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初见顺佳帝,谁是上官婉儿

    雪宁站在这巍峨的宫前,看着这座巍然而立的重檐九脊顶的庞大建筑,斗拱交错,黄瓦盖顶,像是一座金銮。前面并排有十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都雕刻着两条巨龙,一条在上面,一条在下面,它们盘绕升腾,腾云驾雾,向中间游去;中间呢,有一颗宝珠,围绕着一些火焰。好似两条巨龙在争夺宝珠,好一个气派盎然的皇宫,雪宁轻笑,应该说每一个皇宫都是这般气派,

    雪宁看向旁边,渊青一袭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红润的脸庞,上层头发盘成圆状,插着几根镶着绿宝石的簪子下层将三千青丝散落在肩膀。上,耳坠也是镶着绿宝石的,白色的玉颈,带着珍珠和绿宝石相间的项链,为玉颈添了不少。风采,白希的脸庞上纷嫩的朱唇显得小,可,为白希的脸庞添加了不少风韵。

    两人相视一笑,挽着手抬起裙摆走向那高高的金銮,云水国国君。顺佳帝携皇后端坐在上,雪宁和渊青由宫人引进大,两人一起跪在地上,恭敬地道“儿媳(民女)参见父皇(皇上)”

    顺佳帝质问:“渊青,你可知道空口无凭,你怎能信口开河”

    云沐辰皱眉,”父皇,母后这上官婉儿到底是谁,儿臣听你们叨念了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其人“顺佳帝叹了口气,坐上龙椅。云沐辰从大牢里放出,无罪释放,散朝后,皇上下旨将三人带去御书房,云沐辰带着渊青和雪宁去御书房等候。

    雪宁皱眉,说实话,这姜坤虽是姜雪宁的哥哥,但是雪宁对她可是一点感也没有,如果不除掉他,对冷月寒,对整个月落国都没有好处,可是看这形,皇上和皇后好像在顾虑什么,有什么难言之隐。

    顺佳帝看着跪在地上的二人,不知为何总觉得那个女子很眼熟”都起来吧“随即指着雪宁道”你把头抬起来让朕看看“渊青向雪宁使眼色,

    皇后惊讶看着雪宁问道”渊青,这个就是你昨天进宫和本宫说的那个忘尘姑娘“渊

    万一他真的以此为借口,挑起两国的战争,那便该如何是好。

    顺佳帝云敬轩,走到雪宁面前激动地握着雪宁的胳膊急忙问道:”你可认识上官婉儿“雪宁皱眉摇头,顺佳帝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皇后娘娘也走了下来,看着雪宁不可思议的道:”你真的不认识婉儿“雪宁摇头,自己真的不认识。”她早已经过世二十年了,那时你才三岁“顺佳帝叹了口气,仿佛很不愿提起,但任谁也能听出他声音里的悲伤和不舍。

    雪宁轻笑抬起头,露出那倾国倾城的容颜,众臣一阵唏嘘,皇上和皇后更是愣在那里,所有的人都醉在她那倾城一笑里,只见她头盘飞仙髻,几朵零碎的金花别于发髻之上,更凸显出她高贵的气质。自头上垂下的两条缎带,在微风吹拂之下轻轻飘扬,在她高贵的气质之中又添几分犹如仙人的飘逸。眉如弯月,眼若明星,顾盼之间端的是艳动人,勾人心魄。

    两人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云沐天已经被带来,只见他还云里雾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口里嚷着”小美人,你别跑“说完竟然直直扑向皇后娘娘

    云沐辰便也不再追问,看向顺佳帝道:”请父皇休书一封,儿臣立马派人送去给月落国陛下,向他说明姜坤的恶行,以免他危害两国关系“”儿臣也觉得忘尘说的在理“云沐辰颇赞同雪宁的话,虽然姜坤是雪宁的哥哥,但是至于他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很清楚,连亲生妹妹都能遗弃,此人留着必是大患,再说没有人比雪宁更了解冷月寒,

    云沐天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看着皇上道:”儿臣不孝,受月落国姜丞相的蒙蔽,一时起了贪念“然后一五一十把姜坤和自己的计谋全部招认,

    此话一出,顺佳帝不可思议的看着雪宁,她语出惊人,辰儿不敢说的话,她却丝毫不顾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她竟然还敢直呼月落国国君的名讳,此女子还不是一般的胆大。可是姜坤、、、、、

    顺佳帝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如此大胆直接,面对自己没有丝毫的畏惧,还这般从”你可认识上官婉儿“顺佳帝再一次问道,雪宁摇头,自己本就不是真的姜雪宁,自从来的这个陌生的朝代,自己真的从未听说过上官婉儿这个名字。

