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云沐辰遭陷害,雪宁施计营救

    雪宁愕然“为何”渊青笑着“你不要误会,我没有任何恶意,说这话也是真心实意的,你一个女人家,大着肚子,难免会招来一些流言蜚语,现在还没什么,你可以装作听不见,不去理会,可是等到宝宝出生,你难道也想他,从小就受那些委屈吗”

    渊青话语一滞,看着雪宁问道,雪宁秀眉轻皱似在思索,渊青继续说道:“虽然你没有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渊青知道,你一定不会再回去了,想来让你腹中的孩子跟着下一起姓云,也不屈,怎么说也是一个皇子不是?”

    雪宁真的很感激渊青如此为自己着想,只是,自己心里孩子希冀这什么呢。雪宁轻叹“渊青,谢谢你此事还是以后再议吧,我真的很感激你如此为我着想,可是、、、、哎,我有我的思量,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不想给辰任何希望,因为我心很小,已经给了那个人,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人,我不想再伤害谁了”

    雪宁再也忍不住,转回屋,穿上外衣,向外面走去,刚一进大厅,就看见云沐辰被一批侍卫带走,渊青跌坐在地上,哭的伤心,

    韩风看着雪宁,恭敬的道:”姑娘交代的事,属下已经办妥“说完递给雪宁一张纸,雪宁打开,只见上面墨迹还未干透,想来应该是韩风刚刚画出来的,满意一笑。

    那,天还没亮,雪宁就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吉祥匆忙在外面拍着门,雪宁起刚一打开门,吉祥就急着道:“姑娘,太子妃让我来告诉你,一定要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千万不要走出这个院子”吉祥说完还不待雪宁说话,就要离开。

    雪宁一听,竟然笑了,云沐辰不解,问道:“落儿可是想到了什么”雪宁不语只是问道:“辰,那个云沐天最喜欢什么”渊青轻笑云沐雪的囧样,还未说话,就见雪宁悠悠转醒看着云沐雪笑着道:“这位姑娘是”渊青暗中一笑,想必他们早就认识吧,忘尘这会却又装作不认识,想来也是曾经领教过,怕了雪儿那胡搅蛮缠的

    雪宁扶渊青坐下,渊青挥了挥手说:“你们都下去吧”所有的下人,都应声退下,雪宁坐下看着渊青道:“到底发生了何事,辰怎么会被押走”

    云沐辰皱眉“是母后准许你们来的”雪宁和渊青相视一眼,点了点头,渊青急忙从衣袖里拿出免死金牌塞到云沐辰的手里“辰,母后让你随带着,以防不测”

    渊青笑的很是开心,看着云沐雪抓狂,拉起蹲在地上的云沐雪哄到:‘好了,别纠结了,记住她叫忘尘就行了,你这么晚来干什么“

    渊青不明白雪宁要做什么,但还是点头道:“我可以去求母后,她会有办法的”

    雪宁轻笑,也不客气直接吩咐道:“我需要知道,大皇子,云沐天最常去的地方是哪里,还有给我画一幅他府上的地形图,一晚上的时间可够”雪宁看着韩风笑的温柔。

    云沐辰接过免死金牌点了点头,雪宁问道:“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我们会想办法救你”

    渊青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今下未去上早朝,听说大下在早朝上,参奏太子私通月落国,密谋叛国,并且还亲自呈证据,是太子下亲笔写的书信,父皇只能下令将下,押入天牢受审”

    大见理难。渊青沉默,起抱住雪宁“忘尘,咱不提了,你开心便好”雪宁看着渊青两人会心一笑。

    外面传来狱卒催促两人离开的声音,渊青嘱咐道“下,一切小心”云沐辰点点头,看了两人一眼,不放心的嘱咐道:“你们一切小心,不可乱来,尤其是你,落儿,你现在怀有孕,一切要以孩子为重”

    只是刚一到大厅,就接到渊青警告自己小声的眼神,云沐雪一愣,只见渊青手里拿着毯子给在椅子上睡着的女子盖上,而那个女子不是别人,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她就是害三哥哥,入狱的月落国皇后姜雪宁,那样美得像妖精的女子,这个世间不会再有第二人。

    韩风没有回来,倒是云沐雪来了,真是还未见其人便闻其声,只听见云沐雪,查查呼呼一边喊着“渊青、、渊青”一边跑进了大厅,

    云沐辰见雪宁和渊青,突然出现在着天牢之内,心下一惊,从地上起来,慌忙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赶快回去”云沐天随时都有可能回来,他那个好色之徒若是见到落儿,必定会引起风波。

    只听见“啊、、、、”一声,云沐雪抱着脑袋摇着头,叫着“这都是什么事啊”自己完全混乱了,

    云沐辰还未回答,渊青抢先一步说道:“云沐天是云水国出了名的好色之徒,为人乖戾,平里嚣张跋扈,最喜欢的就是美女和银子”

    一回道,太子府,雪宁便唤住韩风“韩风,好久不见”韩风粗人一个除了笑什么也不会说,蓉城一别快半年了,没想到还会见到这个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

