,突然带回来一个凭空出来的绝世女子,想来应该就是莲妃。

    皇后叹息,看了迷惑不解的三人,仿佛陷入遥远的回忆中缓缓道来:“事过去那么久了,这一时,你看本宫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本宫和上官婉儿还有莲心,我们三人是金兰姐妹,很久之前,是的,久到我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我们相识,婉儿和莲心本就是师姐妹,认识她们还是因为皇上,那一年皇上刚即位不过三年也就二十来岁,不知为何一病不起,群医束手无措,眼看着就要丧命,那时我和皇上还未大婚,整个皇宫上下一片哀愁,就在众人以为皇上已经回天乏力时,出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他边带着两个美若天仙的徒弟,便是莲心和婉儿,还有受重伤的月落国皇帝冷浩然和丞相姜羽天,不消几便救活了皇上和深受重伤的冷浩然”

    皇后落泪哭着道:”尤其是莲心和婉儿他们的死相及其骇人,我这辈子也无法忘掉,莲心衣不蔽体,好像受尽了凌辱,脸上更是血模糊,容貌尽毁“雪宁骇然容貌尽毁,如果是一般的仇杀,不可能会毁她容貌,难道、、、顺佳帝叹息,满是悔意,自责道”一切都是朕的错,莲心一向喜欢到处游玩,二十年前,大哥,二哥带着嫂子们外出游玩,因为婉儿怀有孕即将临盆,他们便打算回国,可是朕因为思念婉儿,便邀他们来云水国,云水国气候适宜,比月落国更舒适,很适合婉儿生产,他们便启程来云水国,谁曾想就在两国交界处遭遇埋伏,大哥、二哥以及婉儿和莲心无一生还“

    三人震惊万分,雪宁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个青永驻的娘亲,

    顺佳帝猛然站起,指着雪宁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婉儿的女儿”声音满是激动和不可置信。

    顺佳帝拉过雪宁的手,温柔的拍着,皇后也是一脸的高兴欣慰,

    顺佳帝再也抑制不住激动,快步走到雪宁面前上下打量着雪宁,突然仰天大笑“哈哈、、、老天待朕不薄啊,没想到,朕还能再见到婉儿的女儿”

    “都过去快二十年了,本宫和皇上这回也终于可以安心了”皇后满脸的欣慰,拉着雪宁的说,雪宁真的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况“皇后娘娘,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云沐辰了然于心,急忙道:”母后,刚才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渊青也帮衬着道:”是啊,是母后自己说的“皇后狐疑,真的是自己说的吗,可是眼前这个孩子,眼底的一片清冷、倔强。总感觉她隐瞒了很多事。

    “我从未听说过上官婉儿是谁,但是姜坤却是我哥哥”雪宁看着顺佳帝一脸平静的说道,

    雪宁摇头,自己不苦,苦的是姜雪宁,”一切都过去了,忘尘已经忘记了,不想再提起“

    皇后继续道:“他们在云水国一呆就是两个月,这期间我和莲心还有婉儿一见如故,义结金兰,成了好姐妹,还有就是冷浩然和莲心两人投意合,虽然两人年龄上有些差距,但是最后还是喜结连理,莲心放下一切,跟随冷浩然回了月落国,而就在我们结拜金兰时,我才知道,婉儿竟然虚长我和莲心十多岁,而且早已经是姜羽天的妻子,两人已经育有一子,便是姜坤,

    雪宁轻笑:”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问一问,那她和莲妃娘娘还有我娘亲的关系可好“皇后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莲心被封为莲妃“

    雪宁轻笑,笑着时间的悲欢离合,造化弄人,也笑姜雪宁的福大命大,皇后急忙问雪宁”这些年你都在那里“

    顺佳帝和皇后脸上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雪宁,皇后拍着雪宁的手道:”孩子你受苦了,那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于放次一。