    明明自己该生气的,可是面对那张容颜,再大的气,自己也发不起火。

    顺佳帝怒声道:”大皇子云沐天勾结月落国歼佞小人,企图谋害太子,私通叛国,破坏两国邦交,即起关入宗人府大牢,永世监

    雪宁轻叹,她就知道姜坤不会如此安分,只不过不知道这回,下场如何,没有了太后的庇佑,他将成为冷月寒首号要铲除的人物。”罢了,都是些往事不提也罢“皇后开口说道。

    朝堂上一片哗然,看着雪宁,这女子是谁,竟然在朝堂上这般放肆,渊青暗地里拽了拽雪宁的衣服,雪宁才回过神了,乖乖地低头不语。

    顺佳帝抬手声音浑厚温和“都起来吧”两人谢恩,站在一边,雪宁环顾四周正是早朝的时间,众人都在,只是没见云沐天,想必是药效还没有过吧,雪宁忍不住轻笑。

    青点头,

    一转眼,便看见雪宁,手还未抓到雪宁,就被皇上一声冷喝”畜生“话音刚落,皇上走向龙椅,把手里的书信劈头盖脸仍在云沐天上。

    哪知顺佳帝好像在顾虑什么,一直没有说话,云沐辰不解再一次开口请求道,顺佳帝却叹了口气道:”为什么偏偏是姜坤,你容父皇考虑考虑吧“”皇上,算了,婉儿早已经去世,就算姜坤是她的儿子,可是我们也老了,有很多事也管不过来了,不能因为他,毁了我们整个国家“皇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顺佳帝一脸兴趣的看着雪宁,皇后开口道:“渊青,你这一大早就上金銮,可有事要奏”zVXC。

    顺佳帝猛然从龙椅上站起,好像很激动,走向雪宁,雪宁一惊看着顺佳帝,虽说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雪宁总感觉顺佳帝很温和,整个人看上去应该年过半百,但是依旧英俊拔,剑眉星目,一看就知道年轻时一定是个俊公子。

    雪宁也不客气一语道破着尴尬的局面”皇上和皇后可是在顾虑什么,如果姜坤不除,云水国不给冷月寒一个交代,皇上就不怕冷月寒,以次为借口,对云水国发难吗“

    云沐天捡起书信,一看,脸色大变,拿着信看着皇上结结巴巴半天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什么。皇上冷哼”畜生,还不赶快老实交代你干了什么好事“

    只见皇上一脸怒容,毫不留一脚把云沐天踹到在地骂道”混账东西“云沐天重重的摔在地上,这回可算是清醒了,记得自己明明在家里啊,现在怎么会突然在大之上,父皇还一脸怒容的看着自己。

    顺佳帝,目光始终追随着雪宁,云沐辰也不明白父皇这是何意,顺佳帝看着云沐尘问道:”这位姑娘是“云沐辰还未说话,渊青扶着皇后娘娘道:”父皇,母后这位姑娘便是下喜欢的那个女子“

    顺佳帝立刻打开书信,看完之后大发雷霆”来人,马上去安王府,将大皇子云沐天带来金銮,接太子出天牢,朕要彻查此案“御林军领命下去,

    容淡定,恐怕她是第一个。

    顺佳帝还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雪宁,雪宁轻笑”皇上,请恕忘尘冒昧,忘尘可是和皇上的故人长得相似“一们绕面。

    雪宁跪在渊青边“启禀皇上,民女有证据,说完从怀里拿出在太子书房找的那些书信,皇上大惊”快呈上来“立刻有人拿过书信和玉佩交给了皇上。

    云沐天这才幡然醒悟,看着太子妃和那个姑娘站在一起,才明白过来,为何这些书信会在父皇手里,原来一切都是个骗局,自己中计了,还是无懈可击的美人计。

    顺佳帝的圣旨一下,云沐天啊就瘫坐在地,由侍卫带着离去时,那愤恨的眼神,看着雪宁,让人心颤,只有雪宁还是那副处世不惊的轻笑。”像,实在太像了,至少和婉儿有八成像,比婉儿更美上三分“皇后看着雪宁不自觉地说道。

    渊青跪倒在地“回母后,儿媳要告大皇兄诬告太子下,请父皇母后为太子下做主”此话一出朝臣一片哗然。

    此话一出,雪宁和云沐辰瞬间愣在那里,雪宁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们说的那个上官婉儿,是姜坤的母亲“连皇上都未唤,急忙问道,若真的是,那岂不是也是姜雪宁的母亲。而自己现在是姜雪宁,那便是自己的母亲

    雪宁一脸期盼在等待着顺佳帝的回答,哪知顺佳帝叹了一口气”是的,上官婉儿是姜坤的母亲“

    那一瞬间,雪宁感觉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自己心里的疑惑,在叫嚣着,压抑的难受,再也忍不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