    两人最后看了一眼云沐辰,相携离开了天牢。zVXC。

    云沐雪嘴一撇”当然是为了三哥哥,大哥太坏了竟然陷害三哥哥,走我们去找他理论“说完拉着渊青就往外走,

    渊青不放心的道:“忘尘,你这是要做什么,你可不能冒险”还要什么地形图,难道她想夜闯大下的府邸,去偷什么证据。

    一直没有说话的雪宁也开口道:”公主稍安勿躁“云沐雪不服气的瞪了雪宁一眼,

    雪宁问道:“什么书信”渊青摇头,雪宁轻咬下唇,深思着,看着渊青道:“看来想弄清楚整个事,只有见到辰,你有没有办法能进去天牢,我们一起去看看下”

    雪宁笑容加深,正好,正合自己的意思,云沐辰知道雪宁一定是有了什么主意,问道:“落儿打算怎么做”雪宁挽唇,“秘密”只说了两字,便笑而不语。

    渊青一进大厅就握住雪宁的手,高兴地道:“忘尘,你看”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块金牌,雪宁面色一喜,渊青解释道:“这是皇后娘娘给的免死金牌,这是当初先皇赏给母后的,母后让我们去见下的时候,交给下,以防万一,怕大下他们暗中使坏,伤害下”

    雪宁轻笑:“太好了,那咱们赶快去见辰吧”渊青点头“恩”两人立刻吩咐韩风赶着马车,向天牢驶去,因为有皇后亲赐的免死金牌,两人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见到了云沐辰,

    还未开口,就听见韩风回来了,韩风面露喜色跪倒在地:”参见太子妃,参见公主下“渊青赶紧说道:”快起来吧,忘尘交代的事办的怎么样“

    渊青拉住云沐雪道:”雪儿,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我们这样无凭无证,去了也没有“

    韩风抱拳恭敬的回道:“足够,请姑娘和太子妃敬候佳音”说完阔步离开大厅,雪宁嘴角含笑看着他离开。

    渊青问道:“那你是要干什么”自己还是不明白,雪宁莞尔一笑,有成竹般“等韩风回来再告诉你”

    云沐雪不可置信的看着渊青指着睡着的姜雪宁道:“她、、她、、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你还、、、”还给她盖毯子,对她那么好,云沐雪惊讶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雪宁心下一喜,暗道去求皇后娘娘就好办多了,渊青晌午时入宫,一直到傍晚才回来,雪宁见渊青面露喜色,就知事有着落了,

    雪宁皱眉,辰怎么可能会私通月落国,还想叛国,这整个云水国将来都是他的,他卖什么国啊,这明摆着是诬陷,可是那所谓的证据又是什么,从何而来。

    雪宁仿佛看出了渊青的心思,玩笑般亲昵地敲了敲渊青的头,笑着道:“收起你哪些乱七八糟的猜测,我功夫是不错,可惜不会轻功,不会飞,也不会点,刚学了一剑法,才学了五成,根本不可能去硬闯”

    云沐辰叹了口气道:“我不明白,我们是手足为什么非要如此互相残杀,我大哥云沐天一心想要除掉我自己当太子,前些子月落国皇帝来信给父皇,希望父皇能彻底清查两国歼佞小人私通,破坏两国邦交之事,为表重视,父皇秘密派我去月落国打探消息,没想到被大哥知道,他竟然私自伪造书信,诬陷与我,”

    雪宁隔着牢门,握着云沐辰的手说道:“辰,你不用担心,渊青去宫里求皇后娘娘,我们是拿着皇后娘娘亲赐的免死金牌进来的”

    渊青一笑也不揭穿雪宁拉着云沐雪走到雪宁,是面前说道:“忘尘,这是雪儿当今皇上最宠的公主”指着雪宁向云沐雪说道:“雪儿,这是我的好姐妹,忘尘”

    雪宁走过去扶起渊青,拿起手绢擦干渊青脸上的泪水,声音温柔“渊青,别难过,辰不会有事的,我们与其在这里伤心,不如想想怎么帮辰”渊青看着雪宁含泪点点头。

    韩风知道以她的聪明,一定时想到办法救下了,雪宁还未开口,韩风单膝跪地,抱拳道:“姑娘,有什么吩咐,韩风一定万死不辞”

    雪宁一把捉住吉祥问道:“发生了何事,如此慌张”吉祥急着道:“大下在朝堂上控告太子爷,私通月落国,想要叛国,并且证据确凿,皇上下令让人把太子爷,关进大牢等候发落”吉祥说完,脚一跺,转跑出院子。

    雪宁慌忙问道那实到底如何,云沐辰看了雪宁一眼,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开口道:“我已经查出那私通mai国之事就是,我大哥云沐天和月落国丞相姜坤所为,只是现在苦无证据,我已经让韩风秘密去查探,他们之间应该会有书信往来,但是我一时半会没办法拿到”

    韩风开口道”大下最常去的地方就是云水国最大的院,依翠园’

    雪宁脸上的笑意,加深,看痴了其他三人,像是在和他们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好,那我们就投其所好,施一回美人计,可好”

    三人仿佛不受控制般点头,猛然醒悟过来,又不知所措的摇头,惹来雪宁清爽的笑声。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醉,冷皇的白发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