    雪宁忽然好想想到了什么”皇上,可认识姜月蓉“顺佳帝一惊,正色道:”认识,她是大哥,也就是你爹爹的妹妹,是当时二哥明媒正娶的皇后,为何问这“zVXC。

    顺佳帝和皇后娘娘一脸震惊的看着雪宁,互相对视,不知所措,云沐辰叹了一口气,跪倒在地:“请父皇,母后恕罪,是儿臣隐瞒了此事”知道现在云沐辰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第一次去月落国,父皇会命令自己去私下里偷偷祭拜已故的姜丞相夫妇,但是却并未提起他们的女儿姜雪宁,自己也不曾在意。

    皇后叹了口气”是啊,自从他们死后,我和皇上就再也没有去过月落国,羞于面对他们啊,之后天机子师父把大哥、二哥的尸体运回安葬,我和陛下再也没有出过云水国,除了正常的贸易往来,莲心的儿子登基后,两国再无交集,直到后来,辰出使月落,也都是辰自己请求的“

    雪宁没有说话,心里暗惊,不想告诉他们自己真实的份,不动声色的向云沐辰使了个眼色。

    皇后坐在旁边和顺佳帝一人拉着雪宁一只手,亲昵万分,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般亲近,一时之间雪宁成了香饽饽,弄得雪宁浑不自在。

    雪宁震惊”可知是谁杀了他们“声音带着急切,皇后已经在落泪,顺佳帝满脸悲伤”没有人知道,等到朕和皇后赶到时,到处都是尸体,可是却只有大哥、二哥他们的人,从现场看,双方一定有过一番激烈的打斗,可是对方的却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们好像杀完人便凭空消失了“”你们可知我当时的震惊,婉儿容貌看上去是那么的年轻。仿佛同我们一般大小,而且姜羽天已经是快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她的妻子看上去,这么年轻,我真的无法相信,当时无法相信的还有皇上,因为朝夕相处的那些子里,皇上的心已经被婉儿深深地吸引,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已经快四十的姜羽天,竟然是婉儿的相公,“

    雪宁不语,云沐辰和渊青也是一阵唏嘘,谁能想到有这么悲惨的故事,

    皇后激动地握着顺佳帝得手喊道:“皇上,不会错的,你光看她的长相,也能猜出来”

    雪宁回过神来,安慰哭的像个泪人的皇后道:”娘娘莫哭,事已经过去了“皇后哭着点头,

    雪宁挽唇,”一直在姜府,但是我不知道自己的娘亲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爹爹叫什么,因为我是扫把星,是妖女,人人都避之不及,从小便被姜家遗弃“雪宁语气满是嘲讽,自己这是在替真正的姜雪宁抱不平。

    雪宁轻叹原来,还有这样一段故事,只是有一事她不解”那后来为什么他们会突然丧命“

    直到后来,云沐辰知道她的故事,但是她已经不是姜雪宁了,而是来自陌生世纪的月落,回来之后父皇不曾问起,他也一直说。

    顺佳帝握着雪宁的手,老泪枞横”忘记的好,忘记的好,从今以后,雪宁再也不用受苦了“

    顺佳帝很是开心也不避嫌,拉着雪宁坐上了龙椅,雪宁一惊,刚要起“无妨,坐这就行”顺佳帝拉着雪宁的手不放,满是愉悦的说道。雪宁微楞,但是也没有反驳。

    顺佳帝轻叹”朕也是在那时,结识了冷大哥和姜大哥,我们亦结拜为兄弟,姜大哥最年长为大哥,冷大哥排行第二,朕最小,我们抛弃君臣份,一诚相待,并承诺云水国和月落国永世结好,绝不会起战争,朕喜欢上了婉儿,可是除了祝福也别无他法,况且他还是我大哥的妻子,之后他们回月落国,我们两国之间来往密切,亲如一家“

    顺佳帝和皇后是有私心的,这丫头这般漂亮,聪明。又是婉儿的女儿,如果嫁给辰儿,那岂不是天作之合,他们两口子对婉儿和大哥也有个交代了,

    雪宁还未说话,就听见那独属于云沐雪的声音传来”父皇、母后雪儿来了,三哥哥在哪里,雪儿好想她“云沐雪唧唧喳喳的跑进御书房,

    满脸的笑意,再看见雪宁坐在自己父皇边的那一刻凝固。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